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一百零九章

宾布捂住胸口,脸上的肌肉痛苦地**,他为了远离恐惧之石而向后退开一步。

人们害怕他们不能理解的知识和事物,比如巫术、魔法、鬼魂,他们也害怕必然发生的事情,像是死亡、掩埋、腐烂。

宾布却不是这样,他远离恐惧之石,只是因为他太了解这个苦难的源泉。

“这颗心脏的主人是肯赛思,他用谢伊因的心代替了自己的心!”宾布以不容旁人置疑的口气大声宣布。

“这个年轻人说的一点不错!”突然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加入了他们的谈话,虽然四周亡灵们的哭喊仍然继续,但是这个声音却不受干扰地直达拿慕鲁和宾布的耳鼓。拿慕鲁稍后意识到对方在使用心灵语言和自己交流。

“不,冒险者们,不要试图在这座坟墓中找到我的位置。”陌生的声音继续讲道,“我的**早已腐烂,肯赛思把它当做了献给暗黑神的祭品。就像你们所看到的那样,这些被紧缚在石壁上的可怜人生前都是有实力的强者,无一例外,但是他们现在只能像蚂蚁的过冬食物一样被贮藏起来,变成恐惧之石还有肯赛思那颗毫无怜悯的心脏的肥料。”

“那么如果我们摧毁恐惧之石,肯赛思会因此而死吗?”拿慕鲁向那个仍然保有理智的亡魂发问。

“是的,而且亡灵们也可以获得zi you。”亡魂给了拿慕鲁肯定的答复,然而随后他又紧接着说道:“但是以人力摧毁神的躯体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真是一个威力无比的词汇,有了它,许多坏事可以变成好事,许多好事也可以变成坏事。

非常不幸的是,它在这里发挥的作用无疑属于后一种。

这时,似乎感觉到了某种征兆,亡魂带着些许遗憾对拿慕鲁和宾布讲道:“冒险者们,我知道你们在与难以想象的邪恶对抗——我本该多留一些时间助你们一臂之力,但是死神哈比露贝已经在前来的路上,她将带领我前往死者的国度。也许因为我生前是一个虔诚的牧师的关系吧,我将离开这受诅咒之地,没有和其他不幸的灵魂一样遭受被囚禁的命运。临别之际我要提醒你们:谢伊因或许非常强大,但是这并不代表没有其他力量可以与之抗衡,生命女神柯由卡将我的灵魂从他手中拯救出来就是一个摆在眼前的例子。如果你们能够借助神力切断恐惧之石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亡灵没有来得及把他的话说完,死神已经带领着这个牧师的灵魂无声地远去,哈比露贝的脚步从来不会因凡人的意愿而稍作停留。

“祝你好运,善良的牧师。”拿慕鲁开始思索亡灵最后的那段话,沉吟片刻后他俯身在恐惧之石近前,对宾布说道,“退后一些,我照他的话试一试。”

“隔绝恐惧之石?可是你用什么方法?”宾布反问,“你有神力吗?”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