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后宫(蜡笔嘟嘟)
字体:16+-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别扭

次日一大早,合淑媛便过来问安,不无歉意地说娘娘现在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皇上本来应该多多陪伴娘娘的,臣妾也曾劝过皇上,只可惜臣妾嘴笨,说的话在皇上眼里也没有分量

我笑笑无妨,皇上能够宠爱你是你的福分,大家这么久的姐妹,还用说这些外道的话吗?再说,还是我劝皇上多去你那里走走呢,你年纪轻,早些孕育皇储对国家、对自己都有利,是不是?

合淑媛这才感动得笑说难怪皇上会在这个时候去我那,以皇上对娘娘的情谊,这个时候定要时时刻刻守护在娘娘身边才能放心,还是娘娘说话有分量,以后臣妾还需要娘娘多多提拔!

小米儿冷眼的看着合淑媛,我知道她是忘不了合淑媛当时对我们的嘲讽,我不禁好笑,这丫头,还是这样沉不住气,我道小米儿,你去准备些桂花糕给合淑媛吃,我这里现在也没有什么花样糕点,只有些味道清淡的东西,可委屈合淑媛了。

合淑媛忙说不麻烦娘娘了,臣妾也是陪皇上吃过了早饭才过来的,今个皇上起的特别早,不知道是不是朝中又出了什么大事!

豆儿端给我一杯茶,我靠着枕头轻轻的呷了一口,说道后宫不得干政,咱们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替皇上排忧解难,只希望大家能够和睦相处,后宫一片祥和,多多孕育皇儿,就算是为社稷谋福了!

小米儿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去拿糕点,回来的时候脸上却有了一丝坏笑,我不明所以,小米儿却只坏坏的看了我一眼,毕恭毕敬的把手中的桂花糕和桂花茶放在合淑媛面前,说道娘娘请用!

合淑媛只好拿起一块,放在嘴里,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怪异,忙去端茶碗喝茶,我虽不知道这糕点里有什么玄机,却还是责怪的瞪了小米儿一眼(新最快),小米儿有些得意的笑,合淑媛有些凌厉的看了小米儿一眼,才笑说娘娘可吃过早饭,要不要尝尝这糕点?

我摇头道早饭我通常都是吃一些清淡的粥和小菜,这桂花糕怎么说都有些甜腻,不适合我,怎样?你还喜欢吗?如果喜欢都多吃一些,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还希望你不要嫌弃桂花糕太过简单。

合淑媛本来就不能对我说这桂花糕有异常,如今我的一番话之后又不能推辞说不吃,真是苦在心里,脸上却还是保持着笑容,继续吃那糕点。每吃一口表情都僵硬一分,不过一块糕点,竟然喝了三杯茶。

我笑问妹妹最近可是有些上火?怎么喝了这么多茶,秋天本来就容易身体不合,虚火上浮,妹妹若不舒服就该早些让御医来医治才是。

合淑媛强装出笑脸。

窗户外吹来一阵风,从方才便似有似无的一阵香气又传来,我问道都这个季节了,外面开了什么花?这样香?

豆儿摇头没有什么花开啊!

合淑媛忙笑莫非是臣妾用的玉簪粉的香气?

我有些诧异,历来我用的就只有珍珠磨成的粉、水粉、西洋的香雪粉,却从未听说什么玉簪粉,从字面上理解,莫不是用簪子磨成的?

合淑媛笑道娘娘果真是不喜欢打扮的人,现在宫里流行的就有两种粉,一种是珍珠粉,也不是过去那种用珍珠磨制而成的,而是以紫茉莉花仁提取的;玉簪粉则是玉簪花加胡粉合成,是将玉簪花剪去花蒂成瓶状,灌入普通胡粉,再蒸熟制成的,珍珠遇西风易燥,而玉簪过冬则无香。春夏用珍珠粉,秋冬用玉簪粉,这才是时下宫里的规矩,怎么,内务府那边没有把玉簪粉送过来给娘娘吗?

我摇头自来他们送东西前都要问我需要什么,我只说秋天了多用些水粉吧!他们便送水粉过来。

合淑媛笑道早就听说水粉名贵,涂在脸上水嫩嫩的,简直比春天的花朵还要娇嫩,最适合在秋天使用了,只可惜臣妾没有这个福分,想是连看一眼都看不到了!

我忙说豆儿,去把我的水粉包上一些,给合淑媛拿回去,我现在还在月子中,也用不上这些水粉,倒不如就给妹妹用吧!

合淑媛倒也没有太多的高兴,只恬然的笑笑那就谢谢娘娘了!

小米儿说道豆儿,还是我去拿水粉吧,前个收拾屋子,那包水粉我换了地方,你可能找不到!

我吹了吹手中的茶,却没有喝,又放下,合淑媛也低着头不吭声,不多时,小米儿包着一个香气四溢的小纸包,呈给合淑媛,合淑媛收下那纸包站起来笑说臣妾就不打扰娘娘了,娘娘好生休息!

我微笑着点头,待她离去后,我嗔怪的看向小米儿,小米儿一个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豆儿不明所以,却也跟着笑,边问你笑什么?刚才你做了什么?

小米儿好不容易止住笑,说道方才啊,我在她的桂花糕里撒了一些花椒、大料、麻椒和辣椒等等做成的十三香粉末,味道浓重,合淑媛吃了一口就七窍生烟了,又不好和娘娘说,自然哑巴吃黄连,你们刚才看到她那强装笑脸的样子了吗?笑死我了,还有啊,那杯茶里我也有做手脚哟!

豆儿忍不住笑,我摇头说你这鬼丫头,这样整人家做什么?

