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道学院
字体:16+-

第三百六十一章 轩辕立讲经

第三百六十一章 轩辕立讲经

我让你们背诵这个经文,不是让你们死记硬背,只是让你们理解其中的意思。你们能明白了,透彻了。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很快很快的变得清静无为。

清静经是主要阐述“如何清静,渐入真道”,只要你们悟透了入静,就是很简单的事情。

凡学道之人,若能运用精华,存想神炁,朝拜三元,修功不退久而行之,自得真道。

清静而柔和的是道的持守,清净而应化无穷的是道的变化,清静如同大海一样的广博,是道的德行。我能持守这份清静,能与大道合真,变化无穷,又会怕什么火灾呢?清浊、动静,无一不随着大道的变化而运转不息。当你们身体中有内气,有真气真气,又循着一定的路线行进,则就开始大小周天的运转。

“我不知道慕容秋交给你们的是哪个心法,但是我认为要想先学打坐入静最好是先把这个清静经领会了,你心思烦乱时,你只要默念其中几句立刻可清心静意。”

“谢谢轩辕院长,昨天慕容院长给我们讲的是另一个心法,还没有教我们背诵着清静经。跟着您诵读了几遍,只感觉到心眼通透,我们再默念一会儿,必定有所收获。”

“那么你们就自己慢慢的回忆一下,我刚才教你们的,争取能背熟,即使不背,你们只喜欢其中的某一段也好,只要你感觉对你们有用就可,重要的是理解。”

五女安静的盘坐,第1个进入入静状态的是小文。她感觉一团柔和的光围绕着自己,自己就在其中,如一朵莲花徐徐盛开,心如琉璃。轩辕立只感觉天地元气动荡,一看其中一位少女,已经被天地元气包裹,即将达到引气入体之境。他也不打扰,只在远处静静的观望。其余四女从打坐中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现象充满了神奇。

“来,你们4位进入到室内客厅,我继续给你们讲一讲,关于练剑的注意事项,把这里的空间留给这位女子,她已经达到一个小境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引气入体。”

四女顺从的跟他来到客厅。“基本来说,女子选用武技大多数都是剑术。”

“对剑法的理解我们可以从剑客的作品,即前人留下的典籍中学习。”

写诗的李白大家都知道,其实在某一空间里他也成为了一个剑,也是剑破虚空的人物。

李白《侠客行》,独来朗朗上口,意境非常好。“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一起素霓生。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不懂剑的人只以为他这是幻想了一个剑客。这应是他自己身为一个剑客的感悟,这是作为一个剑客,对自身的理解。

“还有一本比较好的,流传也很广泛。”

《浑元剑经》

剑者,决也,断也。必内而决七情,断凡息,内三宝得以浑化而至于纯阳,此内而剑学之筑基,内壳通而坚实也。尤当外而决灰心,断声迹,加之以招式变化之奇,以夕朝时习,外三宝得以浑成,而至于柔刚,此外而剑法之暗练,外壳注而灵稳也。至如近世所学之剑,以舞之者,类皆皮毛中皮毛,浮之至浅而至鄙者也。昔伏牛氏祖云:果尔志向上,当先静以筑其基,存之深养之熟,内外三宝合一,浑化归一。正所谓:

内外全无渣滓质,养成一片紫金霜。

阴阳造化都归我,变动飞潜各有常。

浑元剑经-剑髓千言

夫剑乃儒雅中之利器,有正直之风,和缓中锐锋,具温柔之气,灵则通神,玄能入妙,飞来飞去,无影无踪,作云作雨,如虎如龙,变化莫测,转展无穷。诛人间之恶党,斩地下之鬼精,可破阵以攻城,随手指点,草木皆兵,可防一身之害,资三捷之成,故珍为致宝,运可通神。光灵明而不昧,体刚健而长生,扫则雾消烟掩,挥去则石走云崩。可避水火之灾,入不溺焚;可解刀兵之乱,视如不见。

其为德亦若人也,资禀于阴阳炉火之炼,性成于元亨利贞之能,百折不屈,九转而形骸备。铸冶始于神人,传授依乎仙术,习贵专精,功宜百倍,非取天地之气,无以培养人之本源;不吞日月之精,奚以轻身健体?非精足气不能清,非气足神不能灵。非内而精气神、外而筋骨皮,浑成一片,身不能轻。将何以飞取雁书、远逐鸿迹?非如此何以通妙,而能超众?能御大敌,足称万兵之祖。故精足则战耐久;气满则呼吸细;神清静而圆融,则变化莫测。故曰:身完天下无敌手,剑完四海少敌兵。能此二者,方可超凡入圣境,庶几驭众为高明,勿负古人之留意、仙佛之苦衷

习得形剑成于外,则剑气备于内,是尔身心自有主。其为用也,可除灾以断水,可画地以成河;斩七情、断六欲而绝**根;破异术,灭妖通以除恶党。神智从生,豁古今于亲目;谋猷克布,协治化以感通。儒之御侮,以此而威行;道之降伏,以此而欲空;释之真空,以此而功成。

