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道学院
字体:16+-

第二百七十三章 创造力无限

第二百七十三章 创造力无限

三人在茫茫大海上航行。谈天论道。

“这个世界是无限的,人的创造力也是无限的。比如,我们能左右这小世界的生长。这个小世界的秩序当然由我们来制定。”

“清风,你把这小世界的图画一个吧,很想知道这个小世界到底是圆的还是方的。”

“问题今天晚上我就设计一张,我也可以操纵着飞机去拍摄,做个实物图。”

早在公元前四世纪,神州就有可以被称为地图的物品。但和其他任何在漫长时间和广阔空间中制作出了手稿地图的前现代社会一样,要讨论什么跨越数千年的中国制图学“传统”是大有问题的,甚至犯了时代错误。第一个问题与留存下来的资料有关。在十世纪以前,很少有地图保存下来,因而要谈论中国制图术的“发展”就几乎毫无意义。如果只有文字记录保留下来,地图却不见踪影,那就很难推测地图可能是什么样子的。

中文里的“地图”也指意不明,指涉一系列不同的意思和物品。在古代中国,“图”可以指西方的地图(map)或平面图(plan),但也可以指用种种介质(木材、石材、黄铜、丝绸和纸)制作的各式各样的图片、图解、图表和表格。“图”既可以是文字,也可以是图像,常常是将视觉再现图像和书面文本描述(包括诗歌)结合在一起,两者互为补充。十二世纪的一位学者指出:“图,经也。书,纬也。……见书不见图,闻其声不见其形;“图”也可以指计划、预期或思考。有时甚至可以直接指“画计难也”,这抓住了许多早期制图活动的精髓,中外皆然。

早在公元前四世纪,中国就有可以被称为地图的物品。但和其他任何在漫长时间和广阔空间中制作出了手稿地图,在十世纪以前,很少有地图保存下来,因而要谈论中国制图术的“发展”就几乎毫无意义。如果只有文字记录保留下来,地图却不见踪影,那就很难推测地图可能是什么样子的。地图太少,各种各样的解释又太多。即便是那些保留下来的,也免不了手绘地图在流通和传播中出现的一些常见问题。

更棘手的问题是,需要确定“地图”究竟指的是什么。在古代中国,“图”可以指西方的地图(map)或平面图(plan),但也可以指用种种介质(木材、石材、黄铜、丝绸和纸)制作的各式各样的图片、图解、图表和表格。“图”既可以是文字,也可以是图像,常常是将视觉再现图像和书面文本描述(包括诗歌)结合在一起,两者互为补充。十二世纪的一位学者指出:“图,经也。书,纬也。……见书不见图,闻其声不见其形;见图不见书,见其人不闻其语。”

在古代神话中,不存在由神的意志授权的创造世界的活动。没有什么宗教或者政治上认可的宇宙起源论,而是发展出了种类繁多的关于地球及其居住者的信仰。在众多理论之中,有三种宇宙论学说最有影响力。

最古老的理论是“盖天说”,相信圆形的天顶像斗笠一样盖在地球上方。地球像一个方形的棋盘,四方向棋盘的四个角倾斜,形成了环绕四周的海洋的边界。更流行的一种系统是“浑天说”,出现于公元前四世纪。这种理论认为“天包地外,地居天中”,最激进的理论是一种隐喻意味较浓的“宣夜说”,认为“天了无质”,根据汉朝后期一位作家所说,“日月众星,自然浮生虚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须气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