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结局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结局

两人禀退所有侍从,就白锦所知道的事情讲了差不多整整两天。

外面的侍从感触最深,因为她们战战兢兢的过了两天,其间不时的听到她们那个端庄的女帝爆出一声……

“真是太混账!魔界什么时候把祸害乱放了?这女的长那么丑,居然还是靠夺舍抢来的面孔?”

“母亲大人息怒,都已经过去了……”他们帝姬在一旁温婉的劝导。

“什么叫过去了?我要找寒萧问问,他们魔界到底有没有这号人物,要是有的话,一定要弄死她!”

“不要冲动,母亲大人……”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下午与上午相较就显得矛盾了,她们家女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孩子,你咋就那么傻呢?不喜欢了,伤心了,你就回来呀,你干嘛把自己关起来呢?幻术修炼到顶峰,成功突破到九尾,难道就是你这么用的?用来对付自己?”

里面一阵沉默,想来她们的帝姬应该是无言以对。

过了许久,里面那个不咸不淡的声音才响起来,她仿佛已经看过万山红遍,岁月变迁。

那饱经风霜的叹息,那沉静宁和的话语都证明了她的成长。

“母亲大人错了,女儿之前平淡无味的过了两千年,不知什么是爱,也不知什么是恨。我不知这次是有意的安排,还是命运的巧合,但我还是感谢这次机会。”

白斓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眼神迷离,却又透出灵动和智慧的光芒,她想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她拉着白斓的手坚定道:“或许真的到了人间,女儿却不会这么幸运,能够回来。”

白斓一把捂住她的嘴,啐道:“怎么说话呢?你这孩子净捡些不好听的说!”

白锦却笑着拉开她的手,她很享受这种温暖。不像这么多年来,母亲高高在上,有空的时间都一个人待在紫幕宫。

那时候她不知道母亲为什么那么冷淡,为什么不像灵兮仙子的娘亲一样,对她那么宠爱,那么好。

现在她明白了,那是有一个足以占据她所有思想的人,在她脑子里生根发芽,让她想不了多的人,这——还包括自己。

“好了,女儿不说了,想出去走走,母亲大人累了,休息一下吧。”

她扶着白斓躺下,随手掐了一个飘香诀。淡淡的香气袭来,她看着白斓沉沉的闭上了眼睛,这才笑了笑,缓缓离开。

突破九尾,她之前答应过母亲,会继承女帝之位,让母亲可以自由的出去云游四海。母亲没提,她也知道这一天近了。

之前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实在是整理不了自己的心情,更没法好好的打理青丘,希望母亲能够给自己多一点的时间吧。

“参见殿下!”

“平身吧,她累了,不要打扰她。”

她指了指屋里熟睡的母亲,对她们吩咐道。

“奴婢们明白。”

白锦点了点头,便缓缓向前走去。

懂事的侍女立刻上前行了个礼,询问道:“殿下可需要随侍?”

白锦摆了摆手,道:“不用了,下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侍女笑着点了点头,道了声:是,便离开了。

一路胡乱走来,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流香阁。

她缓缓坐下来,靠在桃花树下浅眠。与那天相比,同样的花雨漫天,同样的桃花树下,可是却再也没有那人了。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任花瓣掉落在身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如同穿了一件粉色的衣裳。发丝散落脸上,点缀许许桃花,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煞是好看。

忽而听了一声轻响,白锦促然起身,散落一地桃花。

她快速的出现在发生声响的地方,却看见,远远的桃花树下站了一个人,那身影分外熟悉。

他着一身紫色绣金丝绘神龙图,五个爪子在身前张牙舞爪,极是威武。而身形俊秀挺拔,风骨清冷,风采不凡。

一个白玉冠将墨色的长发束于头顶,两道弯眉斜飞入鬓,桃花眼中盈盈含笑,就连微弯的嘴角都都好像盛开了桃花。

在缓缓滑落的花瓣中,他就那么笑着看她,仿佛将世间所有的宠爱都倾注在她身上。阳光温热,岁月静好,在这瞬间,白锦都以为他回来了。

她轻移步上前,在漫天的粉色中盈盈下拜,柔声道:“晚辈青丘白锦,见过尊主,不知尊主驾临,有失远迎。”

他急忙上前扶起她,有些诧异于她的动作,而她却轻退两步,隔开了两人之间的近距离。

“小锦,你我之间何曾这么生疏?”他有些受伤的看着她,不明就里。

而白锦更诧异的看着他,恍然才激动的说道:“你不是尊主,你是君离!凤君离对吗?你回来了对吗?”

