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枕江山
字体:16+-

第二十七章 灵山主持预真言

第二十七章 灵山主持预真言

次日,墨月点兵。昨日遇袭,三千士兵,折损两千,只余一千。

因为女人的妒忌心和虚荣心,导致了这么多人死去,唉……

白锦叹了一口气,颇有些不是滋味。

昨日之事,已快马加鞭传至京城。大燕皇后才出行一日,便遭到伏击,这件事崇武帝很是震怒,下令大理寺彻查此案。

不日便有消息传来,看死者的纹身,似乎是林家的玄卫。以前曾有多人目睹过玄卫真容,现在已生华发。

经过一番彻查,终于林太傅承认自己的黑玄令被人盗走,派到林月夕身边的新丫鬟翠儿也说,自己曾亲眼看见小姐鬼鬼祟祟的进了老爷的房间。

于是林月夕被带到了大理寺的牢房里,经过一番询问及刑罚,林月夕最终招供。

林太傅痛心疾首,一病不起。

皇帝体恤他年高,又只有一个独女,遂决定待皇后回宫再行处置林月夕。

经过了两天时间,白锦一行人终于到了灵山佛光寺。

灵山坐落在大燕正东方,为一方灵秀之地,云雾缭绕,奇峰无数。

大气磅礴的主峰上佛光寺闻名天下,成为大燕皇家专门求佛之地。

主持是一位得道高僧,如今已近两百岁。仍是红光满面,精力充沛,如同正值壮年。

听说佛光寺还有一位神秘人物,大家都没有见过他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岁。

“众弟子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所有弟子齐声道。

“免礼!”她端庄的站着,持大方得体的微笑轻声说道。

主持率佛光寺所有僧人迎接白锦,引至大殿空明殿。

空明殿是佛光寺用来招待贵客的地方,如今皇后白锦正端坐首位,与主持寒暄着。

“主持大师好!”

“阿弥陀佛,娘娘安好?”主持拿着佛珠,一颗一颗的数着。

“哈哈哈哈……主持果然是高僧啊!白锦近日来的确不是很好,刚出大燕就有人行刺,唉……”她唏嘘的叹了一口气。

“娘娘吉人自有天相,遇到任何事都会逢凶化吉的。”

“那……借大师吉言。”

“阿弥陀佛!贫僧与娘娘也算是有缘,所以想告诉娘娘一件事。”

“大师但说无妨。”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娘娘不是俗人!贫僧虽不能看透娘娘的命格,但贫僧有预感,娘娘此生定不会平凡。一切的磨难应该都还未来临,所以娘娘应该要抱着一颗坚定的心,这样才不会走错了方向。”

白锦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大师所言极是!白锦多谢大师提点,日后定会加倍注意,保留一颗本心。”

“娘娘言重了,贫僧也不过是揣测而已,娘娘注意一下便可,不必太过记挂。如今娘娘一路舟车劳顿,还请歇息吧,贫僧告退。”

“主持!慢走。”

她心情有些沉重,原来真正的劫难还未来临,自己看不透的前景,倒是让主持给看透了。

应佛光寺安排,焚香沐浴,斋戒三日后方可礼佛。

主持将白锦安排在后院主厢房内,房间里全是一片素净的灰色。

“姐姐,我怎么觉得主持是个和尚,倒是比算命的道士说得还准。”沈秋撅着嘴说道。

“不许胡说!主持乃是得道的高僧,看透一些凡尘俗人看不透的事,很正常!”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也去睡了。”沈秋说完便打算去一旁的矮塌上睡。

“小秋,你到外面厢房去睡吧,不用服侍我。再说了我们大家都累了,你在这里也睡不安生,休息不好,明天怎么有精神?”她叫住正在收拾的沈秋,一脸热枕的说道。

“姐姐,不用的,小秋不怕!小秋也是习武之人,有的是精力!”她挥了挥拳头,一派天真的样子。

“那好吧!”拗不过她,白锦只得答应。

第二天一早起床,沈秋便跑去找墨月切磋剑术去了。白锦焚香沐浴之后,便一直跪于佛堂诵经。

到中午的时候,僧人们便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素斋。

这三天,天天如此。

第四日,白锦秉退左右,独自跪于佛堂内,诚心向端坐在上方的佛祖许下心愿。

“信女青丘白锦叩见佛祖。”她将手中的香举过头顶对着佛祖的拜了三下。

“信女有三个愿望,一个是希望我的夫君和亲人可以一生平安,无病无忧;第二个是愿天下子民能安居乐业,不要再有战争;第三个……第三个是白锦希望可以历劫成功。”她缓缓地闭上眼睛,轻声的祈祷着。

第五日,拜别主持,大军开始返程。

“这几日多谢主持大师照拂,白锦这便告辞了。”

“阿弥陀佛,娘娘好走!”

