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boss后怀了崽
字体:16+-

第68章

第68章

与看视频、看直播时不同,亲眼见到释心,特别是坐在前排的小姑娘们,都有些脸红。

释心远比任何镜头里都要好看,这么好看的人,居然是个男人。

导演打了板,节目正式开始。

业界口碑不错的郝箐,也的确先问了几个温和的问题。

“你多大啦?听说还在上学。”

“二十,上大三。”

“哪个学校的啊?方便说一下吗?”

“业大。”

“呦呵,业大,可不好考啊。”

释心跟郝箐你来我往,前十分钟说的都是些没有营养的问题。

直到导演挥了挥手,郝箐打了个眼神,看向释心的神情立刻就严肃了许多。

释心微微坐直身体,但也没太过担心,他来之前看过郝箐几期节目,知道她说话很有艺术,不会故意刁难人。

郝箐面上突然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黑气,她一开口,就问了一个极其刁钻的问题。

“释心,听说你为了红,抱上了不渡老总殷羲的大腿,对吗?”

问题一出,不仅释心愣了,就连《今夜谈心》的导演都愣住了,他立刻喊了“卡”,现场的观众们一片哗然,虽然导演喊了“卡”,但已经有观众偷偷拿出了手机拍摄。

导演在下面喊:“郝箐!你怎么回事?问的太出格了!我们不是那种搬弄是非的节目!”

郝箐摇了摇头,指尖捏了捏眉心,似乎有些痛苦。

她缓缓开口:“抱歉,我可能有点没休息好,这段减掉吧。”

说着,她又看向释心,十分不好意思的道了歉。

释心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眼眸却眯了眯。

他在郝箐脸上看到一丝黑气,也许郝箐的奇怪行为与那一丝黑气有关。

录制重新开始,郝箐按照台本跟释心谈了一些关于突然爆火的心路历程等问题,一切似乎都恢复到了正常访谈节目该有的氛围。

直到节目快结束,郝箐眼睛突然直了。

她转头,盯着释心,开口。

“你鼓吹封建迷信,认为一张黄纸可以治病,便要求重病患者放弃就医,对吗?”

释心对上郝箐直勾勾的双眼,眉心紧皱,他厉声反驳:“子虚乌有的事情!”

释心话落,不待其他人有所反应,一名青年突然暴起,突破了录影棚几个稀疏、闲散的安保人员,几步窜上了台,手里明晃晃的一把挂在钥匙上的小水果刀,冲着释心就扎了过来。

“老子最恶心你们这些骗子了!骗子都该死!都该死!”

青年突然发难,保安没有反应过来,但释心已经敏捷的躲开,长袖甩出去抽打在青年脸上,他看到青年脸上比郝箐更加浓郁的黑气。

青年的暴动引起了现场的混乱,导演早就暂停了录制,指挥着安保人员维护现场秩序。

但只不过是一把手指大小的水果刀,居然就引起了场面的□□。

几百名观众从座位上站起来,互相拥挤着乱跑,有人被撞倒摔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被混乱的人群踩踏。

再这么下去,场面将一发不可收拾,甚至会出现非常严重的踩踏事故。

录影棚里,不知何时弥漫起了层层黑气,漂浮在上空,笼罩在每个人的脸上。

这其中,要数拿着水果刀的青年身上的黑气最浓郁。

几名安保人员被来回冲撞着,渐渐也暴怒起来,跟观众们互相推搡、咒骂着。

“哎!你怎么推人啊!”

“要死啦!保安打人啦!”

“拍下来拍下来,揭露他!人肉他!”

释心一把挥开还要冲上来攻击他的青年,转身双手一抓,就抬起了沉重万分的沙发,小心翼翼的倒扣过来压在青年身上,让他暂时不能挣脱。

郝箐一脸狰狞的笑,坐在原处,盯着释心看。

释心走到舞台边缘,一甩袍角席地而坐,双手合十,口中开始大声诵唱起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他声音虽已经放大,但仍旧盖不过现场混乱的尖叫、哭喊和咒骂。

但不知为何,这一句句语调平淡,字眼晦涩的经文一遍遍的诵出来,就像是穿云箭一般,穿破了喧嚣,传进了人们的耳朵里。

只有释心能看到的浓密黑气下,暴-乱的人群慢慢停了下来,纷纷看向了台上。

舞台边缘,一席红袍顺着高台铺散落下,黑发高束的青年盘腿席地而坐,双手合十在胸前,眉眼低垂,目光平静,嘴唇张合,一个个晦涩难懂的字眼从他口中诵读出来,抚平几百人暴-乱的内心。

黑气慢慢从每个人的身上飘散离开,聚集在一起盘旋在录影棚的上空迟迟不舍得散去。

被压在沙发下挣扎的青年渐渐不动了,一双充满愤恨的双眼逐渐茫然,似乎不记得他之前做了什么。

几百名观众站在台下,纷纷抬头看着诵唱佛经的释心,只觉头脑清明,内心平静,明明身边聚集了上百人,却有种超然脱俗的寂静之感。

只有郝箐面上的黑气仍旧盘旋,丝丝缕缕围绕着她的五官,聚集在她的双眼。

她站了起来,走向舞台边的释心,伸手就要推释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