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两百四十三章 安静的美兔子

字体:16+-

第两百四十三章安静的美兔子

筱清欣看着我:“而幼稚的女生呢,她只会让你有时间陪着她简简单单的玩上一天,陪着她晚上看着夜空的星星说一会儿话就很满足了。”

我听了开始沉默了,欣欣她一直都没想过要我答应她什么事,除了结婚,我想这是每个女孩儿心里的梦想吧,穿上圣洁的婚纱,和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然后生子,等老了,想到年轻时经过坎坷终于在一起,说给孙子听,那是多么浪漫的事情。

筱清欣认真的:“傻子,记住,别说一个女生幼稚,等她真正成熟起来的时候你会后悔让她回到当初那个样子,等她过了这个陪你幼稚的年纪,以后,她喜欢的东西会很贵,想去的地方会很远,她没空去奶茶店买上两杯奶茶和她喜欢的男生一起一边喝奶茶一边闲聊,也不会因为某个男生每两天就去故意换一个发型,让他注意自己。”

我笑了一下,想活跃一下气氛:“欣欣,你以前在恒兴的时候每隔三天就换一个发型,是想让我注意你吗?”

筱清欣点点头白了我一眼:“是啊,可是你当时想的只有沈若雨,我换发型你也不问我为什么。”

我尴尬的挠挠鼻子,筱清欣看着我认真的:“傻子,我和你说这么多,我只是想告诉你,我需要的是不会离开我的人,不是因为我的面容身材家势看上我的人,而不是因为我的这些原因故意讨好我的人,我不想因为某些原因牵挂一个人,吃不下饭,不定时睡觉,对生活失去信心,好在我没有,但是,在这之前我就找到了这个人能对我好的人,就是你。”说完筱清欣用一种看着特别温柔舒心的眼神看向我。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把她揽过来用力的抱住她,我用行动告诉她,这个人不会让她失望!

我们就这么抱着继续听课,听了一会儿这丫头开始觉得无聊了,说了一句无聊就掏出手机开始看小说。

我就打趣:“嘿,之前谁说她们的课无聊我们的课有趣的?现在某人怎么又开始觉得无聊了呢?”

筱清欣可爱的吐了一下舌头:“其实,我们的课也不是很无聊的啦,但是我们昨天上了一课,想到那只死在我手上的兔子,我就吓的今天不敢再去上课了。”

我疑惑的:“啥意思?你弄死了一只兔子?”

筱清欣点点头:“就在昨天我们教授说是关于医疗方面的实验一下,请了一个解剖很厉害的人,我估计每个班都有那种教我们解剖的人吧,让我们解剖兔子,一个小组一只兔子,一个班八个组呢,桌子上都是血啊什么的,兔子瞪大一双眼睛看着你,老吓人了,昨天晚上我睡不着正想打电话找你,结果你就来了。”

我笑了笑:“那我挺及时吧?”

筱清欣点点头:“嗯嗯,我们医学系昨天都是教的这一课,有好多兔子要死呢。”

我点点头:“对阿,这么多兔子都上了天堂。”

筱清欣摇摇头:“不是进了天堂,而是进了人肚子里。”

我一听就明白了,难怪昨天莫开心说中午食堂有兔子肉,说是学校终于大方了一次,我想他要是知道了这是学校实验结束后给他吃的,他估计能骂死学校。

筱清欣对我:“对了,傻子,你知道怎么弄死兔子的嘛?”

我想了想:“都说了是解剖,直接一刀下去兔子眼一睁腿一蹬就完了?”

筱清欣摇摇头:“不对哦。”

我又想了想:“哦哦,我知道了,提着它的耳朵撞墙吧?”

筱清欣疑惑的:“撞墙???”

我点点头:“对阿,兔子耳朵长,最容易撞墙。”

筱清欣好笑的:“哎呀,不是啦,是在兔子的耳缘静脉打空气,空气打多了它就会死了。”

“那兔子是不是很难受?

“肯定啦。”

我带着笑意:“那有些是不是还会四处乱跑,像疯狗一样一直乱叫?”

筱清欣想了想:“叫倒是没叫过,就是有些兔子很狂躁,我们这组的兔子很安静,可能是感觉自己要走了,看透世间,准备做一个安静的美兔子。”

我问她:“那你昨天没做噩梦吗?”

筱清欣摇摇头“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做噩梦,但是现在不一定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你抱住我睡觉的缘故,但我知道的是,只要你在,我便安心,你不在,我便忧心。”

我笑着摸了一下她的脸:“那以后你要是做噩梦就找我给我打电话,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筱清欣点点头,一脸幸福的靠在我的怀里:“嗯嗯,以后你一定要每天陪着我,不能离开我!”

我笑着:“好,我以太阳神阿波罗的名义保证!”

这次欣欣没有反驳我了,我俩紧紧的抱在一起,上面讲课的教授说的什么我们早已记不清,有的只是抱住对方互相闻着对方传来的味道。

后来的我在某一天接到了欣欣的电话,她哭着给我说她做噩梦了,给我讲了好多好多事情,但是我看着旁边静静聆听的若雨,还是选择放弃了这个电话,正如,我在和若雨结婚那天放弃她一样……

我们俩甜蜜的在课室说了一会儿情话,等到中午的时候我拿出手机开始开机。

筱清欣看着我的手机:“你看你手机版本都多老了,中午吃完饭我带你买个新的去,我给你买个新的。”

我摇摇头:“不用,欣欣,我觉得我这个挺好的,能打电话发短信就行,我这人不挑剔的。”

筱清欣见我态度坚定也就没有劝我了,故意亮了一下手里的触屏手机:“哎呀,又省了一笔钱呢。”

我笑了笑,开机后就看见手机都要被打爆了,全是短信和电话,这不,又来一个电话。

我接通电话,欠欠儿的:“喂,橙子,你们起床了吗?”

北辰他们的骂声袭来:“墨冷,你大爷。”

“我靠,你踏马的人去哪儿了?”

“放我们出来啊,老子都要饿死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