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三十四章 不适合她的深宫

第三十四章 不适合她的深宫

窗外百花盛开,百鸟争鸣,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而屋内美人颓搪,有气无力,与屋外的鲜艳繁花形成鲜明对比。

“陛下还未回来吗?”枯等了一夜的白锦有些疲惫。

“回娘娘!陛下未曾回来,今天早上的早朝……”小菊有些难以启齿,吞吞吐吐的说着。

“早朝怎么了?” 她看着定定地小菊,等待她的下话。

“早朝……早朝并未上,陛下一直在景蓝宫。”

“呵呵……”她笑得有些凄凉。

“这到底是我的错还是他的错呢?我的夫君!答应了我会回来,可是他怎么没有回来呢?”

“就连早朝他都没去,呵呵……”她无奈的笑着,眼眶里却有眼泪流出,掉在冰冷的地上。

“娘娘!你脸色很差,要不要躺下来休息?”小菊问道。

主人交给她的任务就是照顾好皇后娘娘,而现在她这样……

“不用了,你下去吧,陛下如果来了就说不见,知道吗?”她单手撑着脑袋,头也不抬的说道。

“是!小菊明白!”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外面便传来凤君离的声音。

“让我进去!”

“陛下请回吧,娘娘现在不想见您。”

“我是皇帝!你敢拦我!”凤君离很是着急,不由得大声喝到。

哪知小菊根本就不买他的帐,她一直重复着一句话:“陛下请回!”

“你!”他一掌劈向小菊的颈子,小菊立即倒下。

“你来做什么?”她清冷的声音响起,一如初见那般古井无波。

“我……娘子!我错了!”他紧紧地抓着她的衣袖,跪倒在她面前。

“陛下乃大燕的皇帝,您这一跪白锦当不起,陛下还是快些起来吧。”依旧是轻描淡写的话。

“不!我不起来!除非你原谅我,否则我一定不会起来。”

“陛下代表的是大燕,您做什么都由不得白锦来评断,亦不存在原谅与否。”

凤君离眼中透着绝望,眼角有泪滑落眼眶,晶莹剔透。

眼泪一般都是他用来伪装自己柔弱的东西。

自他当上皇帝以来,不论多伤心的事,他也未曾流过半颗,今日就像决堤的江水一般,止也止不住。

他知道她是一个骄傲的人,这一次她是不会原谅他的。

“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好吗?求你!不要!”他满眼祈求的看着她。

她撇过头,不看他,她怕看见他眼中的泪自己会心软。

“陛下想要什么样的语气?呵呵……只要陛下一句话,陛下想要什么样的就会有什么样的,我相信你的那些女人都会为你做到。”

“不!我只要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他不管不顾的语气倒是令白锦更是生气,当初自己将大燕的江山交付与他,他也答应了要好好守护。

如今他倒是好,说什么都不管,哼!

“整个大燕都是陛下的,陛下想要什么没有?”

“可白锦不是大燕的,陛下若是非要这般,倒也得留得住才好!”

她情绪起伏,语气有些冲。

“哈哈……哈哈……”他有些万念俱灰的大笑。

“你说得对!这大燕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我偏偏爱上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我该怎么办?”

“其实我从未听过你说一句你爱我,在你心中,天下、大燕比我来得重要得多,不是吗?”

他咆哮道,心中无限悲切。

“陛下不是知道,我只是为了大燕才来接近陛下的吗?至于嫁给你,纯粹的意外。”

她口是心非,也有些负气的说着。

听了这话,凤君离就如同紧紧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却被人拿走一般,眼中死灰一片。

“你是一定要走吗?”他开口问道,声音轻若蚊蝇。

“我……”她有些迟疑,也有些舍不得。

“那就留下来,我一定不会再负了你!好吗?”他欣喜的看着她。

她轻叹了一口气,唉……

“这里终究是不适应我,所以我还是想出去走走,或许以后厌倦了我会回来,陛下不用担心。”

她实在是无法接受以后的日子。自己的夫君曾属于别人,哪怕……哪怕这结果是自己造成的。

“我们之间只能这样了吗?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他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表情。

“陛下不要为难我,这是必然的选择,我不会再改变决定。”她决然的说道。

四周寂静,两人陷入无尽的沉默。

过了许久,还是凤君离首先打破这个僵硬的场面。

他说:“好!我放你走!”

他难受的别过头,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再说道:“我知你有你的骄傲,我不愿与你不欢而散。”

“因为我的心里始终被你占据,我不愿让你厌恶我。”

“我尊重你的决定,哪怕我再不愿。我只是希望你还能再回来,不要放下我!”

说出这一段话,仿佛用掉了他所有力气。他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黯然神伤。

“其实陛下,还有很多东西白锦未曾告诉你,待到有缘我们再重逢的时候,我便将一切告诉你。”

他静静地看着她,缓缓开口,说道: “什么都不重要了,我说过你的事情我不会去追问。只要你愿意,你就告诉我,你若不愿便罢了。”

看着他这般,她倒是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他也是个好人,只是君王不能如平常百姓家那般自由,所以才会造成如今这样的局面。

说到底还是自己把他推到这个位置上的,如今算来是自己对不住他吧!

她冥想了片刻,才说道:“一会儿我就收拾东西,明日便出发。”

“好,明天我派人送你!”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再说了,以我的能力还没有人能对我怎么样,你不必担心。”她淡淡的说着。

“好!我在这里等你,一直在这里。你累了就回来吧,这里永远都会是你的家。”

“谢谢!”

她无言以对,最后千言万语化作一声:谢谢。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那……我就走了,你……你保重!”他站起身来,满眼不舍的说道。

“陛下好走!”她淡淡地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