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九十五章

阿洛尔大吼一声将它劈作两段,魔鬼的攻击仅仅令阿洛尔额上的那束银丝被微微吹动了一下。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

拉何尔城内一片混乱,守城卫兵们全被休普的幻影吸引过去。即使他们醒悟过来,也无法来到地牢深处。肯赛思,没有人会来救你。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地牢的存在。

一道大铁门出现在视线中。

没有上锁,黑漆漆的一道铁门。

阿洛尔在铁门前停住了脚步。

“我的兄弟,埃弗拉、肖森、基瑞斯、费劳恩、福克法,还有柏西巴恩,队长……我们回来了!”

没等阿洛尔抬手,铁门便自己向两边打开,门轴摩擦发出刺耳的嘎嘎声。当厚厚的一层尘土落定后,阿洛尔看到了地牢的最后一个房间。

与巨大的铁门不相称,铁门后面只有非常狭窄的空间,比书房大不了多少,也许就是一间书房。布满蜘蛛网的檀木书架上堆放着许多古书,书籍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尘土。在房间正中,有一把木质靠椅背对大门,一个老人坐在上面。他面前的方桌上默默地燃烧着一点烛光。

“你……回来了?”肯赛思静静地问。他苍老的声音中充满脱离尘世的感觉,冷静得出奇。

阿洛尔持剑站得笔直,他迎着肯赛思的语锋重重答了一句:“是!”

良久,肯赛思把手肘支在桌案上,枯干的十指搭在一块儿,闭上眼睛:“你有信心打败我?”

阿洛尔以剑回答,他的剑已砍下!

十年的愤怒,十年的憎恨,十年的力量,都将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然而在距离肯赛思头顶只有三寸半的地方,这把剑却劈不下去了。

肯赛思的身体周围被一层黑sè的半透明壁垒保护着,像铜墙铁壁般阻挡了阿洛尔的攻击。

肯赛思干笑着,仍然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从手边的一摞古书里抽一本出来放在膝头,随意翻动起来。

“黑魔法‘黑刚障幕’。怎么样,阿洛尔,是否可以同歌若肯的神术匹敌?”

阿洛尔无法回答。

珍妮芙坐在黑牢里望着天花板发呆。

她并不知道自己所受到的待遇比宾布好得多。她不必戴镣铐,而且每天还有人准时送饭——看来弱小在某些时候也能得到实惠。尽管如此,她还是诅咒这里以及把她关到这里来的所有人。

尤其糟糕的是,刚才她不小心踩在一只软绵绵的小耗子身上,吓得她大叫起来,连忙躲到囚室的另一角,然后便坐着不敢再动。

“不会还有蟑螂吧?”珍妮芙望着黑乎乎的天花板担心地想。但越是担心,越是胡思乱想,现在,珍妮芙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宾布讲过的一些非常可怕的事情。自从宾布由某次闲聊中得知珍妮芙最大的死敌是蟑螂和老鼠之后,他就故意对珍妮芙讲一些关于这两个死敌的故事。宾布描述自己小时候见过的一间客店,那个客店老板不讲卫生,厨房里弄得满地满墙满天花板都是密密麻麻的蟑螂,一脚踩下去啪唧啪唧的。还有,宾布讲起在荒岛上吃老鼠的经历,他告诉珍妮芙老鼠的毛皮非常光滑,抚摸起来就像丝绸一样……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