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道学院
字体:16+-

第三百章 轩辕族长回家

第三百章 轩辕族长回家

父子三人出来姜诺的别墅慢悠悠的向家里赶。

“姜诺这边位置不错,设计也很大气。”

“那是,这不是我们一家公司开发的吗?”

“给自己人用,当然要用最好的。”

“这别墅是收了多少钱?赔钱卖的呀!”

“知我们者父亲呀,我们还能挣她的钱,我都想白送的,可是她非得要给钱,不想欠人情!”

“姜诺这孩子确实了不起,关键是气运,怎么这么了的,三位大神级的人物都跟着他身边。”

“这是她的造化啊,人家是转世的仙人,这三人当年就伴他左右,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就我们现在说的可以把后背交给的朋友,生死之交。”

“这个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现在你们也都在她身边好好修炼,想一想也是很感谢他,如果没有她,你们兄弟俩也到不了现在的修为。简直和坐了火箭一样,噌噌的上涨,现在外边都传说你们俩是千年一遇的人才。”

父子仨人回到别墅,坐在客厅喝茶闲聊。轩辕族长兴致所致,就给儿子讲了两个小故事。

听说以前在唐朝一个女子,修道直接白日飞升。历史可能有许多人实现了白日飞升,但真正在正史、野史都有比较明确记载的,只有这一个人,她就是谢自然。

谢自然在7岁时候,因拜礼大方山顶老君像,不愿下山而入道。14岁的时候,她就已经绝粒不食了。

著名诗人道士施肩吾写过一首诗:

分明得道谢自然,古来漫说尸解仙。

如花年少一女子,身骑白鹤游青天。

不仅如此,就连著名无神论者韩愈也写诗评价过这件事。其中有这样两句:果州南充县,寒女谢自然。童騃无所识,但闻有神仙。

关于韩愈这首诗,也有许多争论。不过,我们单从韩愈写诗这件事来看,谢自然白日飞升事件,在当时肯定是引起轰动的。

按照《集仙录》记载,谢自然是“贞元十年(794年),移入金泉道场……自然绝粒一十三载。”谢自然于当年十月二十日飞升,这样算来,飞升时候她应该是二十七岁。正如施肩吾诗中所说,乃是“如花年少一女子”。不过,施肩吾认为谢自然是“尸解成仙”是错,她带着肉身一起成仙的,正如葛洪所有的“举形升虚”,这样修成的其实是天仙。

以前不敢相信,现在我都想着会不会有这么一天,我们家人也会有人白日飞升。

接下来这个故事跟韩湘子有关。韩愈虽然是个无神论者,可是他却有一个身居八仙之中的侄孙——韩湘子。韩湘子就是一个尸解仙。成仙之后,他也想度化一下自己这个顽固不化的爷爷。只是任你法术再灵,韩愈都认为这是障眼法,韩湘子拿这个爷爷也没有办法。

后来,韩愈因为著名的“谏迎佛骨”事件,终于惹怒了皇帝。皇帝把他贬为了潮州刺史。就在路上,早就成仙的韩湘子再次度化于他。韩愈终于有些相信了。不过他还是眷念红尘,就问韩湘子:我还能回去吗?韩湘子说,被贬是暂时的,你还是可以回到朝廷的。我这里有一颗仙药,你先拿着,将来会有用。在韩湘子的不断点化之下,韩愈最终也得道成仙了。

著名炼丹家葛洪说:“按《仙经》云:上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他又举了两个例子,称费长房、李意期“皆尸解者也”。费长房就是缩地术的擅长者,又是韩湘子的前世。

葛洪在这里提到,上士得道之后成为天仙,中士得道之后成为地仙,下士得道之后成为尸解仙。

《道德经》中对“三士”也有过描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事实上,对于老子这段话,我们不能简单理解为“三士”对“道”的态度,而应理解为“悟道成仙”的一种玄门。

“看不出来父亲对修仙得道,还是有一定的理解,以前的时候我都以为这些事是假的,现在看来,是因为层次不够。”

“看来这个历史上,得到成仙的是大有人在,未来人也是有机会的。”

三人聊的正火热,管家过来请他们去餐厅吃饭。

“族长,两位少爷,请去餐厅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