君离不知白锦何出此言,但是她能认出他来,他已经很开心了。

他道:“小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说?但是我很开心尊主能赐我重生,允许我单独的存在。”

“你说什么?”她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对了,她想起来了。在聚魂灯中,父亲曾说,要用自己毕生的修为换君离归来,如今君离回来了,那么就证明父亲……

结果让他不敢想象,君离回来她当然万般开心,可是也不能那父亲的性命作代价呀。

“尊主!尊主!”白锦看向四周,她指若莲花,如琉璃般璀璨,一阵法诀后却没有任何人出现,而她却感觉尊主就在附近。

她心中一怔,好像还不止一个人,她的功力提高到了一个全新台阶。可就目前看来,尊主的功力决不亚于自己,所以自己只能感应到他,不能让他显形。

两个人……还有一个人是谁呢?

“尊主!我知道您在这儿,白锦有疑惑,还请您出来一见!”

她冲四周大喊,奈何却没有任何动静。

君离不知发生了何事,但隐约觉得白锦如此着急必然非同小可,于是也跟着道:“尊主,你既然已经来了,为何不现身呢?”

话刚说完,白锦便听见自己右后方的一颗桃花树上传来凉凉的声音,似有些嬉闹。“我怕下来挨打,都不敢了。”

话音刚落,那个眼中之意深不见底的男子徐步而出,像是从另一个世界跨越时空之门而来,神秘而危险。

他一袭月白的长袍,与之前一样,穿得随意且慵懒。明明是同一个颜色的衣服,君离之前穿来就不如他这般,白锦看了一旁一脸维护自己的君离,觉得心里暖暖。

他嬉笑道:“不知小锦儿找我这么急,要是早知道,我就早点出来了。”

君离似是有些看不惯他那个样子,有些指责的说道:“尊主说话勿太随意,这毕竟不是神界。”

神君似乎有些委屈,道:“你我才是同根,为何胳膊肘总往外拐。”

君离还未说话,白锦便等不及的问道:“敢问尊主将我父亲如何了?”

神君笑笑,道:“世上难有两全之法,这自然是等价交换。”

白锦气极,心念一动,正准备动手,不料神君又淡淡道:“不过有人愿费力保他,他自然无虞。”

白锦顿住,道:“尊主此言何意?那我父亲现在何处?又是谁帮了白锦?”

她隐隐知道暗中还有一个人尚未出来,不过神君已然现身,倒也不妨事。

神君并未说话,只是轻弹了一下指尖,空中便幻化出一个画面。

锦绣宫中,母亲躺在紫檀雕花木的大**睡得正香,一只雪色的狐狸卧在一旁,眼中笑意深深。

神君道:“一切都圆满了,给你父亲重新换了个躯壳,这唯一的遗憾便是,他永远不能修得人形。”

白锦明白,若得人形,必然会被人发现这瞒天之法,到时候魔界恐怕……

白锦有些歉意的对着神君行了一个礼,面上毕恭毕敬,她道:“晚辈鲁莽,不识尊主好意,在此谢罪了。”

神君倒也没有客气,他道:“你确实该谢罪,不过不该对着我,那个人,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他意有所指的说着,不过却没有说明是谁。

白锦已然明白他的隐晦之意,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抬眼看神君笑容浅浅,神色恭敬。

他又看向君离,对白锦道:“我将他从我的神识中分离,以后他就是独立的存在了,我封他为神尊,在神界仅次于我的存在。他是最有天赋的,在我的主宰下形成了自己的意识,以后的修为也会突飞猛进,所以无论在哪方面都还是配得上你的。这样你也不用担心那些有心人会说什么,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他有些欣慰的看着两人,不知怎滴突然恍了一下神,回过神后笑笑道:“恭喜两位了,到时候九重天上又会热闹一番了。”

白锦也淡淡笑道:“借尊主吉言,青丘愿与神界一起,共同维持六界平衡。”

神君看了一眼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笑道:“小锦儿这话,我信!好了,这就不打扰二位了,我带着那个不敢露面拖油瓶走了。”

两人也笑笑,齐齐拱手行礼道:“恭送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