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383章 伤得她很痛很痛

字体:16+-

第383章伤得她很痛很痛

我默默的看着湖自言自语:“心境就如这湖水一样,你若心静,这湖水和鱼就波澜不惊,你若急躁,这湖水就和这些鱼一样,不知道面临什么,惶恐不安。”

紧接着只听见“ci”的一声,是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原来来了一辆法拉利,我看见了她和另外一个大胡子男人,我终于看见了她,这一次不是在QQ空间里也不是梦里,我本以为我们会有一千种见面方式,结果没想到是这一种,原来,原来,我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笑柄……

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女孩儿下了车看着我:“墨冷,我就知道你回遵守我们的约定来找我,所以,我也来了。”

说完她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也一步一步像她走去,我等了今天等了太久,而当我走近的时候,她突然伸出手,我以为她想和我抱一下,我也伸开双臂,没想到却是“啪”的一声,她重重的甩了我一耳光。

我愣着了,旁边的那个大胡子杰克也给愣住了,沈若雨眼里泛着泪光:“你这个骗子!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筱清欣在一起?你说好的等我,你说过,你要在这里努力,等我回这里,我们在一起,一起工作,然后结婚生子,你说的难道都忘了吗?”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沉默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若雨,我没忘,我也很想你,我……

“还骗我?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生吗?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你花一两百一顿麻辣烫就把我带走的小女生吗?”

我们看着对方互相沉默了一会儿,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沈若雨看了一眼秋千:“墨冷,我想**秋千。”

曾经,若雨这么和我说过:“老公,我想**秋千,快点来推我。”

“好好,你抓稳了啊,我推了哦。”

“哈哈,你用点力,我想飞高点。”

“那好,你抓稳了哦。”

“抓稳啦,而且不还有你保护我么?”

“说的也是,但我怕你出啥事,你还是抓紧点吧,我推了哦。”

“嘻嘻,好高呀。”

那时候的我们,上学一起骑着自行车到学校,在食堂把最好的菜夹给对方,放学一起牵着手,然后她抱着我,靠在我后背,我骑着自行车送她回家,那时的我们没有任何烦恼,想着的都是对对方的好。

我苦涩的:“好,你抓稳,我来推你。”

等她抓紧后,然后我就一下一下的推,我俩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秋千不知道是这几年老化的原因还是啥,一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沉默了好久,沈若雨看着我:“墨冷,你变了,变得更成熟了。”

我苦笑一下:“你也变了,变得更美了,我还记得以前你跟着我,我俩在学校我们牵着手跑的时候。”

是啊我们都变了,她不再是我记忆里那个纯洁清澈令我日思夜想为我哭红双眼的女孩儿,我也不是心里只有她一人对她付出我的第一次真心为她打架弄的身上伤痕累累的少年。

沈若雨下来后,看着我:“墨冷,你知道吗?当初在电话里和你提分手的时候,我好难过,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那天我很快挂断了电话,我怕我哭出来被你听见,从那之后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杰克,我置气的:“我怕你未来老公会吃醋。”

沈若雨一愣,随后擦了一把眼泪笑着:“你就这么看我是吗?”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难道不是吗?你给我看那张你和这个外国佬的坐法拉利上是什么意思?”

沈若雨又擦了一把眼泪:“行吧,既然你这么想那只能说我曾经爱错人了,我现在也无话可说。”

说完她就准备上车,我拉住她的手:“等等,既然你带我来了这里,那我也带你去个地方。”

然后杰克拉住沈若雨的手,对我沉声:“很晚了,我要带若雨回去休息了。”

我呵呵一声:“我是和沈若雨说话,你算哪儿瘠薄蹦出来的一根葱?”

杰克听得一脸怒火就要和我动手,我也撸起袖子准备和他干一架,沈若雨挡在我俩中间,然后看着杰克冷声:“今天是我和他的事,你要来就跟着来,不来你就自己回家,你用不着和他打,马上咱们就要结婚了,只要你想让我以后都呆在中国。”

杰克听出了若雨的话外意思,马上咱们就要结婚了,我不想出其他事情,今天要是你和他动手,那这婚不结也罢。

杰克怒视我一眼,然后站在一旁,我也冷冷看了一眼大胡子,然后对沈若雨:“走吧,我带你去那里,过了今晚,咱们之间再无任何关系。”

沈若雨一愣,随即笑了一下点点头说了声好,只有我能清楚知道若雨这一笑有多么心酸,因为我能知道我这句话有多么伤她的心,伤得她很痛很痛。

跑车只有两个座位,若雨上了主驾驶位后,杰克准备上车,我就赶紧一下子抢过去,坐上了副驾驶,然后若雨就开车了。

杰克在原地不爽的骂了一句,随后拦出租车跟上我们。

若雨瞟了一眼我:“工作怎么样?做老板了吧?这身西装穿在你身上真帅。”

我苦笑一下:“小公司不提也罢,若雨,你也越来越漂亮了。”

若雨呵呵一声:“你准备带我去哪儿。”

“我们以前常去吃麻辣烫的那个地方。”若雨一愣,点点头。

我们到了后,我就让她先坐着,我去点,等点好后我就拿着一个碗去帮她打蘸料,好了后拿给她:“不知道你喜欢的还是不是以前和我一起吃那个味道。”

沈若雨点点头:“嗯,一直都是,从前是你帮我打蘸料,现在也是。”

这时候,杰克也来了,喧宾夺主一样的坐在若雨旁边,我也没说啥,等菜上来后,我帮若雨夹了她最喜欢吃的蘑菇,这也是我为什么每次吃麻辣烫都要弄蘑菇的原因,我对她笑着:“你尝尝。”

沈若雨吃了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恩,还是原来那种熟悉的味道,我以为我再也不能和你一起吃了。”我听了心里重重一颤。

杰克也不甘示弱的准备给若雨夹菜,不过我会如他意吗?只要他夹我就赶紧夹过去把他挡着,然后放若雨碗里,他后来学聪明了,等我放进去后他就要放若雨碗里,然后我就一下子把他放若雨碗里的夹着,然后自己吃了,这一下可把杰克气的火冒三丈,我就欠欠儿对他笑着说了一句谢谢啊,若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喝了口茶,杰克一脸尴尬,没有继续发作了。

吃了没一会儿,我就自己起身去了旁边小卖部买了那种小瓶白酒,一瓶23的那种,我付了钱后想了想,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应用,然后拿了两瓶出来。(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