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月
字体:16+-

交往

暖月 交往

“怎么,我的女儿不是只有在月圆之夜才会失眠的吗?”

“是欣赏夜景不是失眠。”

老妈不再搭话,安静地坐在我身边。我们的家在南风街最高的一栋楼的顶层,此刻的我们坐在天台上,抬头是浩瀚的星空,低头是辉煌的灯火。夏风携着天台上花草的香气诱人微醺。

“弦儿,你看这头顶满天的繁星和眼下不熄的灯海,是不是会突然觉得,在这茫茫天地间一个人竟然是如此的渺小?”

“是啊,渺小到不论是哪一颗星或哪一盏灯都比我这个人更加引人注意。”

“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渺小到连被发现都是种困难。所以,如果出现了那么一个人,他看到了你,他爱上了你,他甚至愿意照顾你,你的心会舍得错过吗?”

“您有所指吧?”

“妈妈过去的五十几年阅人无数,小谨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但我知道他对你是认真的。你何不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感受下恋爱的滋味呢?”

“我不想草率地开始一段感情,如果连未来都看不到,开始就等于结束的倒计时。”

“傻女儿,谁又能看到未来呢?你所说的未来也只不过是人们的一种心愿罢了。爱情是一种流动的形式。”

“可是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我没办法确定该不该和他在一起。”

“我知道你在乎的事情不多,但如果是你在乎的事,你就希望它是完美的。这也是为什么你长这么大还没交男朋友的原因吧?因为你怕你得到的感情会是残缺的,就像妈妈一样。”

“妈……”

“我没事。妈妈从来没对你提过和你爸爸的往事。因为妈妈知道,就算自己在这些事里承受了再大的痛苦,在别人眼里,它终究只是个故事,它没有再被提起的必要。妈妈想告诉弦儿的是,女人一辈子能遇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不容易,千万不要因为把眼光放得太远而忽略了身边可能成就的幸福。”

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在夜色中蠕动着她干涩的唇努力地劝说着我要把握眼前的人。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人生历程里,我接受她给予的粮食、水、鲜花。当我渐渐明了是她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付出让我的生命得以维系的时候,她在我渐渐成熟的生命里却早已退换下她原本的情感面貌。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或许我有,但他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于我已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从我懂事起,我就知道要把关于“爸爸”的任何疑问藏在心里,那是属于妈妈的故事,那是她不愿让任何人触碰的人生记忆。我了解这一切,就好像了解自己也有一个不愿让别人闯进的世界一样。

“妈,我会认真考虑的。”

“我的女儿一定会做出最聪明的选择。”

“现在的时间是十月八号中午十一点三十五分。”夏臣谨认真地盯着手表报时间。

“那又怎样?”

“就在这个时间,你赵上弦第一次主动约了我夏臣谨。”

“……这样啊。”

“就是这样,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我们都要来这家餐厅庆祝好不好?”他兴奋地提议。

“如果个性也能申请吉尼斯记录的话,那您现在已经是全球公认的最无聊的人了。”

“如果感情也能申请吉尼斯记录的话,那一定没有人能破我创下的最痴情的记录。”

“一个月期限已到,你的一万块人民币呢?”

“一万元整。”夏臣谨从袋子里拿出一叠钱,“要不要数数?”

“好啊。”我拿过那叠钱就开始数。

“马上要吃饭了,数过钱手会带细菌。”夏臣谨伸过手来按住我的手,神色飘忽。

“你是不知道,我一数钱就不饿了,所以吃饭的事可以慢慢来。”小子,有问题吧?

“我认输。”他松开手说。

“什么?”果然。

“这个月虽然我接了几笔大生意,但是赚的钱离一万还差三百。”

原本我的猜想是这叠钱大部分都是他自己加上去的,没想到他居然可以在一个月内赚到九千七百块。这对一个刚从事推销事业的新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真的小看他了,或许以他的天赋、才能是有本事干出一番事业的。

他沮丧地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喂。”我屈起手指叩了叩桌面,“借你三百,要还的。”

他猛地抬起头,目光牢牢地定在我的眼睛上。我对视他的双眼,看到他闪烁光芒的瞳孔里我微笑的模样。

“歆韵,我恋爱了。”我能想象电话那头她露出的惊讶表情。

“跟谁?”果然,她愣了很久才回话。

“跟我家隔壁那个二胖啊!哈哈,骗你的啦,是夏臣谨。”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可是他完成了我布置的任务啊。”虽然是在借了我三百块的情况下。

“上弦,你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开始一段感情的人啊,再说夏臣谨又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型。”

歆韵,你不愧是我多年的死党,你是如此清楚我的顾虑。

“你知道吗?我在上小学、初中的时候分别有过一个暗恋对象,但我也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不会主动接近。从高中开始,我的心里就再也没有过喜欢的人,就连一个精神寄托也不存在。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女生的,哈哈。所以,我怕我再不恋爱就要失去爱的能力了。或许我妈说得没错,能遇到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就该把握住。”

“可是……不是我说夏臣谨坏话,他真的不适合你。”

“我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但我想给他和我自己一个机会。”

“上弦……”

“好啦。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些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乖乖地祝福我吧,有空出来一起喝茶。”

“恩……”

我回到公司,离下午上班时间还有一段空闲,办公室里的人员也比较稀疏。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着蓝色地毯上跳舞的小尘埃,时间仿佛也昏昏欲睡。

我从办公桌上拿起准备用来参赛的广告文案去复印室。

“上弦,你要用复印机啊?”SAM独自一人蹲在复印机旁边查看着。

“对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机器出了点小毛病。你着急用吗?”

“不急,我只是想复印下比赛的文案留底。”

“是总公司举办的那个比赛吗?”

“对啊,去试试看。”

“这样吧,你把东西留着,等我修好了机器帮你复印下,交一份到陈秘书那里。”

“这样太麻烦你了。”

“没事,大家都是同事,互相关照是应该的,呵呵。”

SAM还真是个老好人,换作别人我是不太放心把作品留下的,不过像SAM这样在办公室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还能时时本着助人为乐原则的人我还是信得过的。

“那谢谢你了,SAM。”

“谢什么,大家都是一块儿做事的。”SAM贼眉鼠眼的脸露出憨厚的笑容,这个搭配还蛮怪的。

突然想起一句被应证烂了的话:情场得意战场失意。我和夏臣谨谈恋爱不会导致我事业发展不顺吧?呸,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