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织梦 (修改版)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织梦 (修改版)

当天,白锦还住在明月阁,黄昏时刻,却有一个不速之客到了。

来人自称是四川唐门的唐遥,来这里是求云仙阁主一件事情,愿意以唐门的毒门秘籍相赠,只为求一场美梦。

白锦本以为真的会是什么重要之事,没想到对方所求,真的不过只是一场梦。

唐遥来的时候满身戾气,仿佛灭世的魔神一般,眼中的愤怒和痛意让白锦都为之动容。

暗处一女子的声音冷漠无常,她勾唇一笑,道:“主人,你的灯可又亮了。”

宽大的广袖中伸出一只美轮美奂的手,伸手触摸胸口的那个碧玉,隐隐发烫,并有莹莹绿光渗出。

他将那玉佩缓缓拿出,翠绿色的光映在手心,衬的那只手更加莹润如玉,精美绝伦。

那女子痴痴的看着,竟入了迷。那男子瞪了她一眼,眼中有浓浓的杀气。

这时女子才如梦初醒,恭敬的低着头,埋藏眼中那不甘的念头。

半年前,主人从对手手中救下她,从此她便发誓誓死追随。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凌空而立的男子,如同九天之上的仙人,自己仰望着他,看来是那么的卑微如尘。

从那一刻开始,她便不可自拔的迷恋上他。迷恋他绝世的容颜,迷恋他无双的气质,迷恋他举世的才能。

当她想着,只要自己努力,总有一天自己能够靠近他,能够与他并肩而立。

可是他成立了玄教,网罗了不少能人异士为他卖命。从她接到任务的那一刻起,她那华丽的梦,碎了。

主人说,他想要救一个姑娘,那姑娘是他挚爱。他说燕宁,你可愿意助我完成心愿?

燕宁是他为自己起的名字,他说燕子是飞行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飞鸟,顾名思义,他希望自己也能如同燕子一般。而宁呢?不过却是在提醒她心中因做到宁静无尘,切莫动一丝不该有的念头。

原来主人是早就看出来了,亏她还以为藏的不浅。她答应绝不再犯此错误,却抵挡不住爱他的心,她想留下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值得他挂记在心中?

之后她便和其他人一起,帮主人办事,杀人放火,只要能做的他们都做了。

有一天,她看到眼前天人一般的男子突然对云仙阁的阁主出神,眼中还涌出复杂难辨的神情。

她想着,原来主人并不是真的那么深爱那位姑娘啊!这不,转眼便对其他的女孩儿上了心,原来主人你啊,也同这世间所有的男子无异。

她想这样或许也是一件好事,这样他就不会老是记挂着那位姑娘了,说不定有一天他也会注意到自己。哪怕只有一刻,她也知足了。

为了那一刻的到来,她一直都压抑着心中的爱恋,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白锦,却不敢阻拦。

正陷入自己的沉思当中,身旁那无双的男子却低低的呢喃了一声:“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一丝一毫,哪怕只是梦中。”

像一盆冷水,将她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虽然她不动主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她还是听懂了,即使主人想要救自己挚爱,可他仍然不想伤害白锦。

她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他一眼,那忧郁的面庞依然那么让自己心动。可是主人啊,你不想伤害她,却一点都不怕伤害我吗?我站在离你那么近的地方,你却一点都看不到吗?

“主人,明月阁来了一个男人,四川唐门中人,想来那人的魂魄应该也符合聚魂灯的要求。”

她面无表情的说道,尽量让自己不要有一丝情绪。

主人啊主人,你不想伤害她又如何,奈何这世间之事不能两全,即使心痛也没有办法。

思及此,她心中不由得涌上一股快感。自己一直都尝着切肤之痛,可主人又何尝不是,原来她不是没有与他相同的地方,她痛也有他一起痛。

可老天就是喜欢捉弄人,为什么要让两个人痛苦呢?为什么主人就不能爱上她呢?

她眼中涌出浓浓的不甘,却因低着头而没让人发现。

“燕宁,想办法打听一下,这人究竟是为何而来,伺机而动。”

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原来的冷然,再也不见刚刚丝毫忧郁,想来他也应该是想通了。

“燕宁明白。”她低眉顺眼的说着,尽量不再让他反感自己。

“行事需谨慎隐秘,不可让人抓住了把柄,否则……”

他朝自己看来,如两道剧烈的飓风,将她那颗心撕碎席卷而走,不留一丝残渣。

她愈发恭敬的低着头,道了声:“燕宁明白。”

“你最近愈发的胆大,最好是要明白,不然你知道那些自作聪明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

犀利的目光如两道冰凌朝自己刺来,她伤的体无完肤,却依然还要假装冷静。

“燕宁……明白!燕宁不会擅自行动,更不会违背主人的意思。”

恍然抬头,看着那人依旧冰冷的眼神,她不由得一抖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燕宁曾越举过,但请主人相信燕宁,以后燕宁不会做惹主人不高兴的事情,请主人放心。”

她跪倒在他的脚下,不停地磕头,额头有清晰的疼痛传来,那人没有喊停,她只能一直磕下去。

抬头的时候,额头有鲜血顺着眉心滑落,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

“算了,下去吧。”

最后那人还是冷冷的说了声,眼中全是厌恶。

“是,主人,燕宁告退!”

