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他要占据我的**!”

贺的脸sè泛白了,他感觉嘴唇发干。

“不!我是说……你不是说过我有两个选择吗?”此刻贺终于明白了弱者的想法,他费力地喊道,“教皇,我现在决定服从您!您现在已经够强大了,不是吗?对于您来说,一个得力的手下要远远胜过一个陌生的躯壳!而且,我保证为您找到一个更强的**!”

面对开口求饶的贺,肯赛思半信半疑,这个从未直接打过交道的冥河杀手是以谎言和狡诈出名的。肯赛思问:“比你还强?”

“是的,我不会说谎!那个人现在就在苏里昂,他比我年轻,而且,他掌握剑斗气!”

从肯赛思的眼神中,贺看出教皇对于这个提议十分感兴趣,这样一来,贺觉得自己的命运有了一丝转机。

但是肯赛思突然又yin沉下脸孔,他似笑非笑地说:“也许你在说真话,贺,为了活命你也会说真话的。但是……你的忠心却不值得信任。”

在贺惊惧的呼喊声中,肯赛思举起了另一只手。

帕尔曼单膝触地,半跪着大口喘气,在他**的胸口上,四个圆孔形的伤口正汩汩地流着鲜血。

那个时候,埃摩罗命令所有的手下攻击黑衣修士,一时间,遮天蔽ri的蝙蝠群扑向帕尔曼。帕尔曼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手,他不顾高阶修士的威仪,一下子掀掉自己的黑袍,然后抓在手里用力挥舞起来,教袍在他的手里就像一面黑sè的大旗。在击退第一波进攻后,帕尔曼又把黑袍向上高高一抛,迎风展开的黑袍将许多蝙蝠裹了进去,迎接它们的是歌若肯燃烧的箭矢,“太阳弓”神术把黑袍连同里面的蝙蝠烧成一团火球。

在这里不能不提一下见多识广的大吟游诗人阿里阿米巴,他曾经专门为“太阳弓”神术写过一首小诗,命名为《落ri弯弓》。据说他本来要把这首小诗作为一部宏伟史诗的开篇,但是后来他句枯词穷,只好草草了事。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伸出你的手掌,

在手心里轻轻划一道伤,

抽出一线鲜血汇成箭,

弯弓引臂,

shè向天空。

既然我们已经拜读了阿里阿米巴的大作,那么想来也不会介意对这位天才了解得更多一些。他这首自以为描写太阳弓的诗句其实却是在描写氏族魔法中的“血箭”,因为阿里阿米巴根本就没有见过太阳弓,却要相信道听途说,贸然执笔,结果闹出了一个大笑话。直到今天,吟游诗人们还常常拿这首诗做反面教材,告诉晚辈们在写作之前一定要大胆推理,小心求证,以免成为阿里阿米巴第二。

帕尔曼单手握紧火焰的长弓,每次都会在弓弦上搭足五枚魔法箭,才一股脑儿发shè出去。瞄准根本就是多余的,即使帕尔曼闭上双眼,这些弓箭也完全没有shè空的可能——四面八方,目力所及的地方全都是土灰sè的蝙蝠。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