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他一定是一只老狐狸

第三十六章 他一定是一只老狐狸

这把火并不是白锦放的,而是有人帮她放的。

当时凤君离走后。

“谁?出来!”白锦对着窗外大吼一声。

“娘娘真是厉害!秦某这样小心,你都能发现,娘娘的内力真是令秦某佩服不已呀!”

寒音楼楼主拿着把扇子,故作风流的扇着风。

一张妖艳的脸上并未带任何面具,桃花眼笑意盈盈,寒音花在白壁无暇的脸上开得灿烂。

“皇宫可是闲人免进的,尤其后妃的宫殿更是禁地,楼主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来么?”

她语气平淡,没有丝毫起伏的说道。

“这皇宫对别人来说是禁地,对秦某来说如何,娘娘您还不知道?”

言下之意皇宫对他而言如同进自己后院,没有任何区别。

他笑得嚣张,脸上写满了得意洋洋。

“算了,只要你不危害大燕,做什么都无所谓。”

她撇了他一眼,清清浅浅的说着。

“秦某知道娘娘要走,所以秦某特意来助娘娘一臂之力。”

他刷的一收折扇,对着白锦像模像样的做了一个揖。

白锦转过头来在他那艳丽的脸上看了一会儿,只觉得笑得太张扬,她摇了摇头才缓缓开口。

她说:“楼主此话从何讲起?白锦想走便走,哪里需要楼主相助?”

“娘娘此言差矣!以陛下对娘娘的用心,您认为他会轻易的放您走吗?”他笑得比狐狸还奸诈。

“离答应过我,他会放我走,他不会食言的。”她目光坚定的说着。

“呵呵……”他一声冷笑。

“娘娘就这么相信陛下不会对您食言?那为何这次陛下没有做到呢?”

这话触及到白锦的底线,她无言以对,落寞之意溢于言表。

“对不起!对不起!娘娘,秦夜不是故意的。”

他不停地道歉,眼神真挚。

他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她。

看到她难过,他也会不由自主的心疼,他似乎对她动心了。

是多久开始的呢?他也不知道了,或许是初见的惊鸿一瞥,又或许他们很久以前便见过。

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说道:“秦楼主的消息真是灵通,这点小事你也知道?”

“如果秦某亲自打听,连这点事都不能知道的话,那整个寒音楼就只有去乞讨了。”

“哦?秦楼主还喜欢打听皇宫后妃密事啊?白锦还真未看出来你还有这嗜好。”她讽刺道。

“秦某倒是没这个嗜好,秦某只是对娘娘的事情比较感兴趣。”他笑嘻嘻的看着她,打趣道

“楼主真是闲得没事,无聊!”

没讨到好处,倒是把自己绕进去的白锦索性不再与他多言,顾自收拾着行礼。

这只老狐狸!

不对,这不是骂自己嘛?自己才是老狐狸呀。

真是一只比狐狸还狡猾的家伙,最后白锦得出这一结论。

“娘娘若是不信,秦某就没有办法了,不过秦某还有一事相求娘娘。”

她诧异的抬起头。

“何事?”

“蓝嫔私底下与秦某也有点交情,所以秦某想求娘娘帮忙救救她。”他不复刚刚那般吊儿郎当,态度极好。

“哦?她与你交情好,干我何事?”她毫不在意的说着。

“秦某直言,请娘娘不要怪罪!”他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说!”

“娘娘不能怀上陛下的孩子,想必也很难过。不过秦某料想娘娘应该不会希望陛下没有孩子,所以秦某斗胆请娘娘救救她。”

“哦?楼主莫非也与这个蓝嫔有点……交情匪浅?”她眉眼一挑,有些怀疑的上下打量他。

“当然不是!秦某此举也不过是想帮娘娘。”他急忙撇清。

“说来听听。”

“娘娘可否相信明日陛下一定不会放你走?”他试着问道。

“就算白锦相信,那又如何?你打算怎么帮我离开?”

“自然是打陛下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来不及留住你。”他说得自然。

“你是让我今天就走?”她皱着眉问道。

“当然!为了救蓝嫔娘娘,您还得给凤藻宫放一把火。”

“把他引过来就能救她?那我又如何走得掉?”白锦有些不解。

“当然,只要我们动作快点,就不碍事。而蓝嫔娘娘那边呢?你就不用担心了。”

“你要相信丞相大人的能力,只要给他们喘气的机会,他一定可以保住蓝嫔。”

“而娘娘这里就更不用担心了,你看?”

秦夜把桌下一块地板推开,赫然是一个黝黑的洞口。然而盖上之后,却无一点异常。

“如果娘娘不见了,大可说您已经……这样群臣也不会再追究,是吧?”他淡淡地说道。

“原来楼主早就准备好了啊,你就连白锦一定会答应都算在里面了,真是不错!”

她拍了拍手,笑得意味不明。

“呵呵……呵呵……彼此彼此!娘娘的智慧一直都是让秦某佩服的。”

他对着她拱了拱手,也笑得春光满面。

“话不多说,走吧!”

白锦看了秦夜一眼,拿过包裹,便用内力移开那块地板。

她拿了颗夜明珠率先跳了下去,秦夜推倒烛台,随后也跳了下去。

然后地板合上,一切如常。

不一会儿,凤藻宫的火势就大了起来。

此时宫女太监们才开始惊呼,救火的救火,上报的上报。

有夜明珠的光华,漆黑的隧道一览无遗。在隧道里行了一会儿之后,白锦才问到。

“我身边有秦楼主的人吧?”

“娘娘说的对!”他一点也不扭捏,直接承认了。

“娘娘的贴身侍女小菊就是我寒音楼的人。”他直言不讳。

“不过娘娘不用担心秦某有何企图,小菊的作用就是保护娘娘。”

“保护我?你觉得我是需要保护的人?还有秦楼主应该没有义务保护白锦吧。”

他的好意她倒是不怎么领情,她可不想接受不明缘由的好。

“咳咳……反正秦某并无恶意,娘娘不用多疑。”

他一反常态,倒是有些羞涩,桃花眼有些闪躲,不好直视白锦的眼。

白锦似有所悟,也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一时寂静下来,鸦雀无声。

两人都不再言语,陷入无尽的沉默。

直到走了两个时辰左右,他们才走出皇宫。

隧道的出口是西郊的小树林,也就是凤君岚死的那个树林。

“现在我都开始怀疑那些事是不是有你参与了,不然你怎么什么都计划得那么好?”

她定定地看着他,直看得他心虚的撇过眼。

她将自己的视线放在小树林的某处,陷入了沉思。

秦夜却偷偷地看着她,也不言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