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

宾布和珍妮芙擦肩而过,但是没有和她搭话,而是朝不远处的阿洛尔喊道:“喂,圣武士,你的好心会害死大家的。她已经看到了你的——尤其是我的脸,绝对不能让她走!”珍妮芙随后就看到了宾布身后的平板车以及车上被绳子捆得只露出鼻孔的拿慕鲁,不禁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她几乎立刻认定那是一具尸体,而宾布则是专门负责处理尸体的人,自己稍后也会被面前的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残忍地杀死,然后被做成像平板车上的那种丑陋的木乃伊。这时珍妮芙觉得自己一定是天底下最不幸最可怜的姑娘,一切本不该是这样的啊!

“如果一定会死,那还不如……”珍妮芙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她突然举起剑,猛地朝宾布毫无防备的后背刺了过去。

然而宾布只是随随便便地侧过身子,珍妮芙的剑就落空了,而她的人也因为失去了平衡而栽倒。宾布微微一笑,极快地伸出左手抓住了她的上衣后领,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揪着珍妮芙向阿洛尔那边走。珍妮芙只好服从,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放开手中的剑,唯有如此,她才能提醒自己还是一名佣兵,而不是落入敌人魔掌又毫无反抗能力的少女。

“我说过放她走。”阿洛尔向宾布重复,当他看见平板车上的拿慕鲁时,圣武士的眉头皱一下,“我可没让你这么请拿慕鲁先生来。”

“等——等!”宾布摆手阻止阿洛尔继续说下去,“首先,我不是你的手下,我是因为欠你的人情才帮你去找拿慕鲁的,既然是我自己的事,那就由我全权负责,至于我使用什么方法,你没有权力过问!”

阿洛尔又看了看被宾布胁持的女佣兵,她很勉强地站着,把眼睛埋在头发里,一语不发。

“放她走!”阿洛尔这次用的是命令的口吻,宾布觉得阿洛尔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继续违背圣武士的意愿显然并非明智之举。

“好吧好吧!”宾布无奈地点头,他面向珍妮芙,对她说:“你运气不赖,不过在放你走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去办,你会写字吗?”

“会——会!”看到了一线希望,珍妮芙忙不迭地应道,她庆幸自己早年跟叔叔学过不少书本上的东西,“我会写字,会写很多字!你要我写什么,我一定写好!”

“是吗,你连字都会写啊……”宾布发愁地挠着后脑勺,冲珍妮芙扮了一个苦瓜脸,“真抱歉哪,我原以为只要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就可以放你走了,没想到你还会写字,那只好连两只手也一块剁下来了!”说完,宾布用yin沉严肃的眼睛打量着珍妮芙,摆出“非常遗憾,但是我只能这么办”的表情。

“太过分了……”不能写,不能说,不能拿剑?珍妮芙怎么能想象如此模样的自己呢?她突然觉得头重脚轻,脸上的最后一丝血sè瞬间褪尽,一下子晕倒在地上,姿势就如同一条被拖上岸的鱼那样优雅。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