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八十三章 他走了

第八十三章 他走了

“夜?”她轻轻地呼唤一声,期望有人会回答。

“……”可是没有,只有沙沙的落叶声,除了这个,其他的她什么也没有听见。

“夜……”她又轻轻地唤了一声,清冷的秋风吹过,只余下一阵寒意。

她静静地等着,好像下一秒就有人回答她似的。

可是没有……

再也没有了……

她惊恐的放开手,秦夜跌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她知道,他真的走了……

以后再也没有秦夜这个人的存在了……

那个一直烦她的人,在失落时关心她的人再也没有了……

他走了,和着这些残花枯叶一起走了……

汹涌流淌的泪水仿佛也随时间在这一刻凝固,她缓缓地站起来。

那些杀他们的人,都该死!她要报仇,要杀了那些人!

嗖……一声利箭划过,啪的一声刺入**……

白锦瞪大了眼睛看着出箭的地方,那张熟悉的容颜在她脑海里无限放大,放大……

直到变成刻苦铭心恨意,她恨恨地看着他,目眦欲裂。

她看着自己胸前的白锦逐渐变黑,身上的肉也渐渐被腐蚀,变成触目惊心的黑色。

“不!不……这怎么可能!”她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

她的身体是仙体,一般的弓箭和药物都不能让她致命,为什么……

凤君离接下来的话告诉了她答案,他笑的很开心,很开心,仿佛除掉了一块多年的心病。

寒音楼应该也算是他的心病了吧,只是苦于没有一网打尽的方法,如今悉数都被他杀掉,他当然开心。

他说:“皇后说你这妖女要用特殊的方法才能杀死,果然如此!这毒的确不同凡响!哈哈哈哈……”

“这都是陛下英明!”林月夕在一旁附和道,妖娆妩媚的倚在凤君离的身旁,眼中依旧是挑衅。

“你们都给我去死!”阴寒带着诅咒的声音从地狱传来,撕心裂肺的与无助回荡在天地之间。

所有大燕子民皆看着这一幕,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见证了这毁灭大燕的过程。

白衣女子如同困兽一般,眼中一片狰狞,漆黑如墨的眸子被耀眼的红取代。

她缓缓升至半空,静静地悬浮在空中,无限的威严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更不敢生出丝毫反抗的念头。

所有人都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气质如仙的女子转眼间就变成了魔,飘扬在空中的青丝寸寸成雪。

脸上那层薄如蝉翼的皮碎裂成无数,随风飘散。

露出本来的面目却让人大吃一惊,不认识的人仿若看到了瑶台之仙,那般绝世无双,貌美倾城。

认识的人就知道,那是他们大燕的曾经葬身火海的皇后娘娘,曾经风华绝代的神女殿下。

当一切面具皆被撕开的时候,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

凤君离大叫一声,所有的记忆如开了阀的洪水一般,汹涌倾泻而出,势不可挡。

大燕城外救自己的神秘女子,于天地之间独树一帜;灵巫谷再见的惊鸿一瞥,仿佛隔世千年;鬼林里翩然而至,身姿……

这些原本被封存的记忆一下子破裂开来,他紧紧地捂住疼痛难忍的脑袋,脑中一片混乱。

那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子,生怕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可如今到底是为什么?他还是亲手伤了她?

不!不……这不是他想要做的,他痛苦的摇了摇头。

是她!

他想起来了,是那个妖女!是她蛊惑了他!

他狠狠的看着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

她却愤恨的看着半空中那个绝世的女子,眼中一片幽绿。

这张脸怎么可以这样完美!她似乎在哪里见过?好像在魔界!

是在魔尊表哥的练功之处,有一次她偷偷闯进,看到的是一副展示在面前的画卷。

画卷里的那个一颦一笑皆能惑人心神的女子就是她!

那是表哥珍藏的时光画卷,里面珍藏的是有关于她或者是他们的时光,画面在自己眼前一幕一幕的播放,让自己恨不得上前撕碎了它。

表哥发现了,她还未来得及逃走,便被他打成了重伤,差点收了她的性命,此后她还花了很长一段光阴才恢复。

自那时开始,她便恨上了那一张脸。自那时开始,她便喜欢将别人的美貌据为己有,甚是犯下违反六界规定的夺舍之罪。

六界不知,倘若有人发现,她定然是要受罪的。可是为了他,她什么也不怕!

因为他喜欢的是一张那样完美的脸,她在想如果有一天,她也能拥有一张那样的脸,表哥一定会爱上她的,一定会的!

所以她寻觅六界,为的就是找到一张比那人更美的脸,可惜她一直都没有找到……

如同墨汁一般黑的泪水从白皙的脸庞划过,幽绿的眸子深深,竟是藏着无尽的伤痛。

白锦的心智已经完全被邪恶的那一面主宰,眼中血红而没有一丝温度。

她就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身上的煞气越来越浓厚,越来越深沉,渐渐地像一个巨大的茧将她缠绕。

“啊……”一声怒嚎响彻云霄,天地为之震动。

所有的云雾消散,包裹在里面的人迎风而立。

雪白的长发飘扬,红色的轻纱随风而舞,绝世的面容冷若冰霜。好看的眉间有一朵红色的地狱之花——曼珠沙华,原本朱红的唇变成淡淡的紫,恍若异界来的妖姬,妖冶妩媚。

她身后飘摇的九尾洁白无瑕,在身后飞舞,姿态优雅。

她冷眼看着世人,轻蔑而无情。仿佛九天之上的神,俯视着所有人,就像是在看不起眼的虫蚁之辈。

她芊芊玉指轻轻穿梭,勾描出一个姹紫嫣红的世界,在虚空中显得缥缈虚幻。

她冷冷地开口:“这个世界会取代这里,那这里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散了吧……”

清冷的声音就像小溪的泉水溅在石壁上一般,声声落入人人心。

没有人敢抗拒,林月夕讨厌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就是九尾狐仙,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聚集起全身的功力,打算全力一搏,可是白锦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林月夕指尖绿光滢滢,她知道如今自己的能力肯定打不过白锦,所以只能偷袭。

她飞身而起,打算与白锦同归于尽。白锦冷笑一声,手指轻抬一道白光激射而出,正对着林月夕的天灵盖而去。

林月夕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在地上抽搐一会儿,便化作了黑色的羽毛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