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月
字体:16+-

移情

暖月 移情

“这几天你已经拿错三次文件了。”秦天眉头紧锁。

“……”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拿错文件而已,哪来那么多说法。

他见我不言语,走到我身旁,“不要把个人的情绪带到工作上来……晚上下班你留一下。”

“所以说,你现在和谨分手了?”秦天停下搅咖啡的动作,抬起头问我。

“是啊,除了当事人以外,你是第一个知道的。那天你说如果我和他分手了要第一个通知你,这要求我做到了,加薪不?”

“制度上不能加薪,人情上我可以请你这顿饭。”他很难得地微笑了一下。

“好吧,能赚一顿饭也算是获得安慰了。”我自嘲。

他低下头继续用勺子在咖啡杯里划圈圈,“那天除了我和你以外,只有你那个朋友知道我们去宾馆,并且这也是她提议的。难道你没有怀疑过那些照片是她拍的么?”

“不是没有想过,不过我还是选择相信朋友。”他的怀疑的确是合情合理,不过毕竟只是猜测,我不能因为一个猜测就去怀疑歆韵。

“你是没有吃过过于相信别人的亏吗?”他语气里透出点无奈。

“那不一样……可能我没办法做到像你这么理□。”

“像我这么理性?其实有的时候我很羡慕谨,他不理性所以他敢爱敢恨。而我却总是被理性牵绊,没有办法去放手追求自己想要的……”他再次抬起头看我,深邃的眼睛仿佛失神了一刹那,“这样也好,希望你没有相信错人。”

“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尝过被人不信任的滋味,所以自己不想也成为那种不相信朋友的人。”

“需不需要我和谨去解释一下?”

“不用了。如果他想听你的解释早就来找你了。”

秦天注视了我一会儿,似有话要说,却终究没有开口。

“上弦?”

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歆韵挽着谨的手正向我们走来。他们……

秦天看了他们一眼,浅笑着向谨打招呼:“这么巧,谨,你的新女友?”

秦天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提问,我想起与他初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是问谨同样的问题。呵呵,原来换个新女友对那个人来说就像季节更替一样自然。是你的戏演得太逼真,还是我看得太模糊?

歆韵迟疑地向我解释道:“上弦,我和谨……其实……”

谨接过她的话,“其实我发现还是歆韵比较适合我。”说完还扬了扬下巴。

我轻笑一声,“恩,帅哥美女,的确是很般配。”

看样子他们是真的在交往了,我不知道歆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意思的。不过他们两个的确是绝配,都是感情保质期极短的人,不知道凑在一起会不会以毒攻毒,负负得正?

“上弦,我和谨交往,你会生气吗?”

“别说我和他已经分了,就是还在谈恋爱,我们也是两个完全自由的个体。我生气管什么用?不气不气。”我喝下一口咖啡,润一润最近有点上火的喉咙。

“那就好。我和谨交往的时间点不对,我怕你会误会……”她停顿了一下,“你和秦先生,你们……”

“我们在一起。”秦天把手伸过来轻轻地盖住我的手,对我使了个眼色。

我反握住他的手,笑道:“是啊,你们两个送给咱们这么大一个惊喜,咱也得好好回报给你们一个。”

谨把头侧到一边好像在欣赏餐厅的布景,令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歆韵似乎没预料到真有这一茬,嘴巴微张,“真是个大惊喜呢!不如……明天星期六我们来个四人约会?”

四人约会?饶了我吧,四个人绑在一起多别扭。

我刚要找个理由推托,却被秦天抢先一步,“好啊,你说个时间。”

“那就明天中午11点半在这里见,吃个午饭然后再安排节目。”歆韵开心地说。

出了餐厅,他们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总监,你答应得也太爽快了,明天你们三人约会去好了。”我心存怨念。

他停下脚步看我,“难道你不想揭开谜底么?”

“谜底?怎么揭?”

“想知道就明天乖乖地赴约。”

“……不愧是头儿,花招真多。”我朝他做了个鬼脸,转念一想自己这样好像太失礼了,连忙收起不用看也知道很怪异的面部表情。

他勾起线条明朗的嘴角,“在我面前不用这么拘谨,还有,非上班时间不用称呼我‘总监’,否则……扣你工资。”

他把“扣你工资”这四个字故意念重音,让我觉得此刻的他就像是自己相识很久的一个朋友,用听上去充满威胁性的话语跟我开个小玩笑。

我故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语气严肃地说道:“非上班时间,你没资格扣我工资。”

“哈哈哈哈……”

我们两个对视数秒,同时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