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月
字体:16+-

相信

暖月 相信

“CUT!”

导演转过身对秦天和我抱怨:“你们找来的人不对啊,你们看他,连看镜头都不会。”

秦天对旁边的工作人员一招手,“LILY,你去跟李若缺沟通一下,叫他在拍的时候注意看镜头。”

“好的,总监。”

过了一会儿,LILY回来了,“总监,李若缺说他会注意的。”

“那就好,我们继续。”导演指挥各人员就位,“ACTION!”

场记一打板,镜头慢慢推进,李若缺一开始表现得还算镇定,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越来越飘忽,似乎不愿面对摄象机的镜头。

“CUT!”导演眉头皱起,“看镜头,OK?再来一遍!”

“CUT!你要把一开始的FEEL保持下去!”

“CUT!看镜头真的有那么难吗?”

“CUT!”

“CUT!”

“CUT!”

导演一把抓下头上的帽子,“秦天,这是我跟你合作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麻烦。他连面对镜头都不会,他不行的。”

“他行的!”我不知怎的,居然脱口而出,“我是说……每个人刚开始面对镜头的时候都会紧张啊,多沟通沟通就好了。”

“这不是沟通的问题好吗?有些人就是怎么教都不会,一点办法也没有。”导演耸耸肩。

秦天点头,“上弦,我看我们要建议文苑换个人选。”

“可是我们要尊重客户的选择啊,更何况文苑那边很坚持用他。”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认同张导的话。我们可以先尝试跟文苑的人再沟通一下。”

“可是……”

我注意到秦天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是在探究为什么我会如此维护李若缺。我不再说什么,因为我害怕被他看穿。

拍摄到中午,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我趁大家去旁边的小餐厅吃饭的间隙,走到李若缺身边。

“怎么不去吃饭?”我用尽量轻松的语气问他。

他波澜不惊的眼神落在我身上,“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差劲?”

我直视他的眼睛,那对眸子在平和之下似乎隐忍着一股暗涌。

“不愿意面对镜头的人通常是因为害羞,不过……你似乎不该是那类人。”

“你好像很了解我。”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他把身体轻靠在书架上,“不许告诉第三个人。”

我微笑,“好。”

“我的父亲是个酒鬼,在我八岁的时候,他因为酗酒惹起事端连杀了三个人。事情发生后有一大批记者闯进我家,很多的镜头对着我……他们要我面对镜头,要我抒发感想,要我回忆那些我最不想记起的事情。甚至有个记者还告诉我,只要我愿意让他们拍下父子相见的场面,他们就可以给我一百块钱……”

他深深地低着头。有几本书在他的背后掉落。

我的心仿佛突然被秤坨狠狠地压下,沉重得喘不过气来。我向他再走近一点,伸出的手在空中滞留了几秒,终于下定决心般地环上他的肩。

他的身体颤动了一下,随即又归于平静。

“都过去了……”我轻轻地开口,怕惊扰到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他的声音飘在空荡荡的书店里,更显出一种无力感。

“谢谢你的信任。”

“弦……我可以这样叫你么?”他的手轻柔地覆在我的腰上。

“当然。”

“弦儿……”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男声。

我蓦地抽离自己的双手,回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

谨的目光越过我,狠狠地刺在李若缺身上。微微眯起的双眼昭示着主人的愤怒。

“他是谁?”谨沉默许久,把目光转投到我身上。

“你好,我是李若缺。”李若缺直起身体,双手却□了裤袋。

“你为什么抱着他?我要听你的解释。”谨不理会李若缺,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我。

我知道他在忍。他希望我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化解他的愤怒。我却突然词穷,嘴巴微张着但是吐不出任何词句。我该给他怎样的一个解释?或许连我自己都无法给自己一个解释。

“说啊!”谨用力地抓住我的肩膀,危险的气息在四周蔓延开来。

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任由他指间的力量加大。

“这是拥抱安慰法。”耳边传来李若缺一贯的温和声音。

“什么?”谨皱着眉头把视线转移过去。

“在我的家乡,只要是自己的朋友遇到了不开心的事,就可以用拥抱的方式来安慰他。”

谨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

“我有让你信吗?我只是把事实告诉你罢了。”

“他说的是真的?”谨问我。

我看向李若缺,见他若无其事地笑笑,于是肯定道:“恩……”

施加在我肩膀上的力量渐渐变小,谨的眼神也慢慢柔和下来。

“我不信他。”他注视着我,“但我信你。”

竟然就这样相信我了?信任来得太轻易,竟让我害怕起承担谎言的后果。

李若缺走了出去,留下我们两个人。

“你……怎么会来这里?”我转移话题。

“我有个好消息要第一时间告诉你。”他的声音透出兴奋。

“什么好消息?”

“我创办的文化公司正式成立了!”他欣喜若狂的样子与刚才判若两人。

“你要开文化公司?”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对啊。”

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真是混帐,竟从来未曾主动关心过他在做什么,他在想什么。

“谨……对不起,我……”

“笨蛋,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我本来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他轻拍我的头,一脸的得意,“怎么样,是不是突然觉得本人是个可以依靠的好男人?”

听了他的话,我也语气也轻松起来,“我说你不会就是为了想让我崇拜你才去干这事儿的吧?”

“当然,不为了你还为了谁?”他的表情突然认真起来,“弦儿,我会向你证明,我是一个可以让你托付终生的男人。”

“托付终生,太遥远了吧?买菜还得多挑几家呢。”我玩笑道,心里却隐隐担忧起他的认真。

“不用挑了,我已经为你准备了现成的。”他拉着我朝门口走去。

“什么?”

“我带了我姐姐做的披萨,你等下不要流太多口水啊。”

“你还有姐姐?”

“对啊,我姐姐就是夏威夷,哈哈!”

“……很好笑么?”搞了半天是夏威夷口味的披萨。

走出书店,居然看到了米米。

“亲爱的,谈完情说完爱啦?”她拿着串羊肉串小跑过来。

“你怎么也来了?”

“当然是来探你的班了……顺便看一下你们总监。”她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

“噢!”我故意大呼一声,被她狠狠地瞪了一眼。

“原来你喜欢秦天。”谨轻笑一声。

米米惊讶地看向他,“我明明很小声……你也太无耻了,干吗偷听我们讲话?”

“那也叫很小声?”谨鄙夷地瞧了她一眼,居然对着不远处的秦天喊:“喂,秦天,这里有个人……”

“喂喂喂!你想干吗?”米米急了,蹦到谨面前双手乱挥。

“喜欢他就告诉他啊,看在你是弦儿好朋友的份上,我才帮你喊的。”谨的脸上分明写着“看好戏”三个字。

秦天这时候已经闻声走到我们身边,“什么事?”

“没事没事!”米米连忙回头答道,“对了……我带了西门口小吃街最出名的羊肉串来,总监你一起吃啊。”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秦天淡淡地拒绝。

看着米米一脸掩饰不住的失落,我帮嘴道:“小吃街的羊肉串味道真的很好,总监你一定要尝尝看。”

秦天看了我一眼,“好吧。”

“我给你……你们挑了几串最好的。”米米闻言又高兴起来,“你们吃了保证赞不绝口,呵呵。”

我的余光瞥见远远站着的李若缺。在冬日和煦的阳光下,他的身躯却仿佛被孤独笼罩着,让我在如此远的距离外都感受到了那股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