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月
字体:16+-

联系

暖月 联系

星期一上班高峰期的马路本就赌得慌,又赶上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让所有上班族的面部表情都跟这雨天一样阴郁而纠结。

我掳了掳贴在额前的湿发,在站稳脚跟的同时把头往车窗靠进一点,企图借此呼吸到更新鲜的空气。然而这并不起什么作用,属于雨天里的公交车的奇怪气味还是会时不时地窜进我的鼻子。

手机铃声在包里响起来,令我无比厌烦。不去接。我在心里暗暗地耍着小性子。

然而它就是跟我较劲似地响个不停,惹得周围的乘客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我只好把湿漉漉的手伸进包里,拿出它。

“喂?”

“弦,你堵在路上了?”

“是啊……你已经到杂志社了?”

“恩,我看沿厦路太堵就改开到另一条小路去了,现在已经到了。”

有私家小车就是好,起码可以改开路线,不用像我这样干站在公车里看它像乌龟似地在雨中漫爬。

“弦,你以后还是坐我的车一起去上班吧,这样就不用经常迟到了。”李若缺语气平稳,似乎知道我是要拒绝他的。

“不用了,我以后会注意看天气预报的,大不了星期一早点出门。”大概是因为拒绝了太多次,所以这番话从我的口中讲出来是越来越顺溜。

我和李若缺上下班都是分头走的,他开自己的车我搭公车。我和他本就是一起进公司的,在平时的工作中又被同事认为极有默契。如果他们知道了我和他是住在同一栋楼里的,指不定怎么想呢。清者自清这个道理在办公室里是行不通的。流言就像一团毛线球,一旦被找出一个线头,就能牵扯出一条长长的线。

我知道他是一片好心,但是同样的一件事,在我这里和在他那里所产生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首先,他是上司我是下属,别人心里的第一个念头绝不会是上司照顾下属而是下属巴结上司。其次,他是男人我是女人,在我们那个以女人为主的部门里,我占不得半点的性别优势,尤其他在女同事的心目中一向都是以温柔儒雅的好好先生形象出现的。虽然平时大家也拿我们两人调侃,但毕竟都是玩笑性质的。若真让他们知道了我们住在一起,那我的处境可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微妙,马虎不得。

一到杂志社,我就奔向打卡机,匆匆瞥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迟到1个多小时了。

“上弦,早啊!”YOYO的眼镜男友嘴里叼着一块面包含糊地跟我打招呼。

“早!早!”我快速地打好卡,气喘吁吁地回应他。

“你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啊。”他接过我的卡看了看,顺便把嘴边的一小块面包吞下。

“没办法,堵在路上了。”

“不如我以后帮YOYO打卡的时候连你的这张也一起打好了。”

“YOYO的卡都是你打的?”难怪她明明经常迟到却可以每个月都拿全勤奖。

“也不是,有的时候她快迟到了就打个电话给我让我帮她打。我留个号码给你吧,你如果要迟到了就打我电话,我帮你打卡,反正我们部门就在打卡机旁边。”

“那怎么好意思……”

他憨笑起来,“没关系的,你是YOYO的同事也就是我的同事。”

“那你不怕被上头抓到么?如果被发现了要扣钱还要通报批评。”

“不会的,就算被抓到了我也会顶下来的。YOYO爱睡懒觉,如果我不帮她的话她每个月都别想拿到全勤奖咯。”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似乎很得意于自己的重要性,“上弦啊,你以后谈了恋爱就会晓得了,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

是这样么?以前的我从不相信这样的话。“心甘情愿”这四个字太沉重了,它不仅代表着你要去做这件事,还代表着你必须喜欢做这件事。爱情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为了所爱的人改变,为了所爱的人做以前不会做的事并且甘之如饴。

看着眼前的憨厚男生,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答案。

曾经也有人像他那样心甘情愿地为我做过一些事,只是我从不曾真正地去体会。后知后觉的最大代价莫过于后悔莫及。然而我不是周星驰,我无法对谁说“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又能如何,我始终是不懂得怎样爱人的笨蛋。

“上弦,你怎么还在这里?”YOYO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马上就要开会了。”

我一拍后脑勺,“你不提醒我都忘了,谢谢啊。”

“不谢,走吧。”YOYO挽起我的手就走,完全无视我们身旁的那个人。

“哎!YOYO!晚上一起吃饭!”我们身后传来一波热流。

我看向YOYO,明明一脸藏不住的幸福还非要咕哝着“谁要和他一起吃饭”。

真是有趣的一对。

我和YOYO走进会议室,其他人都已经入座了,我们也赶紧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坐在上座的李若缺看我一眼,开始翻开自己手边的文件,“想必大家也很清楚,很多读者对我们杂志的‘作者访谈’这个栏目提出意见。经过分析研究,我认为主要问题在于我们的访问面过于狭隘以及访问内容的单一陈旧。所以今天开这个会议,希望大家能想到好的点子使这个栏目以新鲜的面孔呈现在读者面前。”

“访问面过于狭隘?”YOYO单手托下巴思索起来,“做文学杂志访问来访问去就是那些作家写手咯,难道去访问明星啊?”

“访问明星……”叶子似乎有所启发,“假如我们能请到一些圈内的佼佼者来做访问会不会有不同的效果呢?不一定是作家写手……也可以是出版业或者文化传播业的明星人物。”

“被你这么一说,我记得有个叫‘五月’的文化公司最近风头正劲呐,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就做出了很亮眼的成绩。听说这家公司的老总还是个青年才俊呢。”坐在叶子旁边的林玲说道,语气充满期待,却让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YOYO太过兴奋,抬起的手碰了一下我的手肘,“叫……夏臣谨,对不对?”

“恩,不如我们就访问他试试吧。”林玲提议。

李若缺不出意料地看向我,我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朝他微笑。

他敲了敲手中的钢笔,“我认为……这个建议可行。林玲,你是这个栏目的主要负责人,就由你来继续负责吧。”

“好的,总编。”林玲马上回应道。

五月,MAY,我的英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