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五章

“谁在那边?”肯赛思捂住疼痛的胸口,勉勉强强站稳,厉声质问。

黑暗中出现了少许光亮,尽管很微弱,肯赛思还是看清了是什么人站在自己对面。

拿慕鲁、宾布,还有……恐惧之石!

恐惧之石依然与约束它的法器连成一体,金杯里面的心脏也完好无损。这把半身石雕一样大小的法器被放置在距离肯赛思三十步远的红sè地毯上,拿慕鲁和宾布一左一右守卫在它前面。

“我想你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末ri,肯赛思……放开阿洛尔!”由于距离的关系,拿慕鲁提高了嗓门儿喊道,肩头的铁苍鹰威胁一般鸣叫了两声。

肯赛思没有听见拿慕鲁的威胁,他的眼睛正紧紧盯住恐惧之石,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实:恐惧之石不在这座大殿当中,或者说它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恐惧之石被封印在咒语领域里面,出现在歌若肯圣殿内的仅仅是它的影像。对于教皇来说,无疑是出现了最糟的局面,失去了恐惧之石向自身输送的魔力和血液,他的身体就像一株被切断了水源的植物,很快就会枯死。

震惊之余,肯赛思看到了环绕着恐惧之石转动的那些闪光的字母,发现在这些字母中有一个是字母表里面没有的,由此他恍然大悟:“图灵阿卡的字……这个狂妄自大的暴君甚至自创了一个字母来丰富自己的音节,谁唤醒了图灵阿卡?拿慕鲁?”看到对面的拿慕鲁昂了昂头,好像是在说:“就是我,你能把我怎么样。”之后,肯赛思又恨恨地看了看拿慕鲁身边站得歪歪斜斜的宾布,心里暗暗咒骂,“该死,图灵阿卡的力量本来不足以封印恐惧之石,拿慕鲁施法时宾布一定在场,这只是个误会,恐惧之石以为实行封印的人是我……”

肯赛思沉思片刻,倏地一挥手解除了禁锢阿洛尔的力量场,正在奋力反抗的圣武士突然失去了与之抗衡的力量,不由得蹬、蹬、蹬向后倒退十几步,总算在宾布的帮助下没有摔倒在地。

释放圣武士绝非肯赛思的本意,但是此刻他别无他法。教皇体内的力量已经非常有限,绝不能再把这不多的生命能源耗费在阿洛尔身上。

肯赛思甚至可以感觉出自己的生命正在飞速流逝。

宾布从后面搀扶住阿洛尔,但是骄傲的圣武士似乎并不喜欢这种帮助,于是宾布耸耸肩,将支撑圣武士高大身躯的任务从自己的两只手上交到了阿洛尔的双腿。

宾布、拿慕鲁和阿洛尔,三个人终于又站到一起了。虽然看上去他们并没有什么相通之处,但是在一种不被了解,也不可否认的神秘力量支配下,他们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成为了铁一样的同盟。

现在,十年后的今天,对于阿洛尔来说更是有着特殊的意义。在这庄严肃穆的歌若肯圣殿里,肯赛思即将受到审判!即使全身伤痕累累,阿洛尔也浑然不觉,反而jing神百倍,因为他将要体会到的不再是失去兄弟的痛苦,而是完成复仇的解脱和喜悦!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