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道学院
字体:16+-

第三百二十三章 月光吉他

第三百二十三章 月光吉他

白哲应该是太高兴了。不知道他已经喝了多少斤酒,只见地上一溜摆了10多个坛子。

“夫君你别喝了,喝多了让人笑话!过一会儿我们还要回家呢。”季安在那里小声的说。

“哦,对了,人家说了新婚头一个月不能空床。没问题,我们在玩会,一两个小时就回去。”白泽放下酒坛,然后意念在自己戒指里转一圈,刷的一下,一只古朴的吉他被他掏了出来。

金子很好奇地看着他,难道你小子要表演个节目?白哲站起来,一手拎起吉他,另一只手就开始拨动琴弦,竟然边弹边唱。

《月光吉他》

当我认识你的那一天,我不知道什么叫流年,月光之下,每一朵花都开得如此灿烂,是谁踏马不还!

当我离开你的那一天,月不是圆,我带着我的吉他走天边,风儿伴在我身前,我读懂了流年,月光下只有吉他在轻轻弹!

轮回千年,就是为了再一次遇见,遇见你,是我的心愿,是我的心愿。

优美的吉他声动人心弦,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又让人仿佛在回忆之间。

“真是大才!”看样子白哲在几千年中的游历,也不是没有收获,清风在心中暗暗的说。这明明一首情歌,是白哲的一场恋爱吧。

说这小子不懂爱情,原来只是一个借口,是因为他当时不知道那是爱情,过后无从追觅,这首歌分明就是原创,没听过,网络上也没有。

“白哲有点喝多了哈,唱的不错,这吉他很不错,拿过来,我重新给你炼制一下,给你做成一个法器。”

“这个吉他就不用了,我那里还有把古琴,你回来把那古琴给我炼制一下,这个曲子用古琴弹起来还好,只不过是因为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月光吉他,所以我就用吉他弹给你们听,活的时间久的人,哪能不懂文艺。这首歌我是看着别人的故事创造的,在某一世里我有一个朋友,他非常喜欢弹吉他,自创的这首歌,做一个流浪的歌手,想去邂逅他的爱情,后来的后来就是悲剧了,然后这把吉他就是他留下来的。不过这分明是一首思念的歌嘛。人生有缘,所以重逢,人生有缘,所以在一起。”

“很不错,文艺青年,你可以多创造一些曲子,好在你们的家族里流传。”金子笑嘻嘻的看着他。

季安也从这首歌里感到一丝丝的伤感,毕竟初为人并不太懂得人世间的感情。因为她和她的父母和她的族群都是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过。

“好吧,月亮出来了,我们吃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就到院子里来个才艺表演。来个击鼓传花好不好,清风你给弄朵花来,鼓停的时候花到哪里,就由谁来表演。表演什么都行,实在不会表演,就给我们来一段武技展示。”姜诺也来了兴致。

“开开心心的玩,结束的时候,让清风来个瞬移,把小夫妻送回去,顺便收他早上送去的食盒。”金子也打趣。

“对了,清风老祖,还没谢谢你,感谢你的早餐,很丰盛。”季安小声的说。

“客气什么呢?昨天是我把你送到白哲的手里,名义上讲我就代表了你的父亲,我就认下了你这个干女儿。”

白哲一听拉着季安过来叩谢。“一不小心又多了个爹!”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这是他们对自己妻子的看重。

“白哲一定要好好的对季安,我们都是他的娘家人。如果她要来告状,我们打的你满地找牙哈!”金子也笑了。

于是,一场月光下的才艺表演就这么开始。击鼓传花,那一只玉花赫然又停在了白哲的面前。

白哲傲娇地一回首,一张古琴出现,“你们想听什么呢?高山流水?平沙落雁?阳光三叠?梅花三弄?渔歌唱晚?阳春白雪?十大名曲我全会。”

“会的不少,来个《酒狂》吧!比较符合你现在的形象。”

“好了,别让他下不来台,就让他弹一个《凤求凰》吧。”

于是白哲陶醉在自己的琴声里,弹完之后,他立刻把古琴捧着送给清风。

“还请老祖,多多费心。”

清风一挥手收起了古琴。击鼓传花,继续开始,下一个到了慕容秋那里停下,她唱了一个《我是佛前一朵莲》。当玉花这一次停下来的时候,落在姜诺的面前。

姜诺略作思考,唱了一曲《追梦人》。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追求一个梦想,至于成不成那是结果,在乎的是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