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七十九章 看望任子鹏

字体:16+-

第七十九章看望任子鹏

沈若雨她们几个女生先回到了班级,我和云杰还有北辰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兄弟们,咱们今天去找李豹把这事儿了了,我不能再忍着了。”

“但是,咱们人手不够啊,怎么弄?”云杰问。

“我觉得,要不就我们三个去弄他,拿个麻袋把他绑了,然后找个地方把他弄了。”

“我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妥,如果李豹身边跟着几个人,我们就不好下手了,而且我们再找人手来弄他,万一事情败露了咋办?我们这边没有信得过的人。”北辰想了想说。

“靠,白天我今天一定要帮他报仇,你们不想来就算了,我一个人去,大不了去监狱陪白天就是”我这时的火气都盖过了理智

“墨子,你别急,不是不帮白天报仇,而是现在时间不成熟,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大一件事,李豹不可能没有防备,我们对他下手肯定会引起怀疑,至少得等这件事过了再说。”

“但是我心里就是气啊。”我苦恼的说。

“你要冷静,懂么?一个成熟的男人要学会思考,你这样只顾盲目报仇,和打游戏送人头有什么区别?”

“可我还是一个男孩子”

“墨子,你就听橙子的吧,这事儿还真得看时机,到时候你被那狗比阴了咋整”

“草,那过几天再说吧,咱们去医院看看任子鹏。”我想了想北辰说的在理。

因为我们的高中是半封闭式的,只有下午才能放学出去,中午只能呆在学校,看着保卫科的人都在那边喝茶,我们几个就翻墙出去,打了个出租车就去了本市最好的医院,我们问了任子鹏的房间号就敲了敲门。

“是我,墨冷,还有我的兄弟云杰和北辰。”

“哦哦,请进。”话音刚落,月曦就打开了房门。

“咦,曦姐也在啊”我打了个招呼。

“嗯,为啥你们?”月曦肯定很疑惑为什么我们几个逃出来还没受什么伤。

“唉,一言难尽。”然后我长话短说,把后面发生的经过说了出来。

“这么说,张清已经死了?”旁边床的何毅飞问。

“嗯,但是张狂很快就会接手五中联合李豹又是一场新的争斗。”北辰说。

“无妨,五中没了张清张狂这个小人物根本聚集不了多少力量,就算他联合李豹也没啥。”月曦说。

“月曦姐,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

“没事,反正我也早就想收拾一下他们了,飞哥不知道能不能再帮我们一次?”月曦对何毅飞笑着说。

“小问题,只要你开心再打几次都行。”何毅飞豪放不羁的笑了笑说。

旁边的任子鹏看见这一幕心里有些不快,我就对任子鹏使了一下眼神。

“曦姐,我现在就可以,咱们马上召集人手去干李豹他们。”任子鹏说完就要拔手上的针。

任子鹏显然没懂我的意思,我是让他赶快把那副表情收起来,没想到这货以为我在鼓励他。

“我也可以,月曦,你等等我马上召集人手办出院手续。”何毅飞马上接腔道。

“行了你们,给我消停一会儿吧,身上的伤都没有好,打毛啊”

何毅飞和任子鹏瞬间闭嘴,看到这个画面我忍住了笑,心里却笑个不停。

我们又在这聊了一会儿,就顺手拿走一个苹果走出医院。

“我们两手空着去看任子鹏还拿了一个苹果出来是不是脸皮有点厚啊?”我啃了一口苹果说。

“呃,好像是,我们拿苹果的时候任子鹏还对我们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北辰也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说。

“反正在学校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个苹果而已,刚刚我还想顺手拿走一根香蕉呢。”云杰说。

我和北辰满脸黑线的看着云杰,这家伙真是跟着我和白天玩久了,脸皮越学越厚了。

我们很快就回到了学校,拿一块砖垫着,两手一撑就翻了进去。

“老公,你去哪了?今天班主任中午来没看见你,让你和北辰去他办公室呢。”

“我去医院看一个同学了,耽误了一些时间。”我说道。

“哦哦”沈若雨呆萌的眨了眨眼睛。

“好了,你先睡一会儿吧,现在午休还没过呢。”

“好”沈若雨听话的趴在桌子上。

然后我就和北辰来到班主任的门口,准备接受“爱的教育”

“笃笃笃”我礼貌的敲了敲门。

“郝老师,您找我们?”毕竟等会要整我们了,现在肯定得好好说话。

“墨冷,你胆子挺大啊,说你跑哪里去了?”班主任盯着我俩生气的说道。

“啊?我去厕所了,肚子疼上大号呢。”

“呵呵,上半个小时的厕所?”

“我还去校医那里开药了呢,就是多耽误了一会儿。”

“忽悠,接着忽悠,你是不是觉得老师年纪大了特好骗?”班主任一张脸都黑了。

“没有,老师,我们真的去上厕所了,在厕所我和北辰聊天一不小心聊太久了。”

“你也肚子疼?”班主任看着北辰说。

“嗯,我们上完厕所就出来了。”北辰点点头。

“还装是不?是不是要我把你们还有4班的云杰翻墙的证据拿给你们看看才会说实话?”

听到这里我和北辰面面相觑,难道墙那边有监控?早知道该先检查一下。

“你说不说?说不说?”这时我们听到这个声音就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

只见云杰被他们班的班主任揪着耳朵,但是不得不说云杰的班主任还真是一个美女,魅惑的面容,一双狐狸眼,妖娆的身段,整个一个狐狸精。

“老师,我真的没有,你这样揪着我耳朵很疼啊!”云杰说道。

“谁叫你犯事儿的,翻墙很厉害还是咋的?”

“老师,我真没这么想,我自己现在也觉得很难受。”云杰看了一眼耳朵上的手说道。

“你以为老师就不难受么,你这么高一个,老师幸亏穿的高跟鞋,不然还要垫着脚来揪你耳朵。”她们班主任气呼呼的说。(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