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两百零八章 杨树还是红松

字体:16+-

第两百零八章杨树还是红松

第二天我们几个都不想起床,毕竟昨晚玩的太晚了,而且适应了这么久的暑假生活现在是一点劲儿都没有。

杜月打着哈欠:“哥几个去学学不?”

我们几个统一回答:“不去!”

“草,这踏马够懒的。”

这话我们听着就不舒服了,我们直接回骂:“妈的,那你躺下干啥?”

莫开心:“说真的我也觉得你们也太懒了,像我这种有行动力的都请假不去了,不是像你们这样继续懒趴着。”

我们几个瞬间就无语了:“大哥,这是大学,不是你的高中。”

“啊?哈哈,是吗?那继续睡吧。”

秦受牛比的:“你们是真的懒,像哥以前一周五天周一到周五全部请假,周六周日才是我的活动时间。”

北辰看他一眼:“就是,禽兽你可牛比了一周上五天你给全请了。”

“我那叫养生休息懂么?”

我们几个又趴了好久,实在不想耗了,就准备选出一个代表帮我们签到去,所以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了大黄。

想起签到这事儿我们班有个人特机灵帮人签到喊他的时候就捏着嗓子换声音,不过那些老师就算看见你一个人也不会管你的,和高中不一样,你爱学不学,不学就算了,到时候过不了关拿不到大学毕业证你这四年就白混了。

等我们匆匆到了课室的时候,周围一堆人密密麻麻的躺在桌子上睡觉,把我乐得不行,我爸还和我说大学就是一个质的飞跃,你会感受到更多的人才,确实,现在在我面前的都是人才。

小学的时候都是坐的端端正正,中学的时候手放桌子上,高中的时候翘二郎腿上课,现在到了大学,居然变成了睡觉!

最主要的是老师还不管你,要是以前我得乐开花,毕竟班主任管就算了,小魔女还经常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现在到了这儿我确想好好学习了,毕竟只有我学到了东西才不会白白浪费钱,以后就凭大学毕业证也好找个工作,反正照北辰的话来说他就是混个文凭的,以后吹牛说自己是大学生得多有面儿啊。

我们上了几节电脑课后就全部出去休息了,我们正在聊天呢,莫开心就激动的跑过来找我们去看热闹,说晚了就看不上了。

我们几个一听就跟着他跑,到了那个地方后,就看见两个人在那里骂欣欣她们寝室那个女孩儿,骂的很难听,什么勾引人男朋友什么的,然后就上去脱她衣服,我简直就给服了,这大学咋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呢?

这个女孩儿弱弱的,连反抗的本事都没有,衣服擦的一下就被撕破了,一个女的大骂:“还穿白丝袜,穿的这么骚,就是出去勾引男人的吧?贱货!你不是这么喜欢卖骚吗?看我把你衣服扯下来,我让你犯贱!”然后又去脱那女生的衣服。

旁边的莫开心还把手机掏出来拍照,我大骂一句禽兽不如啊,说完就上去保护刚刚那个女孩儿,秦受在旁边疑惑的:“墨子,你叫我干啥?”

等我把她们拉开,筱清欣也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那个女孩儿身上问她怎么样了。

女孩儿弱弱的:“没事了,谢谢你们。”

杜月就想替这个女孩儿抱不平,就上去和那俩女的理论,发现说不过她们就开始一个劲儿的骂,杜月只会cnm,cnm的骂,不管那俩女的说什么他都重复这一句,有时候缓口气来劲儿了就接着骂。

我也过去骂那俩女的罗圈腿,咪咪一个大一个小啥的,我们几个根本不像是大学生,就跟地痞流氓没啥区别。

那个女的被我说她是罗圈腿气的胸口上下起伏,我们就趁着机会眼睛一直盯着,那女的狠狠的看我们一眼:“你们今天是不是要帮定她了?”说完就看着那个女孩儿。

我们点点头,然后那俩女的狠狠看我们一眼,对我们拍拍手掌:“你们,干得漂亮!”说完就走了。

我和北辰后面欠欠儿的:“漂亮就漂亮呗,不服你来找我们啊,我们寝室207,记得来的时候换男装,不然一堆人盯着你俩看。”

我们说完就走了过去,杜月和欣欣还在安慰她,我们就问她有事没有。

那女孩儿摇摇头谢谢我们就披着欣欣的衣服回寝室换衣服了。

我们见事情解决了没劲儿就一起出去吃饭了,我一个人带着女朋友那种感觉是真的爽,我一直给她菜,她一直给我肉,叶小沫和北辰还有杜月他们看见就让我别秀了,再秀都能吐血了。

我说正好到时候很多人没有配血成功你们直接去献血就行了。

我们笑着聊天,等下午回去继续上课的时候,不知道天气太热还是啥原因,那个教授就没有和我们讲计算机方面的知识,和我们准备谈谈心。

一听他这么说好多人都走了觉得没意思,我们几个也没啥兴趣,但是反正无聊听听也好打发时间,就坐着听他讲。

教授打开一个PPT,然后对我们:“如果给你们一把斧子,让你们上山砍树,一颗粗一棵细,你们砍那棵?

我们回答:“肯定砍粗的啊,粗的肯定比细的管用啊。”

教授笑了一下:“粗的是杨树和细的是红松,你们砍哪科?

我们想都没想就:“肯定砍红松啊,杨树不值钱。”

“那如果杨树是笔直的,红松歪歪扭扭的你们砍那棵?”

我们想了一下:“杨树啊,红松歪歪扭扭的能干啥?”

我们看着教授的表情变了,知道他肯定又要出题刁难我们了,果然,他笑了一下:“杨树虽然笔直,但年头太久了,中间已经空了,你们砍那颗?”

我们想了想:“那还是砍红松吧,杨树中间空了更没用。”

“可是红松虽然中间没有空,但是歪扭的太厉害了,你们砍那颗。”

我们有点不耐烦了:“砍杨树,红松难砍那肯定挑简单的砍啊。”

教授又问:“可是杨树之上有个鸟巢,几只幼鸟正躲在巢中,你会砍哪一棵?”(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