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道学院
字体:16+-

序 姜诺参加工作

序 姜诺参加工作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经济改革开放的大潮席卷神州大地,经济腾飞,竞争也强,那个年代,只要有胆量做生意,做什么都赚钱,商机无限。

沂蒙市是一个商城,自1982年分田到户,农村生活有了质的飞跃,头脑活的种好地去市里做生意,牛气冲天。

姜诺在一个书香家庭长大的孩子。她的父母是个农村学校的教师。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尊老爱幼,好好学习。她出生在盛夏,阴历六月初九。父亲说:“占九,要是男孩好,阳气足,这个宝贝闺女个性强。”她上面有个哥哥,自然一出生就被家人宠爱。过着快乐无忧的生活。有着食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快乐童年记忆。

她在本村上的小学。在村西的学校读的中学,在学校里,一直品学兼优。学校在涑河的南岸,风景优美,暑假里她和同学们一起在大坝下面的小河里戏耍,赤着脚,走在红石子上。这条河溪水清澈,底下的石子全都是红色的。

这里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以前这里有一个胭脂岭,这里生活着一只美丽的玉兔。

这边有很多的野兔子,姜诺在上学的路上也常见小野兔,土黄色的花纹,跑起来非常快。也不知是不是农家养的不小心跑出去,做了野兔,农田偶然也能看到。你想一下,小野兔跑的不快能行吗?那时候农村里好多狗。狗最喜欢的就去追追野兔,常常四五只一起去追逐野兔,可能追到的时候很少,所以,那时候的野免也非常多。

祖上传说,曾经这里有一只胭脂兔,修炼成了免精,有了灵性,人们称之为玉兔。不知道这只王兔会不会和月宫里的玉兔扯上关系,但是以她那么小小的身躯能修炼,真的很让人佩服。有了玉兔,她会保佑周边的村民风调雨顺,少有天灾**。

都这么说,但是从没有人见过这只兔子,反正这个胭脂岭是很有灵性的,远远看去是一种胭脂红,很喜庆,在胭脂岭后面的涑河水十里长的距离中水底全铺着石子,都是红色很美丽,像胭脂一样美丽,所以这个岭的名字就叫了胭脂岭,先人们认为这些水里的红石子是从这个胭脂岭上冲下去的,按现在的说法就是石块石子有可能含铁。而其余的水域全都是金色的沙和鹅卵石铺在水底。

胭脂岭上有仙气,美丽的胭脂兔,修炼有成,应该是有了内丹,这一方也是风调雨顺,这里的人民很质朴,也很善良。这里是孔圣人传教过的地方,民风淳朴、尊老爱幼。乡亲们过的很快乐,可以达到自给自足,肥沃的土地种出来的小麦,足够他们吃一年,还有水里的鱼、虾、螃蟹,也给他们提供了菜肴,即使知道胭脂岭有可能有宝物,或是玉兔,但没有人起寻宝的心思,也没有人想捉到王兔。但是却流下一个传说,如果你在胭脂岭上走过,遇到一只胭脂兔,你一定要捧起来,它会变成一块美玉。当然没人遇到过站在那里不动的胭脂兔,飞奔的野兔可真不少,还有山鸡等飞禽。这里没有专门的猎人,所以这些野生的动物生产的都比较不错。

这个胭脂岭是每年会增高一点。胭脂色也更重。偶尔也有乡人到这里摆下供品,以求达成某些心愿。

等后来的时候从南方来了一个修炼的人,这个人不知从哪知道了这个传闻,他贪图神兔的内丹,花费了很长的时间,用诡计抓住了胭脂兔,将他变成了一只玉兔带走了,有人说胭脂兔流下了泪水,从此离开生她,养她的故乡,在悲啼中变成一只玉兔。有看见的乡邻要阻止,被那个南方人打伤,丢弃在一边,扬长而去。

不知道胭脂兔会变成了什么情况。很希望这只玉兔可以成功脱离那个南方人的魔爪,既便离开故土,又找了一个地方去修行也好。

没有了胭脂兔,慢慢这胭脂岭失去了灵性,胭脂岭从此不再生长,而且还有慢慢变矮的趋势。就好像是岭上的石头随雨水冲了河里,河中的石子更红了。当地人痛恨这精明的修炼者,为一己之私,破坏了一方的风水。也许这王兔本是大地龙脉的产物,随着它的消失,胭脂岭失去了活力。

在20世纪60年代,这里大炼钢铁,全民热情,据说有拆了床去炼铁,但是胭脂岭上的石子都被挖走,岭也削平了,铁也没炼出来多少。一方面是因为技术不到家,另一方面是这山石含铁量实在太低。胭脂岭上也成平地,只有河水中还有红石子。几十年之这个岭址建起一所中学,这就是姜诺的母校。

因为灌溉农田,用大坝拦起来,这样下游的水就很少了,偶尔会有干涸的地方出现,放了学去抓鱼的同学也多的是。找个塑料瓶抓上一两条小鲫鱼,快乐带回家养几天,因为河水和家里的水是不同的,所以通常活不过多久。

时过境迁,这里划了城区,河边公园,这的风景也越来越美啦,只是胭脂岭就从地图上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所全市都知名的学校。

高中毕业以后,姜诺考取省城的大专。在齐鲁呆了三年。

在1997年专科毕业之后,她被分到了一个大商场,商场在城中心,很繁华。那时候商业刚开始走下坡路,略有荼蘼。

父亲姜德海在她上班之前对她说。

“你也是21岁的大姑娘了,你要给我争光,好好工作。”

母亲李紫云只笑着说,“能回家就尽量回家,我们离沂蒙城也就是20里路。”

姜诺说:“放心好了,我都这么大了,在外面上学也三年,这里离家这么近,我一定常回来!所以我只带简单的行李。”

她骑着父亲给你准备的飞鸽自行车一路向东。来到繁华的解放路。到了商场门前,顺着员工通道进入商城大院。

她来到车棚,把自行车放好,就向宿舍走去。

她来到宿舍一看,外边没锁,她敲了敲门,有人从里面给她开开门。

她连忙说:我是新来的。

里面也是位漂亮的女孩,“我叫邵娜”。

“靠东墙北首的床二层没有人,你住那好了。”女孩又说。

“好,谢谢,我叫姜诺,明天才开始正式上班”。

姜诺收拾了一下床铺上,铺上一个小薄被子和床单,放好枕头就躺在**休息起来。

接近12点的时候,她被惊醒。

是推门声和说话声,这一会儿来了三个小姑娘,正在和邵娜聊天。听说姜洛是分配来的大学生,都感觉到很羡慕。这些小姑娘有的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了。

姜诺从架子床二层上下来。仔细看了一下床铺,发觉这个屋加上自己的总共有四张架子床,共八个铺位,**都放了行李。和自己临床的上铺,暂时还是空着的。上面明显是多人的杂物。

邵娜给她介绍了这几个同事。

“这个叫马家芬,这个叫田小慧,她叫刘红。”以后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大家互相帮助。

“她们三个12点下班,然后接班的正好12点上班,我今天休班,因为家离的比较远,所以没回去。”邵娜又说道。

“我们一起吃饭吧,就在我们的大楼东边,那有一个饭店也是我们系统的,价格很便宜。”马家芬说。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