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三百四十六章 和晴晴诉说心事

字体:16+-

第三百四十六章和晴晴诉说心事

我们齐声回答:“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说完上去就是一顿支扒,这小子居然还敢反抗,还敢咬我,我又是一个猴子摘桃过去……

我们闹了一会儿就进去了,进去后莫开心还是忍不住的用眼睛乱瞟,我们就让他消停会儿,等会儿帮他叫个老女人解决下,这小子又准备毒舌了,我们几个直接起身把他围着,这小子才把马上要说出来的话硬生生的咽回去。

杜月点了酒还点了几个小妹,他们一人腿上一个,我没有要觉得嫌脏还对不起欣欣,杜月后喝了一口酒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墨子,今天清欣女神找你去了,话说我借你的钱不是买玫瑰去了么?怎么还放宿舍里?”

我喝了一口酒,苦逼的:“别提了,蓝月亮你今天是把我给害惨了,我忘记带钱了当时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就找上官婉儿借了,谁知道欣欣就发脾气了,让我这几天都被不要找她,不然就和我分手。”

“啊?不会吧?”他们几个都震惊的说。

特别是杜月:“筱清欣这么漂亮,你要是和她分手多亏啊,墨子,你要是信我就不管什么都不能同意和她分!”

我没好气的:“那不是么?傻子才和她分,我是想怎么哄欣欣,她似乎很生气,我从没见她发这么大火,这是她第一次和我说分手,以前都是小吵闹,哄哄就好了,但这次不一样,我既不是情圣也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说真的,我这次心里没底,也没辙了。”

杜月摆摆手:“听我的,到时候我把摩托借你,带她大晚上飚一圈,红绿灯随便乱闯,带她感受凌晨一点十八分穿梭于天堂地狱的临界线,到时候飚完再一顿认错,那个时候哄就成功了一半,再带到酒店里,要是她半推半就的你就表现温柔一点,要是她极力反抗你就来强的,慢慢她就顺从你了,等她感受到快乐的时候,那时候表现你男人的一面她绝对没有什么话了,还乖乖的给你点烟。”

杜月腿上滴那个故意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哎呦,哥哥你真的好坏哦。”杜月摸了那小妹屁股一下,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我摇摇头苦着脸:“不行,蓝月亮,这都是我玩剩下的了,对欣欣可能不会奏效的。”

北辰他们还有那几个小妹一听就忍不住大笑起来,杜月就尴尬了,也不管我了,把钥匙丢给我:“那你自个儿慢慢想去,老子帮你出个主意还这么埋汰。”

我接过钥匙笑着:“哈哈,谢谢月哥,橙子禽兽哭哭你们慢慢玩,我去找晴晴了。”

我这么一说他们几个都不爽了对着我大骂,反正怎么骂着难听怎么来,我则是对着他们幼稚的来了一句反弹之后就马上往晴晴房间跑。

我来到晴晴房间后,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就看见她还在拿着彩带把玫瑰一朵一朵的用心装饰着。

我看着她:“在忙呢?”

她看着我惊喜的:“嗯呢,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笑着:“我才来,这马上就情人节了,我寻思来看看你正好来拿花。”

上官婉儿不爽的:“还好意思说花这个事情,早知道就不借你钱了,现在还发生一筐子事,心累。”

我疑惑的:“咋了?”

上官婉儿没好气的:“今天你的欣欣来找我了,说帮你还钱,搞得我借你钱要害你一样。”

我一愣:“欣欣来找你了?”

上官婉儿点点头:“对啊,看见我在装饰玫瑰就拿着一沓钱给我,她的钱可真好赚,借几千还几万,呵呵。”

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那她有没有说……”

上官婉儿摇摇头:“没说什么别的,就是和我吵了一架。”

我不确定的:“真没了?”

上官婉儿看着我:“那你还想我们发生点什么?”

我摆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唉……”

这次到她问我了,她疑惑的:“怎么了?”

我苦笑:“那丫头就因为我找你借钱买花没和她说这件事要和我闹分手,我就是看她昨晚很晚才睡,想让她多睡会儿,结果就这样了……”

本来我对欣欣都说出来的的话对上官婉儿却是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说不出口,但就是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

上官婉儿不爽的:“所以你就想到我了?你知道我昨晚睡好了?好事轮不到我,一堆破事里面总能有我。”

我喝了一口瓶子里的矿泉水:“不是,我也是忘了找我那几个兄弟,突然一想到你了。”

上官婉儿看着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开心的:“那就是表示你心里有我?”

我沉默了,又喝了一口水,上官婉儿缓缓开口:“那个瓶子是我的,我挨过瓶口……”

我点点头:“我知道啊,这房间只有你一个人,不是你的还能有谁啊。”

上官婉儿好笑的看着我,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是,我忘了,怎么会在乎这个呢。”

我挠挠头:“不是说好不提这个吗?上次我们都喝多了,我也不是故意的,我那个……”

上官婉儿哼了一声,继续系玫瑰,我看着她开口:“好了,不说这个了,说说现在,你有什么办法没,欣欣现在和我闹分手呢。”

上官婉儿点点头:“分了好啊,正好你跟我,以后姐管你吃香的喝辣的,只要你每天伺候好我就行。”

我苦笑:“好了,晴晴你就别开玩笑了,我现在闹心的不得了。”

上官婉儿不爽的:“谁和你开玩笑了,跟着我不行么?我和她比身材相貌根本没多大差距好吧?”

我知道她闹着玩,苦笑:“好了,你那里有什么办法没有?”

她手上动作倒是没停,头也不转的:“没有,不知道,你别问我。”

我挠挠头:“以前你不是说我不懂女生吗?你现在给我唠唠呗。”

上官婉儿笑着:“你一说我还想起来了,以前和你才认识的时候你抠的不行,一杯豆浆还要和我算账。”

我没好气的:“谁让你叫我癞蛤蟆的。”

上官婉儿不爽的:“那你现在不也吃上了?”

我尴尬的:“好了,晴晴你就告诉我吧。”

上官婉儿想了想:“那我可说了啊,但是能不能奏效就看你的了。”

我点点头,但是知道她说的之后我瞬间绝望了,和杜月说的差不了多少,我无奈的心想看来只有靠自己了,给杜月他们打了电话,知道他们还要玩,我就准备回去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