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八十二章

肯赛思知道在相差悬殊的力量面前,愤怒也只能为正义的失败写下一个无可奈何的注脚。

就这样,十年过去了。岁月悄悄地将自己的痕迹画上肯赛思的额头,也侵蚀了他的健康和力量。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顶尊贵无比的法冠却丝毫没有改变自己的样貌,它仍然熠熠生辉,光亮如新,并且像从前一样让自己的主人在拥有它的同时也拥有权力和地位。

是的,连肯赛思自己都不得不承认,现在唯有戴上法冠,头顶着这件黄金制品,享受着由它带来的舒适的重量感的时候,他才会从令人窒息的压抑和不安中喘过一口气来,寻得片刻的慰藉。

为了头顶上的这尊权力之冠,他将不惜一切。

肯赛思从宝座上站了起来!

“起床了,小懒猫!”宾布轻摇珍妮芙的肩膀。由于临近早晨才睡着,她现在抱着膝盖睡得正香。

“……早饭时间到了?”珍妮芙一脸倦容,睡眼惺忪地从两膝间抬起头来。棕红sè的卷发有些乱了,眼圈发黑。宾布看着她那副又困又饿的可怜相,哭笑不得。

太阳还没有从城市身后升起,天空仍是蓝灰sè的,晨风撩动人们的头发和衣襟,但是并不叫人感觉寒冷。

宾布四下看看,发现塔顶并没有其他战斗留下来的痕迹。看来切列维很好地完成了自己交付的任务,除他本人不见了以外,这里一切如故,与昨ri夜间没有什么不同。

“切列维呢?他扔下你一个人跑了吗?不可靠的家伙……”虽然宾布在心里感谢切列维,但他还是摆出十分不满的样子扫视四周,双手叉腰,一只脚的脚尖不停点击着地面开始埋怨。或许对朋友口头上的挑剔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一辈子都改不掉。

“不是这样的!”珍妮芙突然大声喊出来,接着她发觉自己这句话的声音太响,马上又降低了音量向宾布解释说:“嗯……昨天晚上有人往塔顶冲,切列维一个人把他们吸引走了,我才得救。”说这些话好像用掉了很多力气,她两只手捧着脸,轻轻喘息着。

宾布揉了揉被珍妮芙的那句“不是这样的!”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诧异地看着女佣兵,像是看到耗子身上长出了马铃薯。当他看见正望着地面出神的珍妮芙两腮上那片甜蜜的红晕时,宾布的两条眉毛一下子从眼眶上飞到了额顶。

“你喜欢他?”宾布像一个好事的懒汉那样围着珍妮芙转了一圈,笑着打听。“没……没有啊!”珍妮芙红着脸否认,通红的脸蛋在两膝间埋得更深了。

“呵呵,年轻人……”宾布继续坏笑着拿珍妮芙开心,他这样说,好像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一样,尽管他与切列维的年纪相差不过五岁。

珍妮芙现在已经不好意思把变了颜sè的脸拿出来了,好在她这个时候找到了救命稻草:透过膝盖和手臂搭成的缝隙珍妮芙看到宾布右手中指上多了一枚银sè的戒指,于是她为了使自己摆脱窘态急忙问道:“你的戒指从哪儿来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