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但是战后阿洛尔成了圣武士,神的召唤令他必须为正义奉献终生,拿慕鲁虽然为他高兴,但也莫名地感到伤感。

不出所料,六年后,拿慕鲁得知阿洛尔为了保护教皇力战而死,对此,他并不吃惊,对于一个圣武士来说,力战而死通常都是他们不可逃避的人生落幕。

现在阿洛尔却回来了,而且比以往更强壮,更坚定!

那样的话,万人墓园的墓碑下面埋的是谁?教皇肯赛思为什么要向人们隐瞒阿洛尔未死的真相?这中间难道有什么yin谋吗?

“没错。”阿洛尔打断拿慕鲁的思索,“那个统治着拉何尔的肯赛思,现在已经背叛了我们的神!”

黑暗,一望无际的黑暗,比黑夜还冷寂,比鲜血还浓稠,这黑暗不受控制地直往人的嘴巴里鼻孔里猛灌,呛得人直想咳嗽。

在这铅一样的黑暗里,闪着两点扑不灭的银sè灯火。

那是肯赛思银sè的瞳孔。

肯赛思疲惫地坐在靠椅上,呼吸着四周的黑暗,许久,他抬起一只手默默地注视着。

那是一只骨节颀长,虽然干枯无肉但倍显尊严的手。手掌上肌肤平缓,没有一处农民和战士手上形成的那种厚茧。这是当然的,究其一生,肯赛思没有碰过一件农具、一把剑,他只和书籍与礼仪为伍,授予圣武士称号、为国王加冕、宣布神灵的谕旨、在世人的头顶和内心挥舞歌若肯的真理之剑。

但这只是过去的事情了。

现在这只手的主人已经无法使用任何一个歌若肯神术治疗最微不足道的伤害,也不能使用神术击倒歌若肯最不堪一击的敌人。

因为他自己已经成了歌若肯的敌人!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肯赛思发觉自己聆听不到神的声音了,歌若肯弃他而去,让他变成孤独一人。刚开始他以为这是暂时的,可即使是通过秘密赎罪歌若肯也不肯回到他的身边。这时肯赛思知道:自己完了。

当时他有两个选择,一是主动放弃自己的权力,到世界尽头去追寻歌若肯的宽宥;二是依然占据在拉何尔的高高宝座上,以其他的力量将歌若肯取而代之。

他选择了后者。

他选择了真理之神歌若肯的死敌——yu望之神谢伊因,不止是在拉何尔,在整个漂浮大陆都被称作混乱支配神和邪神的谢伊因。

他选择谢伊因、选择混乱、选择欺骗和出卖,他不择手段,为了不让这件事败露,他已经杀了不少人,从十年前就开始杀……他不后悔,如果需要,他还可以杀更多的人。

是啊,为什么要后悔?古代黑魔法试验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很快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惩罚他了。肯赛思满意地闭上了眼睛:我有力量。

这时,黑暗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大人,情报属实,阿洛尔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