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真理之剑永悬。”这是圣武士踏入战场之前最常念的一句祷告。

“慢着!”宾布阻止阿洛尔进攻,“肯赛思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我们只要静静地等待就成——时间会替我们杀死他。”

像是要证明宾布的话似的,肯赛思开始大口喘气,脸sè也越发苍白,就像一个处于弥留状态的垂死老者。他痛苦地抓紧自己的胸口,将自己胸前的法衣拧成一个漩涡,恨不得挖出自己的心。是啊,挖出自己的心,肯赛思确实这样做过,他把自己血淋淋的心脏盛在金杯里,用谢伊因的半颗心来填补胸膛内的空缺。谢伊因的那半颗心是从恐惧之石上面凿下来的,这块更加特殊的黑水晶拥有非常恐怖的效用,而谢伊因的另外半颗心,自然而然地与另一块魔石——苦痛之石连为一体。

在肯赛思胸中跳动的谢伊因的半颗心,被学者们称作“恐惧之核”,这块核心代替肯赛思的心脏运转,维持教皇的生命,可以让身体减缓衰老,使伤口加速愈合。但是,如果恐惧之石被消灭,那么肯赛思的身体和灵魂都会瞬间裂开,炸成碎片,永劫不复。

现在,恐惧之石被打入咒语空间,这和恐惧之石被消灭几乎是同样糟糕的结果。只要储存在恐惧之核那里的黑暗能源耗尽,肯赛思就会立即变成拿慕鲁和宾布见过的那种恐怖的干尸——混乱支配神谢伊因可不在乎他的祭品生前是何许人,他照单全收。

也许是出于对死亡的觉悟,肯赛思垂下两手,平静地注视面前的三人:一个是早已熟识的圣武士,十几年前他曾经由自己授予称号,并接受他宣誓效忠。可现在他已经成为自己最坚决的敌人,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他不惜一切代价。另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冒险家拿慕鲁,这个身有残疾的老头在十六年前的大战中也曾助自己一臂之力。说实在的,肯赛思并不希望与他为敌,如果亲手杀掉他的话,你就会看到那些隐居的、弃世的、当然也是无比难缠的老战士、老法师们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冒出来,发誓要让杀害拿慕鲁的凶手没有好ri子过。再一个是几天前被自己囚禁在地牢里,希望从他身上得到“宇宙之声”线索的冥河第一杀手,据说他在两年前还是用剑的一流好手,围绕在他周围的谜团有很多,肯赛思来不及一一思考,教皇认为只要知道最重要的一点就够了——在宾布的胸膛内跳动着的就是谢伊因的另外半颗心!

肯赛思又扬起头,仰视身后的歌若肯巨像。歌若肯手中的制裁之剑正高悬在自己头部上方,仿佛随时会轰然落下。肯赛思禁不住凄然笑了出来,他笑得是那么让人毛骨悚然,荒野上对月长嗥的群狼在肯赛思的怪笑面前也会四散奔逃。

“你折磨了我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