白锦对着主持点了点头,浅笑盈盈,然后转身走去。

一行人由僧人送至寺外,白锦才钻入轿中,沈秋也跟着钻了进去,墨月在一旁气得牙痒痒。

沈秋虽是随行侍女,但那是皇后的鸾驾,有几人敢共乘?错就错在他主人不在意那些个繁文缛节,而他自从化ChéngRén以来,很久都不曾与主人亲近了。

原来化ChéngRén也不好,不仅不可以与主人亲近,还必须要隔得远远的,说是避嫌。

唉……

“起驾!”墨月大喊一声,沈家带的千余人和白锦她们剩的一千人纷纷站好,列队出发。

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

原来所谓的磨难还在以后,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难,需要抱守一颗本心。也不知道我的磨难是否会影响君离?会影响身边的人?

想着想着还看看沈秋,发现一向活泼好动的小姑娘今日沉默寡言,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一旁出神。

白锦也不打扰她,只是看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不然她怎会?

这一路上,沈秋并未说过几句话,一路都是心事重重,愁眉不展的样子。就连一向与她不合,平日里常斗嘴的墨月都很是不习惯,频频回首。

不过三日功夫,他们就又回到了京城,此时行刺皇后一案刚刚了结。

刚回来不久,沈秋便来告辞,说是想要回沈家看一看娘亲的坟墓。虽说在灵巫谷和皇宫,她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放着她娘亲的灵牌,但是白锦知道,她是真的很想回沈家看一看。

不过怎么早不去晚不去,偏偏是这个时候?

“小秋,你有事瞒着姐姐吗?”

“没有。”她似是有点惊慌,不久却归于平静。

“姐姐多虑了,我现在是真的很想回去看一看。”她解释道。

“那为什么非要今天呢?今天刚回来,也不好好休息?”白锦疑惑的问着。

“因为我心中一直牵挂着,在路上我便想着快点到京城,我好回家看看。如今刚好,我们也回来了,姐姐身边有墨月看着,我也放心。”她轻轻地说着。

白锦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不对劲,可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明日启程不好吗?”她挽留道。她有些不好感觉,可又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她随手准备掐指一算,忽又想到如今自己身为大燕皇后,也算是一个红尘中人,是不可以随意窥探天机的。遂放弃了。

“今日正合适,沈桓也要回江南,今日一起回去,不然明日可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她随意的说着,语气淡淡的。

“那……好吧!陛下给我拨了不少人,我一般都用不着,不过这次你一个人,我也给你拨几个吧。”白锦拗不过她,也只好答应。

后来她回想起这一切的时候,悔不当初,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顶着天劫也要帮她算一算这未知的前路。

如果当初她算了的话,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原来她的劫难还是会影响身边的人。

“小锦对于行刺一事怎么看?”正埋头批阅奏折的凤君离忽然抬头问道,正打断了白锦的思绪。

“陛下以为呢?”她又把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呵……”他咧嘴一笑。

“你还跟我卖关子啊?依照大燕律法,行刺皇族,理应诛九族!”他沉声说道。

敢行刺他的人,就要做好不得好死的觉悟,不知道她是他放在心尖尖的人吗?他自己都不舍得伤她一分一毫,别人却还敢动她,真是不知死活!

她抬起头看着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必诛九族吧,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

“你可知行刺你的人是谁?她那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还怜悯她?”他有些愤怒的说道。

他不是不想下令早日处斩,原因有两个,其一是林太傅气急病倒,缠绵病榻;其二是他只是想等她的决定,所以才留林月夕的命至今,不料她却不理解。

“我知道。”她看着他,淡淡地说着。

“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林太傅之女林月夕,不是吗?”

他点了点头。

“同时她还是同陛下从小长到大的青梅竹马,不是吗?”

“是!不对……皇后娘娘这是吃醋了吗?”他强忍着笑意说道。

“这倒不是吃醋。”她一本正经的说着。

“那是什么?就皇后为朕解答一下。”他戏谑的笑道。

饶是脸皮再厚的人,也禁不住自己的夫君这般说。她羞红了两腮,故作镇定的说道:“我是说实话!林太傅也只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诛九族就不必了。再者说这错是林月夕一个人犯的处罚她就够了吧。”

看着心善如她,他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那……罚她流放边疆可好?”

“好!只要不杀,你做什么都可以,这样也不会寒了老臣们的心。”

“你呀!什么事都想得那么周到。”他拉着她的手放在手心紧紧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