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道学院
字体:16+-

第二百五十七章 假期论剑

第二百五十七章 假期论剑

转眼间到了5月20号,今天正式放假,等6月1号正式开学。学院很快的安静下来,学员们兴冲冲的离开学院。这10天的时间,大概每个人都规划好了要去做什么,走个亲访个友,回家看看父母。到了下午之后学院立刻安静下来。

姜诺和慕容秋待学院的学生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巡视了一下学院,然后随即回到自己的别墅,这一次轩辕兄弟陪着大上长老回去。慕容秋听说姜诺不回去,也说自己不再回去,过几天母亲要来玩。小弟弟喜欢到处转,带着他出来玩儿。

晚饭时分,慕容秋打个电话邀请姜诺、清风、白哲、金子四人去她的别墅吃饭。

姜诺给三人,一人发了一个消息,快点回来,有人请客吃饭。10分钟不到,三位大神飞一般的回来。

白哲一进门就喊:“谁请我们吃饭。”

“是慕容副院长!”

“我们在小世界里,你一打招呼立马就回来了!”清风微笑着说。

“小世界现在有多大?”

“400万平方公里!我要的十万大山都差不多了,让人兴奋!我要把这10万打算做一个结界,成为我们天狮的领地!起名:圣山。”

“圣山也挺别扭的,干脆说圣界,自力为王得了。”白哲接话。

“等长大一些,我也弄成一片山,我就叫它神山。”

“没问题,地方自己选,但是驻地要自己整啊!”

“清风老祖,你这不是欺负我人少吗!”

“我申请让姜诺院长派人给我建。”

“放心吧,总要给你建好!”

一行人说说笑笑,直奔慕容别墅而去。慕容秋此时已等在门口。

“欢迎姐姐和三位大师光临,已备好薄酒,快快请进。”

“妹妹不必客气,打扰了!”

“姐姐别那么客气,我知道你们别墅里没有工人,这里现成的大厨,不上这里吃去哪吃,以后每天早中晚就来我家吃可好?”

“不用那么客气了,你若是有心每天派人给我们送一些就好。”白哲随口说道。这个家伙是说话不雷人不说啊。

慕容秋一听,很高兴,“那是应当的,每餐都送,我也跟着去。顺便请三位大师指点。”

白哲会心一笑:“好说好说。这十天我们就打算闭门不出,在家里商讨小世界的事。”

五人来到餐厅坐下,管家命令佣人把菜全部端上来,现在的管家也是筑基中期以上。心里美哒哒的,更是非常感谢姜诺等人。

“姜长老、金长老好,见过两位大师!你们慢慢用餐,请提意见,这些菜都是我亲自选的,这样能合诸位的胃口。”

“不用客气,老管家一起坐吧!”

“我就不用了,一会儿回屋吃,我还请了王家护法兄弟两家,一会回去陪他们。”

“那老管家你去忙吧,我们在这里聊天就好!”

王管家告了个罪,连忙离开去招待自己的客人。

五人在这里尽兴吃喝、聊天。

“妹妹你说放假了你也不回家去看,多不好,在这里陪着姐姐!”

“我是想回去,可是母亲说她想过来,让我在这里等着她,母亲还要来谢谢你,请你吃饭呢。”

“我们的姐妹情谊,还说什么谢不谢的,都跟自家人一样,不要见外,再说我能在京都之地打下基础还是依靠妹妹,没有妹妹就没有我们的学院。”

“所以都不要说谢谢,有因就有果,再说我们前世也有渊源。”

“在这千万年的岁月中我们曾一起奋斗过,这就足够,姐姐说的是,我也明了!”

