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墨月之死

第七十一章 墨月之死

等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几声惨叫响起。

“怎么回事?”林月夕脸色大变的的走出去。

她以为是白锦反抗了,正好可以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结果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她依然安静的站在那里,旁边的墨月手中的剑尖还滴着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干净的地面,聚集成一摊。

那几个拿着棍子的侍卫双臂齐齐被斩,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看起来分外狰狞。

闻声而赶来的侍卫在看到凤君离的那一刻纷纷跪在地上,高呼:“参见陛下,皇后娘娘!”

“大胆墨月,竟然敢在宫里杀人,你眼中还有朕吗?”凤君离大怒,这个墨月果然是不识好歹。

“请陛下恕罪,墨月只是在维护自己的主人。”墨月丝毫不退让,坚定的护在白锦的身旁。

“好啊!好一个维护自己的主人,你既然分不清谁是你的主人,朕就当你是叛主,所有人一起上,把墨月给朕杀了!”

凤君离长袖一挥,真真动了杀气。

连白锦都动容了,她从未想过离要杀墨月。

所有侍卫全部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剑,将墨月包围在中间。

“且慢!”白锦大声说道。

“墨月并未叛主,陛下不要降罪于他,白锦愿受杖责。”她低头说道。

“主人……”

“认错就得有个认错的样子,你这般高傲是为何?”

林月夕并不放过她,她今天就是要白锦死,一切都不能超出自己的计划。

白锦面色沉了沉,然后膝盖一弯跪在地上。

“主人!你不要跪她!”墨月急切的说道,还去拉白锦,不想她为了自己丢了尊严。

白锦一把推开他,继续跪着,“请陛下高抬贵手,放过墨月,白锦愿受任何责罚。”

说罢,她低下骄傲的头颅,对着他们磕了一个头。

这是她几千年来第一次跪别人,第一次磕头,也是第一次感觉这么无力,所有的第一次都系眼前这个男人。

这个她又爱又恨的男人。

“你……”

凤君离震撼到了,这个一直骄傲不屈服的女人终于向他低头了,为什么他没有想象中驯服一匹烈马那样的开心呢?

反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倒像是有些妒忌,妒忌墨月。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求凤哥哥!”林月夕看出了凤君离的犹豫,打算先发制人。

“妖女,不准侮辱主人!”墨月剑尖指着林月夕。

“给我杀!”林月夕大声吼道。

“朕……”凤君离正打算收回成命,却突然感觉脑中一阵刺痛,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林月夕眼神一冷,这个女人果然厉害,才这么点时候,就将凤哥哥迷得团团转。竟然想要放过她,那也得看自己答不答应!

她口中默念咒语,支配着凤君离的言行。

“朕意已决,杀无赦!”凤君离轻轻开口,将白锦所有的希望消磨殆尽。

白锦心灰意冷的站起来,她知道今天一定是走不出去了,而墨月完全不是那个魔女的对手。

“墨月,别管我!快走!”白锦把墨月向后一推,急忙说道。

“主人!我不走!要走一起走!”墨月一个移形换影到白锦身边,拉着她错开刚刚对着她胸口的一剑,顺便一脚将那个人踢出去很远。

“你走!如今能走一个算一个。”白锦大声说道。

“要走一起走,就算是墨月一个也未必能走掉,那又为何不带着主人一起走?”

墨月也对着白锦大声的吼道,这是白锦第一次发现,原来这条傲娇蛇原来也有这么正常的时候。

“好!要走一起走。”白锦淡淡的笑了笑,眸中笑意深深,仿佛盛开了满眼的桃花。

最是看不得这种场景,林月夕故意不控制凤君离了,他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美人和自己的侍卫一副郎情妾意的样子。

不禁怒火中烧,眼中的火仿佛是要毁天灭地一般。

他从一旁的侍卫手中拿过弓箭,然后搭上三根羽箭,径直对着墨月的头、胸、腹等三个部位。

这么近的距离,凤君离又是内力高深之人,注定了墨月的躲无可躲。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白锦睁大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凤君离手中的箭飞向墨月,然后他躲过头部那一箭,剩下两箭不可避免的中招了。

羽箭当胸、腹而过,留下两道血窟窿,足以见证凤君离用了多大的力。

“墨月!”眼中的泪宣泄而出,飞快的划过眼角,落在墨月染血的衣上。

她接不住墨月倒下的身子,只能跟着被带到地上。

墨月沉沉的摔到地上,歪着头看着白锦,用力的说道:“主……人……”

“墨月!”白锦大喊一声,然后摇着他那逐渐冷却的身子。

凤君离无动于衷,冷眼看着墨月的尸体,而一旁的林月夕却笑得灿烂。

“墨月……”白锦轻声呢喃,紧紧地握着他的双手,眼睛里的泪肆意的划过脸颊,她干脆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冷却的身体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变成一条巨大的黑蛇。

“啊……”所有的侍卫不禁纷纷后退。

“蛇妖!是蛇妖!”大家嚷嚷道。

“白美人啊白美人,没想到你竟然与妖孽为伍啊,看来是留不得你了。”这时林月夕幸灾乐祸的说道,眼中全是得意。

“带走!”

正当林月夕打算说杀了白锦的时候,凤君离出声说带走。

所有的侍卫都缩头缩脑的不敢靠近,见此情景,凤君离大吼一声:“没听到朕的命令吗?带走!”

这时才有人缓缓靠近,用剑轻轻地捅了捅墨月的尸体,确认死了之后才敢上前。

“墨月……”白锦依旧悲伤的喊着墨月的名字。

正当那些侍卫打算带走白锦的时候,一个黑衣人出现在白锦身旁,他快速的将白锦打晕,然后抱起来。

“你是什么人?把她放下!”凤君离看着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指了指白锦。

凤君离不理,只是抱着白锦一个纵身腾空而起,凤君离紧随其后,纵身而起拦在黑衣人身前。

怎料又落下许多的黑衣人,然后抱着白锦的黑衣人对着那些点了点头,那些人便自动分出一些拦住凤君离,又分出一些拦住下面那些侍卫。

林月夕大怒,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出手,只能恨恨的看着黑衣人抱着白锦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