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两百二十九章 遇见就是缘分

字体:16+-

第两百二十九章遇见就是缘分

上官婉儿这句话把筱清欣弄生气了:“你管我哪儿来的,现在他是我男朋友!”说完就把我的胳膊抱紧了几分。

上官婉儿弄出一副期待的样子:“小墨墨,今天我们再遇见或许就是缘分呐,我们还是同一个大学呢,我觉得我们可以再继续呆在一起,我不会嫌弃你找一个新女朋友的,你背着我做的那些对不起我的事也没关系,我、我的心里还有你,除了你从来没有装下任何人,你们只要分手我会重新接受你!我爱你!”

我和北辰一脸懵逼,筱清欣也愣了一下,随后就一嘴咬我手臂上:“你居然除了沈若雨还有别的女人,你、你这个王八蛋,我,我咬死你!”

我惨叫:“欣欣,我没有,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

筱清欣一点也没信我,嘴咬得更狠了,我手臂上的血都被咬出来了。

我都要被弄火了:“上官婉儿你有病是吧?老子哪儿得罪你了?你要这样?”

上官婉儿不嫌事儿大,一副委屈的样子:“小墨墨,你变了,你当初都叫我婉儿的,还说过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我还记得那天事后你让我吃药,说怕怀上了,我偷偷的扔了没吃,我想和你有一个孩子,虽然我当时还没成年,但是我就想和你在一起,有孩子在医院那天,你扇了我一巴掌,我真的没有生你的气,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我被她深情默默的看着,要不是不知道我小学到初中不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我踏马差点相信了她。

上官婉儿看了一眼都要打人的我:“你让我打胎,现在孩子没了,你就不理我了是吧?我给你发信息你也不回,电话也把我拉黑了,你看看你现在还想捏拳头打我,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告诉我好不好?”

我大骂:“我踏马哪儿有?老子根本不认识你好吧?你就因为刚刚我坑你两块钱和我耿耿于怀是吧?我把刚刚那钱十倍给你,你找个精神病院看看成么?”

上官婉儿抹了一把眼泪:“小墨墨,我到底哪里不够好?是没有这个女的身材好还是没她漂亮?”

我大骂:“你好个屁,你给我闭嘴!”

“墨冷,你上了我,夺了我的身子,让我打掉孩子,现在有了新欢就不要我了,你踏马的畜生,呜呜呜。”说完她就开始假哭。

我被她的演技折服了,说个谎话真是一点也没脸红,一副声泪俱下的样子,后面排队的那些人以为是真的,都对我大骂起来,特别心疼上官婉儿。

筱清欣咬着咬着松开了我开始哭了,没有说话,那眼泪就这么随着眼睛滑过脸颊,静静的看着我。

我慌了,赶紧抱住她:“欣欣,你别听这疯婆娘乱说,我真的没有,我也不认识她。”

筱清欣瞪着我:“不认识你她怎么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不认识她为什么叫你小墨墨这么亲热的外号?不认识她怎么知道沈若雨?”

我被说的语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脑子一下子断网了。

筱清欣依然看着我:“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你说过除了沈若雨你就不会再爱上别人,包括你找沈若雨我总是一次次原谅你,现在又冒出一个你小时候的青梅竹马,你还和她有过孩子,你这个骗子。”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怒视着上官婉儿,我都想对她动手了。

上官婉儿知道玩大了,尴尬的看着这一切,看见我都要杀人的冲动了,低下头没有看我,我推了她一下:“你个疯婆娘,快点解释啊!”

上官婉儿幽怨的看我一眼:“知道啦,你推我干嘛?”

上官婉儿就看着筱清欣:“那个,不好意思,刚刚我是骗你的,我就和你开开玩笑,对不起。”

筱清欣听了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把脸转过去:“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上官婉儿听了尴尬的拿着装早餐的袋子和那个叫芸芸的女孩儿走了,因为今天我心情也不好,把上面放的油条包子豆浆卖完,我就开始收摊,后面的人也散了,我看见一个女孩儿拿着手机看着我刚刚甩油条的那个视频笑个不停。

我气不打一处来:“拍你妈呢拍。”

我这么一说那女孩儿脸都气青了,看着我的背影狠狠跺了一下脚,小声嘀咕:“骂我是吧?看我明天让你红一把。”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就让禽兽和北辰推小推车,我去旁边商店买了一瓶可乐递给筱清欣:“来,欣欣,喝可乐。”

筱清欣不理我,直接把我递给她的可乐丢垃圾桶里了。

我嘴角抽了一下,三块钱啊!这么就丢进垃圾桶了,我心都在滴血,毕竟这事儿我错了,我讨好的:“欣欣,你想喝什么?我给你买去。”

筱清欣淡淡的看我一眼就把头转过去了:“墨冷,从现在开始,每天只有晚上十点到十二点的时候你和我打电话你是我男朋友,其他时间我们只能是朋友。”

我一听就愣了:“不是,欣欣,刚刚上官婉儿不都解释清楚了么?都是她瞎编的,她就一个疯子,她……”

筱清欣瞪着我:“够了。”

我头一次见欣欣发火,以前她都是和我闹,我俩有时谁生气了,就另一方来哄,如果两个都生气,就冷战两天,然后重归于好。

我试探性的抱住她:“欣欣,别闹了,都是上官婉儿的错,都是她……”

筱清欣挣开我:“你能不能别老是把错推给别人,你知道吗?你现在让我很失望,你总是不想想自己犯什么错!”

“我、我、我,犯,犯什么,错了?”

“你自己想想,你要是当初不会心软,那沈若雨她会走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你坚持,那么一定能留下她,因为你的心软,我有了替代她的机会,我出现了,你马上忘记了沈若雨,就像今天,如果你不搭理上官婉儿,那会发生接下来的一切吗?你以为我筱清欣真的离开了你就活不了了是吗?你到处勾搭女生,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追我的男生一大把,官二代,富二代,我想和谁处朋友都行,凭什么我就得在你这么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