“人生因缘聚会,恩怨情仇,我们结的都是善缘。”

“清风对剑法的理解是什么?可以可以透露一下。”

李白《侠客行》,说的比较透彻。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一起素霓生。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这是作为一个剑客,对自身的理解。

当然推荐你们去熟读以下之文:

《浑元剑经》

剑者,决也,断也。必内而决七情,断凡息,内三宝得以浑化而至于纯阳,此内而剑学之筑基,内壳通而坚实也。尤当外而决灰心,断声迹,加之以招式变化之奇,以夕朝时习,外三宝得以浑成,而至于柔刚,此外而剑法之暗练,外壳注而灵稳也。至如近世所学之剑,以舞之者,类皆皮毛中皮毛,浮之至浅而至鄙者也。昔伏牛氏祖云:果尔志向上,当先静以筑其基,存之深养之熟,内外三宝合一,浑化归一。正所谓:

内外全无渣滓质,养成一片紫金霜。

阴阳造化都归我,变动飞潜各有常。

浑元剑经-剑髓千言

夫剑乃儒雅中之利器,有正直之风,和缓中锐锋,具温柔之气,灵则通神,玄能入妙,飞来飞去,无影无踪,作云作雨,如虎如龙,变化莫测,转展无穷。诛人间之恶党,斩地下之鬼精,可破阵以攻城,随手指点,草木皆兵,可防一身之害,资三捷之成,故珍为致宝,运可通神。光灵明而不昧,体刚健而长生,扫则雾消烟掩,挥去则石走云崩。可避水火之灾,入不溺焚;可解刀兵之乱,视如不见。

其为德亦若人也,资禀于阴阳炉火之炼,性成于元亨利贞之能,百折不屈,九转而形骸备。铸冶始于神人,传授依乎仙术,习贵专精,功宜百倍,非取天地之气,无以培养人之本源;不吞日月之精,奚以轻身健体?非精足气不能清,非气足神不能灵。非内而精气神、外而筋骨皮,浑成一片,身不能轻。将何以飞取雁书、远逐鸿迹?非如此何以通妙,而能超众?能御大敌,足称万兵之祖。故精足则战耐久;气满则呼吸细;神清静而圆融,则变化莫测。故曰:身完天下无敌手,剑完四海少敌兵。能此二者,方可超凡入圣境,庶几驭众为高明,勿负古人之留意、仙佛之苦衷

习得形剑成于外,则剑气备于内,是尔身心自有主。其为用也,可除灾以断水,可画地以成河;斩七情、断六欲而绝**根;破异术,灭妖通以除恶党。神智从生,豁古今于亲目;谋猷克布,协治化以感通。儒之御侮,以此而威行;道之降伏,以此而欲空;释之真空,以此而功成。

夫剑气即罡炁也。而宇宙之间,亦必恃此为化育,主宰生杀权宜。故学者业贵于精,心宜于谦,艺当熟习,志莫骄矜。外有三尺剑,内必籍五本以佐之,始保一身安闲,无事纷纭耳。再者,此物为仁人之珍宝,彼匪人之所畏,故好而知恶为贵。或徒负气好胜,每生嫌隙。一旦欲胜乎理,小则鲁莽偾事,大则积愁成恨,反恨成狠,将祸延无已。此真好武中之恶习。

故剑法既成,尤当博阅天文、地理、人事、驳杂于中,在一番体认知改择中,卑以身处之心。又或于澹定之候,静以抚琴,涵养性真,化净猛烈之习,效成一片温和气象。外人岂能知哉?目为武士,而有儒雅之风,称为杲儒,而有威严之度。故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功用到此,谓文兼武全将相身,更必出处有道焉。试止以时,不以道殉身,亦不失机,勿贪为主,勿吝为先。如有欲习此者,详言喻众,莫为己私,化传万方,奠定国家,小则终保厥身,大则兼济天下,启可轻乎哉?试思昔有伯温先生言:此天子气也,十年之内,必都金陵,吾当负剑从之。非明悉天文地理人事,善舞剑而能止戈者乎?更有善观剑者风胡子,善舞剑者李靖、伍员、吴季子等,孔门之季路善佩剑。于此观之,剑为奇珍,自古惟然。其用非但主于玩器,其旨趣亦深焉耳。

望古遥企,得精秘传者,不乏人矣。彼丈夫也,我丈夫也,吾何畏彼哉!必加一能己百,十能己千之力,甚勿空演招数。更须深参奥旨,方克许有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