走了许久,她回头望去,那人现在远山高处。犹如天山雪莲,开在云山之巅最美丽的花。

那人是她遥不可及不可触摸的,但是她还就偏偏想去触摸一下,哪怕最后是粉身碎骨,亦不后悔。

眼中满是坚定的神色,最后她勾唇一笑,斜长的杏眼中爬满了狠毒,她得意一笑,最后扬长而去。

“听说你要找我?”白锦端坐在厅堂,淡淡的问道。

来人将手中之剑搁在桌子上,无力的坐了下来。暴戾的性子突然收敛,变得清朗,仿佛刚刚那人不是他。

白锦暗叹此人真会控制情绪,变脸速度极快,不愧是唐门中人。

“阁主。”他恭敬的行了一个礼,一张清秀的面上全是敬重。

“在下唐遥,目前唐门唯一的执权者,愿意以唐门的毒门秘籍换取阁主织就的美梦。”

白锦没有说话,只是蜷着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敲击桌面,一下一下,声声清脆。

唐遥暗自感叹此人气场强大,不愧为云仙阁的阁主,即使身为女人也不让须眉。

她不发话,这让一向冷静自持的他竟然有些忐忑,不知道这阁主到底是同意还是没同意。

换成其他人,他可以强行让人办事。可是眼前这人,不仅不敢强来,连这个想法好像都不敢有。

他低眉继续说道:“阁主被称作沉香仙子,自然唐门的秘籍你不会放在眼里,不过唐遥也是孤注一掷,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找阁主的。”

他说得凄凉,一张清秀的脸上全是痛苦,大大的眼中已有点点泪珠。这样子与他那大男人的气场也太不符合了,白锦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不过换个角度想来呢,这人并不死脑筋,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点他倒是做得非常好。

她抿唇一笑,不过隔着面纱,倒是什么也看不到。

清冷却带着别样慵懒的声音传来,他才敢抬头去看那个如同神祗一般存在的人。

“织梦一说已成为传说中的能力,你何以知道我也会?更何况织梦需要强大的幻术,你就这么相信我可以让你做一场美梦?”

他怔了一下,没想到她既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在下的妻子曾是这大夜幻术最为强大之人,我一直都是这么以为的,可是她死的时候却告诉我,她其实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并不会消散。她说只要我请人帮忙做一场美梦,她会与我在梦中相遇,那样我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陷入回忆中的他眼中有憧憬,有痛苦,也有幸福。

白锦再次笑了笑,既唯美又凄凉的结局。

“所以你就来请我了?”

“传闻云仙阁主能帮人达成心愿,所以在下就冒昧前来了。”

白锦沉默了片刻,唐遥心中很是着急,却又不敢催促。

白锦继续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桌面,面上沉静如水,一双好看的眸中古井无波,任谁也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

半晌,她才开口说道:“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至于那个秘籍你事成之后拿给我就行了,虽说不是什么特别的宝贝,不过不要白不要。”

最后一句她说得很低,唐遥听到了,面上一抽,不过却只能装作没听到一样不动声色。

“唐遥谢过阁主。”

他恭敬的拱了拱手,却发现白锦冲他摇了摇头,不由得问道:“阁主为何摇头?”

白锦道:“唐门主你要明白,这入梦之人耗的可是精神力,说明白点就是三魂七魄亏损的问题。你可得想明白了,如果以后出来你变成白痴了,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唐遥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不论有怎样的问题,在唐遥眼中,只要能与阿紫相见,一切都不是问题。”

白锦摇了摇头,这人执念这么重啊!继续说道:“精神力的时间根据个人的情况而定,唐门主的精神力比较强,能够支撑半年时间,期间你的身体我们会让人专门养着。不过半年之类,你得自己从梦中退出来,否则你就会死去。”

“半年……”他呢喃了一声,又坚定道:“够了,阁主不必为我担心,如果唐遥自甘坠落梦中,也怪不得阁主。”

白锦轻叹了一口气,道:“那好吧,我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