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六十七章 杂乱无章的思绪

第六十七章 杂乱无章的思绪

“好像有人?” 白锦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不会吧,主人!那魔女把方圆十里的活物都催眠了,不会有人的。”墨月肯定的说着。

“可能是我太累了吧!”她轻轻地叹了一声。

这让躲在黑暗中的男子心中一惊,最后一句话让正打算走的人又停下了脚步,只是暗自望着那个白衣如雪的女子,心疼之意溢于言表。

如她所愿,他不能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只能远远的看着,也仅仅只是看着。

“主人?你怀孕了还能用使用歧黄异术和她对打?你不怕伤了孩子吗?”

看着她无力的样子,墨月有些责备的说着。

“本来是不能用的,可是,如果聚集全身的精气还是可以与之一战。而且功力大涨,只是这一次之功力全失,只能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才有了。”

她淡淡的说着,风轻云淡,仿佛无所谓一般。

墨月的泪在眼中打转儿,都说蛇是冰冷无情的,可是他能遇见让他温暖的主人实属三生有幸。

“墨月何德何能让主人这般对待,此生定当不忘,为主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呀!你何时也学会说这些华而不实的话了?这次本来我想赶快点,希望能够帮到陛下,可我还是来晚了,只能救下你了,所以你不用太感谢我。”

“主人……”傲娇蛇哭得一塌糊涂。

“别闹……”白锦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好累!我想……睡一会儿……”白锦缓缓的说完这句话便重重的倒在了墨月的怀中。

“主人?主人?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墨月着急的摇了摇白锦,全无反应。

他将手放在她的鼻间,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

他这时才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没事!”

看来只是精力消耗太大,陷入了沉睡,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他将她抱起来,走进自己的房间里。轻轻地将她放到**,然后揭掉面纱,打来热水轻轻为其洁面。

逃回寝房的林月夕身受重伤,她轻轻地抚着凤君离绝世的容颜,温言说道:“还好有你!你会一直陪着我的。”

说罢轻轻地将脸靠着他的脸庞,看着他沉沉的睡颜,她笑得无比诡异,忽然想到自己刚刚败得一塌糊涂,就忍不住气血上涌。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凤君离白皙的脸庞。

她轻轻地拿着衣袖为他擦拭,“凤哥哥,我会成为你的皇后,我会亲眼看着你百年之后死去,那样多好!”

被林月夕的记忆所扰,她收敛的平日里那副张扬得不可一世的态度,然后温柔得如同贤妻良母一般。

似乎催眠的功效渐渐消散,凤君离有所察觉的动了动,下意识抓住自己脸上的手,温柔地放在胸膛。

“娘子……”他轻轻地呢喃,声音仿佛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看着这一举动的林月夕先是一惊,然后也温柔地看着凤君离,轻轻地唤了一声:“夫君……”

她靠着他的胸膛,静静地说着:“第一次见到几位皇子的时候,我便喜欢你了。只是后来你走了,去封地了,我便收了念想,一门心思的想当皇后。如今你回来了,我就想着一定要成为你的皇后,一定……明明是我先遇见你的,可为什么你却喜欢上别人呢?”

大概是这段记忆太过伤心纠结,也或许是林月夕的爱恋和怨恨太重,所以她夜姬一向无情无爱的人也跟着落泪了。

明明她只喜欢表哥的,那个端坐在魔尊宝座上的妖媚男子,他冷酷无情,却偏偏吸引着她。

只是他从未正眼看过她一眼,每一次她稍微靠近,就会被他无情的重伤。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有着不输于她表哥的容貌,完全不一样的气质。他是让人望尘莫及的仙,却又有着皇家的高贵和霸气,让她总是害怕他会醒来,对她冷若冰霜。

她明明喜欢的是表哥,不知道为什么会眷恋他的温柔,哪怕那温柔是假的。

大概是林月夕的记忆影响了自己的,夜姬这样想着。

白锦这一觉睡得很长,很长。

大军班师回朝之后,她才幽幽转醒,醒来发现自己竟在桃园。

“我不是在燕回城吗?怎么?回桃园了?”白锦只知道自己去了燕回城,却不知道自己何时回来了。

她推开窗,看着窗外的满天繁星,断断续续的思绪填满了整个脑子,此时一片空白。

“主人!”一个低沉的男音在身后响起。

“唉……我竟然没有发现你来了!”白锦淡淡的说道,不明意味。

“主人,你现在还好吗?”墨月走上前,静静地看着那个安静的女子。

“只是没了功力,像一个普通女子一般,有些不习惯罢了。”依旧是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别样的感情,但是有些漫不经心。

“主人!墨月可以帮你做这些事,所以没有武功你也不用怕。”

“你在陛下跟前当差,怎么能到处跑?”白锦有些斥责的说道。

“主人……”傲娇蛇嘟囔着嘴,有些闷闷不乐。

“你又有何事?”白锦看着他,不解的问道。

“最近那魔女频频找墨月的麻烦,陛下为了他,差点还斩了墨月!”

“没想到她倒是这么猖狂!她大概是觊觎你这几百年的修为,平日里她或许看不上,可是在人间她也是功力大减,正需要有点补品才好。”

“什么?”墨月大骇。

“说实话,你可能会不安全,我还是得进宫一趟,见见离再说。”

她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先见见他,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可是主人!宫里各方势力盘根错杂,不安全的。”他对着白锦摇了摇头,觉得进宫大为不妥。

“唉……”她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这些我都知道,不过为了离,哪怕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闯一闯!”

她目光坚定,决心一定要去皇宫一趟。

“主人要做好准备,陛下可能已经忘记了你,所以……”

“嗯!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轻易的让别人当上皇后的。”

“嗯。”墨月对着白锦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眼,皆明白这其中有诸多不安的因素。

最后白锦由墨月带进宫,只是临走前白锦说是为了保障起见,带了一张假皮在脸上,那张送他离开时的人皮。

容貌清秀,也仅仅只能说得上清秀。走在街道上,一见便忘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