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你说夏露丽丝她……”一提起格龙德的夫人,格龙德恢复了些许理智,不过这些理智只不过是让他脱口而出,“我的夫人绝不会无故杀人,一定是使者无礼在先!”

索斯朗看到格龙德眼睛里已经出现了犹豫,显然之前所说的话起到了应有的作用,索斯朗满意地放低长剑,转身向宝座走回去。

盯着索斯朗的脊背,格龙德真想赶上去一剑结果了他,这样的冲动在他胸中升起了好几次,但是终于被他压抑下来。他知道,杀死索斯朗无济于事,亚西顿城被围困,无数人的生死取决于他和索斯朗的谈判结果。

“不过,亚西顿真的已经被围困了吗?”

为了消除格龙德的猜疑,索斯朗抬起右手,让手背上的谢伊因黑魔法印记放出光芒,一面半透明的镜子立即出现在他和格龙德中间。

游移不定的镜面开始变幻,一开始是全然的黑sè,随后里面又掀起了红褐sè的漩涡,最后视角从高空开始降落,穿过云层,掠过?望塔上的哨兵,亚西顿熟悉的街道开始出现在格龙德眼前。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不和谐的景象——身着深灰sè甲胄的达尼士兵,尖端对着亚西顿市民的长矛,还有达尼领主萨刚·拿丘利那张由于过度兴奋而显得拉长了的脸。

萨刚挥舞着手中的军刀,正在大声呼喝:“谁也不要动!你们中了黑魔法师的瘟疫,已经完全没有战斗力了!谁顽抗的话我就要他死!”

接着是一个身体肥胖得如同矮啤酒桶,脑袋好像一团软面的中年男人,他的鼻子里得意地哼着小曲,摇摇晃晃跟在萨刚后面。格龙德一定想不到这个形容猥琐的家伙就是索斯朗口中的黑魔法师莫奈。

莫奈贪婪的眼神在亚西顿城每一个可能捞得出财宝的地方滚来滚去,没留意自己的嘴角已经淌出了口水。

老占卜师哈洛林拄着拐杖,在病倒的卫士中间为他们治疗,但是瘟疫传播得实在是太快了,哈洛林认识到自己的做法只是杯水车薪,他愤怒地握紧拳头,曾经有一丛劈劈啪啪的火焰在他的拐杖顶端燃起,但是哈洛林最后还是熄灭了它。

格龙德最关心的当然还是他的妻子,但是在索斯朗的法术中却没有夏露丽丝的出现,格龙德只看见了公爵夫人的贴身侍女爱玛急急忙忙地走进公爵府,脸上满是惊慌。

“砰!”幻术的镜子裂成碎块,每一块落在脚下的碎片都在向格龙德宣告,亚西顿危急!你的家眷和人民在面临空前的危机!

“怎么样?”索斯朗问,但是没有立刻得到回答,格龙德仍旧陷在极端的担忧当中,一想到夏露丽丝可能面临危险,他就如坐针毡。

“你决定了吗?”索斯朗再次问。

“好……我干。”短短的几个字,格龙德却用了很大力气才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