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你以为靠你,还有你身后那三十六个依附在教团骑士身上的魔鬼,就可以毁灭这个杀人者的巢穴……还有我?

可笑!

不,没有人可以毁灭这里,谁也不能。

你甚至没有资格踏入我这“冥河”的大门,索斯朗。

你去死吧!

“咚!”一只长凳被老板用力踢飞,旋转着向索斯朗一伙头上砸去,趁对方躲避长凳,注意力分散的当口,老板深吸一口气,左肩下沉,右腿微弓,两只小黄眼珠眨了又眨,猛地向前一窜。

电光火石!

血,从老板的腹部喷了出来。

索斯朗却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只是在他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幸灾乐祸的笑容。

老板盯着自己血如泉涌的伤口,呆呆地看,手心里渗满了冰凉的汗水,“芒卡”也掉在了地上,掉在了他自己的血泊中。二十多年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老板没能握住死亡,而是让死亡征服了他。可是老板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肚子上会平白无故地长出一把刀来!

于是,老板把视线转向了背后。

紧紧贴在老板身后的,是那把刀的主人。

一个“冥河”成员。

“抱歉,老板,索斯朗开出的价码实在让我无法拒绝……”

说这句话的人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泰然,那么的心安理得。可是这句话带给老板的痛楚却是那么大,甚至于淹没了腹部被贯穿的痛楚,令老板像受了电击一样抽搐起来,两只眼睛可怕地睁大,再睁大,双手狂乱地在空中抓着。他竭力从喉咙里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音节,可是没有人能听懂他说的究竟是什么。

“你——背——叛——我!”

垂死的老板终于喊了出来,这用尽全身力气的一声怒吼着实让背叛者感到有些心惊胆战。不止如此,正当他闭着眼睛暗暗咒骂死神为什么不赶快取走老板灵魂的时候,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老板非但没有立刻断气,反而像传说中的狂暴战士那样嘶号起来,不顾利刃豁开自己的肚子,不顾青绿的肠子混着油脂滑脱到地上,硬生生转过身,两只手钢钳一样向叛徒抓去。似乎死亡给了老板最后一个机会,让他把一生的力量都在此时此刻迸发出来——并且毫无保留。

只听“喀嚓”一声,背叛者的脖子便可耻地被扭断了,他的身体立即像一只装满了马铃薯的袋子一样沉沉地倒在人们脚下。

然而他刚一倒下,立刻有两个冥河成员填补了他的位置,每人手握一把锐利的匕首,各向老板的肋部补了一刀!

奇迹没能再次发生,老板的嘴像搁浅的鱼一样翕动了两下,便重重地扑倒在地。

老板还没有死。

他已不能动,他的视觉和听觉都变得迟钝,尘世间的一切感觉都在离他而去。弥留之际,他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形在自己眼前纷乱地跃动,他听到模模糊糊的指责和咒骂,似乎是原先隶属于同一组织的成员现在分成了两派,正在捉对厮杀,而在一侧冷眼旁观的,是穿着闪亮盔甲的一群。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