夫剑气即罡炁也。而宇宙之间,亦必恃此为化育,主宰生杀权宜。故学者业贵于精,心宜于谦,艺当熟习,志莫骄矜。外有三尺剑,内必籍五本以佐之,始保一身安闲,无事纷纭耳。再者,此物为仁人之珍宝,彼匪人之所畏,故好而知恶为贵。或徒负气好胜,每生嫌隙。一旦欲胜乎理,小则鲁莽偾事,大则积愁成恨,反恨成狠,将祸延无已。此真好武中之恶习。

故剑法既成,尤当博阅天文、地理、人事、驳杂于中,在一番体认知改择中,卑以身处之心。又或于澹定之候,静以抚琴,涵养性真,化净猛烈之习,效成一片温和气象。外人岂能知哉?目为武士,而有儒雅之风,称为杲儒,而有威严之度。故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功用到此,谓文兼武全将相身,更必出处有道焉。试止以时,不以道殉身,亦不失机,勿贪为主,勿吝为先。如有欲习此者,详言喻众,莫为己私,化传万方,奠定国家,小则终保厥身,大则兼济天下,启可轻乎哉?试思昔有伯温先生言:此天子气也,十年之内,必都金陵,吾当负剑从之。非明悉天文地理人事,善舞剑而能止戈者乎?更有善观剑者风胡子,善舞剑者李靖、伍员、吴季子等,孔门之季路善佩剑。于此观之,剑为奇珍,自古惟然。其用非但主于玩器,其旨趣亦深焉耳。

望古遥企,得精秘传者,不乏人矣。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必加一能己百,十能己千之力,甚勿空演招数。更须深参奥旨,方克许有为哉!

炼剑莫先于炼气,炼气要首在于存神。存神之始功,根于固精。能此方可以论剑之练法,否则作辍之,鲜有成为完璧者。工夫贵勿刚勿缓,和平得中,且存且养,内外兼济。直外便能和中,炼形亦可长生。活动筋骨身轻灵,周身气血力加增。由子至午锻炼外,自未至申静息中。戌则吞斗持罡,运用水火,和合坎离,妙在筑基,要乃清心寡欲。此入道之机、成道之具,岂可杳视?惟昼夜无间,则阴阳协理。呼吸定则灵光生,而三宝定位,同居其中。金丹日益,身法愈轻。昔唐太宗养剑士数百人,时或令舞,则诸士身共剑各飞。若此神舞,神威足以胜人者,非此而何?

夫剑贵乘机以进,无隙则退。故奇正明,剑法成;精神全,神力猛。古语之“一声吓断长江水”,乃威神并作也。既能如此,何患对敌难胜?非内外打成一片,难以飞而出快,妙而显神。非真阴阳生,不能召天地之精气神,归入身心。惟气结于根,久战如未战也。至于生威之道,在于存神。神能常存,久自生威。存神以固精为本。

人既为万物之灵,必心与道洽,庶几致人,不为人所致也。故君子必具天险王道之全,洞天时地理人事之权宜,其略则孙、吴、司马之策,始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故君子战必胜也,历观古人个有取法。昔亚圣云:浩然之气,至刚至大,直养无害,塞于天地之间。夫浩然之气,在于天地间,则保合太和之气,以之生成,在人则空灵无间之气也,即真气。其中刚柔浑合、阴阳互生,即所以结丹粒之道也。其大莫喻,其小难破,而来往造化之神涵于其内。故曰:放之弥**,卷之藏于密,直养即勿妄勿助。

直养自然先天之能力,在神为非人力也。无害者乃顺生机之自然,去其害生机者也。养至真息圆满,百慧从生,永生无灭。小可经纶,大可赞誉天地,故曰则塞于天地之间。

夫勿妄者,非具刚决武火之力,安能常于若存?勿助者,非有攸柔文火之功,安得依行不偃?果能明道不计其功,是无为之为神为也。能庸行无息武火之力,固少顽空昏沉之偏。至若乐行不期报,亦非人力之有为,以其呼用略照吸用。全妄者,文火之功,岂更有着相燥妄之失,故内而静功、外而武学者,皆当准乎文武火候,以行为的。

故戕贼成者,终难深造乎道。绵长者久必显达。过急则锐,恐多退速之虞;太缓则疏,未免作辍之情。然二夫准期何在?诗云:

休逞欢来歇力行,免将过役倦容生。

中庸万古传心法,中以庸行戒律清。

气欲足兮精为本,神光无滞天地春。

四肢鼓荡皆符道,力量增加要日新。

“上边说的这一些可能比较难懂,你们只是听一遍能记多少算多少。再和你们讲一讲《仙剑经》。这个和我们的修行功法相似。”

(一)

五更星未灭,缓步出山门。昂头向东立,解带宽衣襟。

鼻吸一口气,直入丹田中,周身用神力,吐出疾如风。

先似一支箭,后如一条线,既要冷于冰,又要白如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