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逝去的青春

第七十五章 吸进肺里的感觉

字体:16+-

第七十五章吸进肺里的感觉

“想好了吗?你这一退就永远没有机会了。”旭阳喝了一口红酒说道。

“想好了。”白天已经进了号子里,档案上已经留下了黑点,以后只有混黑了,云杰喜欢混,而且实力强,以后也会跟着旭阳,北辰有头脑,但不适应生意那些方面,也只能混黑,而我各方面都不适合混黑,或许我这辈子也只能做个市井小民平凡一生吧,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

“那行,你自己来还是我叫人动手?”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

说完,我从旭阳手里接过打火机,把每一根烟点着放在桌子边缘拿两个杯子卡着,预防掉下去,旭阳叫了两个小弟进来观看这一幕。

很快就把烟都点完了,旭阳也觉得不是太忍心吧,就拿走了1根叼嘴上,那两个小弟也各自拿了一根,而我右手拿起了剩下十七根烟猛然往自己手臂上弄去。

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身体忍不住的发抖,那两个小弟按住了我的身体,不过人都是肉做的,很快我就被烫的血肉模糊,只听得见烟头在血肉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没有多久,十几根烟也就因为燃烧而短了好大一截,成烟屁股了。

“好了,松开他吧。”两个小弟放开了我,旭阳走过来把烟屁股都甩在了地上。

而我因为疼痛头上布满了汗珠,虽然没多大一会儿,但是手臂上确实密密麻麻的烟疤,看着我的手臂我自己都感觉触目惊心。

“行了,你走吧,以后别说你是跟过我旭阳的,这张卡里有5w,以后咱俩就从没认识过。”

“阳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虽然我穷,但不需要你的钱,后会无期。”我只感觉特别憋屈,不仅没有帮帮白天一把,自己还受了伤。

然后在我给叶子姐打了一次招呼就准备出门了,叶子看见我手臂上的伤疤显然明白了什么,但是她什么也没说给我点了点头,这不怪她,我们俩毕竟认识时间短,她是旭阳那边的人,能理我已经尽了情义了,然后我就被两个小弟扔出了邪阳酒吧。

“这小子干了什么啊?被邪阳酒吧里的人给扔了出来”

“不知道,看这样子就不是啥好人”

“走走走,咱们离他远点”

一些路过的年轻人说道,只有一个捡瓶子的老婆婆过来搀扶我。

“小伙子,你没事儿吧?”

“没事,谢谢婆婆。”

“小伙子,这种场所你可不能再来了,今天是被扔出来,万一以后就是被打或者被砍。”

“知道了,谢谢婆婆,这大太阳的您怎么一个人出来捡瓶子呢?你儿女呢?”

“唉,我儿子就是被那些混混杀的,老伴走了,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我要不干点什么,就只能饿着等死了,不说了,小伙子你一定要记住婆婆的话,我走了。”说完这个婆婆就离开了我的视线。

听到这句话我挺有感触的,这个婆婆儿子不孝啊,就留下了她一个人每天捡瓶子度日,反思了一下,我不也这样么,我爸辛辛苦苦供我上学,天天在工地累死累活,我不好好读书就算了,还净给他惹麻烦,想到这里我真想给自己一耳光把自己抽醒。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臭小子,你还知道接电话呢,我给你打好几个电话过去一直关机,你现在在哪儿?”

“哦哦,我同学过生日呢,昨天玩得太晚就忘记给你回电话了,我现在在外面呢。”

“那你自己回家把饭热热吧,我这几天要加班就在工地这边睡了,你记得弄着吃。”

“知道了,爸你注意点身体。”我突然感觉鼻子有点酸。

“你照顾好自己身体就行,你爸我身子骨硬朗着呢,先挂了,电话费贵。”

挂了电话,我才发现手臂更加疼痛了,就去一个商店买了一包烟,听说这玩意能分担人的痛苦,不管是疼痛还是心理上的伤痛都能解决,而且旭阳说我这么大还不会,挺丢人的。

我自己都觉得挺可笑的,明明是烟给我带来这种伤痛,然而我还是继续使用它。

“呼。”我把烟点燃,一口吸入嘴中,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吸烟,所以直接给呛着了。

大家都知道抽烟分两种,一种是甩烟也称假烟,就是将烟雾吸到口腔再吐出来,对牙齿不好,浪费其他也没什么了。

而第二种吸入肺里的才是真正的抽烟,对肺部气管有很大的损害,严重影响健康。

“靠,这他妈什么玩意。”我练吸了好几口结果都是越来越呛,咳嗽个不停,我举起烟盒就想扔出去,但想了想花了我整整七元大洋,没舍得把手里的长白山扔出去,又把它装回了兜里。

白天还在里面呆着,除了旭阳我真的没有办法把他捞出来,而且旭阳也不会帮我,我已经尽力了,实在没有办法,而我已经不想混了,今天就把一切事情解决完。

我去菜市里买了一些菜和排骨还带了几瓶回到家里,给若雨她们还有云杰和北辰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我家里吃顿饭,若雨接了电话挺开心的说很快就会和叶小沫她们一起来。

“咚咚咚”传来一阵强烈的敲门声。

“我草,谁啊?”正在炖排骨汤的我马上放下汤勺气愤的说。

“咚咚咚”门外没有说话又是一阵强烈的敲门声。

“靠,老子今天不弄死你们这些小子。”我从旁边拿了一把扫把恶狠狠的走过去开门。

我们村有些小孩子特讨人嫌,经常几个小孩来敲门,敲完就马上跑。

“嘿”我打开门云杰剁了一下脚吓我,突如其来的一声把我吓的坐到了地上。

而云杰北辰和若雨她们看见我穿着一个围裙,左手扫把坐在地上的样子把她们给逗的不行,传来一阵无情的嘲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