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426章 真是个孩子呢

字体:16+-

第426章真是个孩子呢

张冷淡淡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和你说的这样,年轻人有点想法很正常,哥不知道以前你怎么看我,从前你是得罪我,哥是想着把你踢出公司,但是现在看来把你培养成一个心腹也不错,你要知道哥今天是信任你,想给你一条好的出路才这么和你说话,只要我们联合人力资源财务部,哥拿五成,你拿三成,剩两成拿出去铺路,保证咱们哥俩饿不死,不仅饿不死,裤兜子还鼓鼓的,老板还肯定查不出来,怎么样?”

看我正在考虑,张冷又对我:“你应该是个聪明人,懂我说的是什么,所谓一步登天就是这么个道理,我为什么在最小的经理这行干,就是因为搞钱容易。”

我想了想,张冷顿了一下吐了个眼圈:“位置高固然弄得钱多,但是也最容易被发现,别不说老板看见,随便给你整一下就得蹲圈子,老实和你说,那些个高管的钱都不一定有我弄得钱多,他们也想,但是好多都不敢,做到那个位置不容易,一被弄上就完了,但是我这种小经理不一样,公司不缺,所以,你觉得……”

我笑着:“冷哥你想多了,我是做不了这行的人,我怕这一步登天升的快,一不注意也掉的快,对我说钱够我和媳妇花就行,你们这里面牵扯的利益太复杂,要是我哪天被做挡箭牌就全完了。”

张冷笑了一下:“那就看着你自己选吧,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是没有人会讨厌钱和权的,你现在可能挣着几千块觉得够用了,等到后面你会发现,就算你挣一万,几万,几十万也不一定够用,好好想想吧,跟在我身边一起捞钱,哥带着你,从前的恩怨咱哥俩就一笔勾销,今天就说这么多,冷哥等着你答复。”说完他把烟头一甩,从兜里掏出一盒还没开封的中华放我面前,然后走出房间。

我看着我面前这包中华,拿出我兜里的黄鹤楼一对比,我笑了:“张冷,你可能早就知道我会选什么吧。”说完我把黄鹤楼甩进了垃圾桶把中华揣进了兜里。

我骑着摩托车开回了家,本来就挺难受的,这吹着冷风就更难受了,我到了后跳下车取了头盔一个没忍住就呕哇一声吐了出来,吐的满地都是。

我吐了好一会儿,若雨给我又打来电话,我接通后对她:“老婆,我回来了,我在楼下停车。”说完就挂了电话。

回到家的时候就砰砰砰的敲门,扯着嗓子喊:“老婆开门,我回来了。”

若雨一时间没来,我一直敲着门,这声音把楼上影响到了,然后一个女的对我大骂:“几点了,还让不让人睡觉。”

我一愣:“你睡你的呗,我是把你绑着了给你面前放熊出没还是加菲猫趴你窗上不让你睡了咋的?”

那女的不依不饶的:“你这样我怎么睡觉?”

我懒的理她了,继续砸门扯着嗓子喊:“媳妇开门啊,我回来了。”

然后若雨就过来开门了,那个女的对我:“你再这样三更半夜闹我告你扰民你信不?”

我骂她:“臭八婆,你要告就去呗,反正腿长你身上,老子拦不住你,最好现在就公安局门口守着早上来告我,我告诉你,老子不怕!”

这女的就要下来收拾我,我撸起袖子准备和她干一个中年老娘们我会怕你么,一嘴巴子过去你都没地儿哭切。

若雨就拉住我说让我别闹,楼上的那个八婆旁边的男人也拉住她:“好了,多晚了,早点睡吧,你和一个年轻人计较啥。”

那个八婆就骂那男的说他没出息,老婆被人骂了还想着睡觉,我就笑了,然后骂了一句臭八婆,听你男人的睡觉去吧,老子刚睡就被你吵醒了,再闹小心老子告你扰民,说完我就砰一声把门给关了,我不知道那八婆气成啥样了,估计肺都被气炸了吧。

进去后,沈若雨心情不好的:“你看看几点钟了,你干什么去了你和我说。”

我有点晕乎,就一下子靠她身上撒娇:“媳妇,我要亲亲,要亲亲。说完我就一厚嘴唇子给她贴过去。

“亲什么亲,你上哪儿鬼混去了?还喝了这么多酒?好臭啊,离我远点的,快漱口去。”沈若雨故作嫌弃的说,但还是扶着我。

我任性的:“不嘛不嘛,我要亲亲才能走,不给亲亲走不动路了。”

“好吧,服了你。”说完若雨亲了我一口。

“嘿嘿嘿。”我傻笑起来。

若雨疑惑的问我:“老公,你傻笑啥呢?快去洗洗吧,太晚了,该睡觉了。”

“我从兜里拿出张冷给我的钱,我卷在一起,拿给她:“老婆,这是今天我去陪着经理应酬给我的,我知道太晚回来让你担心啦,不过我没有出去鬼混哦,这钱你拿着买只口红买件衣服穿吧,跟着我过这种日子苦了你了,只要能满足你的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实现,我知道现在这可能对你来说不够,你先将就着用吧,等我以后挣大钱给你买最贵的口红,最漂亮的衣服,最精致的戒指项链,带你去最浪漫的地方,带你吃最美味的菜肴,带你玩最有趣的东西。”

沈若雨看着我递过来让她自己买口红的钱感动的:“老公,你……”

话还没说完我就一下子躺沙发上了,若雨苦笑一下,想到筱清欣和她说的那些,她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就去准备热水了。

在我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她靠自己柔弱的身躯把我给背到了**,热水也好了,然后她用帕子打湿热水后拿着帕子帮我擦拭身子,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这时候迷迷糊糊的感觉身子好暖,若雨擦完洗了一下帕子又换水继续帮我擦,然后打洗脚水帮我洗,把我一切弄好后才回到**。

半夜的时候我突然一阵口渴:“水,水,我要喝水。”

我这么一闹着,若雨把提前在床头柜上准备好的一碗水端着送到我嘴边慢慢的喂我喝,我喝完也不闹了,安静的躺着,若雨笑着亲我一口:“真是个孩子呢。”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感觉头痛欲裂,早知道就早点装成喝不下的样子了,不过我这样做估计张冷下次也不会再带我去了。

我揉揉眼睛:“老婆,你想吃啥,我给你做去。”

我说完后若雨没有回答我,我摸了摸床边发现她没在,我一下子吓得跳起来,想起上次和若雨闹的不愉快,她在外面吼了一声我不回去,我昨晚好像回来很晚,她难道生气了?不会……

想到这里我就赶紧跳下床找她,发现阳台没在,我害怕的不行,我正要给她打电话,然后就看见她端着一碗什么东西过来了。

她把碗放下笑着对我:“起来了,我给你做了醒酒汤,这是我第一次做,可能味道不是太好,老公,你不要嫌……唔唔。”

她还没说完我就一下子过去抱住她,狠狠的吻着她,她一愣,然后也跟着回应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