谁让她冠冕堂皇的过来示威?口口声声皇上去了她那里,陪皇上吃早餐什么的,明摆着气小姐嘛!我没有给她下毒都已经是仁慈了!

豆儿慌忙拉住她小声些,这种话你也敢说出口?

小米儿摇头这不是和自己人说话嘛!小姐,刚才你配合得也不很不错嘛!

我轻笑总不能把你供出去交给人家处置吧!对了,那水粉你是不是也——

小米儿更加乐不开支,卖起关子来,说道你们猜一猜我做了什么手脚?

豆儿摇头谁会知道你做了什么手脚?我们又不像你那样坏心肠?

小米儿瞪了她一眼,才说奴婢啊,在水粉里放了一些咱们用来杀蚊虫和苍蝇的药粉,放心,奴婢只放了一点点,充其量只会让她皮肤过敏,起小疙瘩,痒一阵子罢了!哼,过去她做合贵人的时候,毕恭毕敬的,瞧现在,虚张声势、耀武扬威,让她吃些苦头才好!

豆儿难免有些担忧你这样做,合淑媛怎么会察觉不到呢,到头来只会怪到娘娘身上!

小米儿冷哼没有这些事情,她对小姐就好上半分?还不是虎视眈眈的,哼,她啊,是罪有应得!

我无奈的摇头人家飞黄腾达了是人家的造化,你嫉妒什么?明个皇上喜欢上了什么新的人物,你是不是也要去鼓捣一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成了,没必要非把所有人都当作是敌人,否则咱们就和惠贵人一样了。

豆儿忙点头娘娘说得极是,说起惠贵人,奴婢才想起来,皇上是不是快要册立皇储了?

娘娘可有什么打算?

我笑道打算?能有什么打算?自古太子都是嫡子,且长幼有序,如今中宫无主,只有向晚算得上是嫡子,又是长子,自然非他莫属,哪里就轮得到我来打算什么?

豆儿忙道奴婢斗胆,奴婢听养心殿的小太监说,这几日皇上因为册立太子的事情与朝中大臣多有争议,皇上的意思就是册立向宁

我淡笑而我既不是后宫之主,向宁又不是长子,更何况之前我还是引起两邦战火的妖妃,为了我大信王朝的江山,为了避免后妃夺权,朝中大臣定会极力反对,是不是?

豆儿点头是!

小米儿有些愤然这些迂腐的老东西,如果小姐愿意做皇后,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摇头皇上想要册立我为皇后,也会遭到大臣们反对的!能够不顾皇上的喜好,刚正不阿,对我大信朝忠心耿耿,这样的人,应该赏才是。我不过是一个女人,做不做皇后都只是十几年的事情,可万一真的祸国殃民,那就是千百万百姓的百年大难了!

门外忽然一句“好”,宁远鼓掌走进来,说不愧是朕的德妃,竟能如此大度,以国家的利益为先,对待那些反对你的人也有包容之心——

我笑好了好了,不要再夸我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具备的,不是吗?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怎么给皇上当贤内助啊?

宁远叹气哎,如果他们能够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就不会如此盲目的反对了!

只要你了解我就好!

宁远笑笑,面色上有着一丝忧愁,我忙问怎么了?

宁远说道身为皇上,竟然还有那么多无能为力的事情,就连册立我心爱的女人和心爱的皇儿都不能自己做主,实在是可笑可笑!

我笑说大臣们的担忧也不无道理,皇上就采纳他们的意见吧,册立向晚为太子,向晚那孩子聪明伶俐,皇上不要偏心才是!

宁远笑笑罢了,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总之,我只册立我要册立的人!皇后也是如此!

我嘟着嘴笑说皇上怎么像个任性的孩子?对了,皇上可好些阵子没有去看望其他妃嫔了,不如这几日多去看看,等到过几天我的身体好些了,我可就不让你去了。

宁远不禁哑然失笑不让我去正好,我还懒得去呢,若不是你每日每日的劝说,我才不会往别的地方跑呢!就呆在你这里多好,软玉温香在抱,人生夫复何求?

我掩面笑说这话听起来像是昏君和大色狼说出来的,明个我就想办法给你建个酒林肉池,再广招天下美女给你享用可好?

宁远故意说道我真是娶了个好娘子,竟想着给我纳妾,我倒要问问,你就这么不喜欢朕陪着?

我摇头笑说烦都烦死了,最好多找几个美女,扳住你的脚,我就有时间涉猎天下美男了!

你当真这样想?宁远有些不悦。我扑嗤笑了一声,戳他的额头傻瓜,当然是假的!只是,太后那里保不准就琢磨着给你立一个皇后呢!

宁远有些烦恼,说道我真是搞不懂你,好好的皇后宝座不要,却又担心太后选择他人,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知道我的,只要你愿意,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反对,我也不在乎,定要让你做皇后,而咱们的向宁也一定要成为太子,我要好好教育他,让他有资格成为一代名君,为天下百姓谋福!

我摇头笑说不过是一个出生没几天的小婴孩,天赋性格还都不知道呢,怎么能给与这么高的期望?

宁远笃定的笑说咱们的孩子,怎么会不聪明伶俐呢,我相信他会是世界上最最聪明的孩子。

我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酸意,最近时常有这样的感觉,它时刻在提醒我向宁并不是我的孩子,如果宁远知道我真正的孩子是位公主,是否还会这样疼爱,并寄予厚望?

我问宫里现在盛传说向宁是凝婉仪的亲生孩儿,而我其实生的是一位小公主,为了争权夺势,我害了凝婉仪,还夺了她的孩子,更逼迫凝婉仪生前的贴身丫环们出宫守护陵墓——

宁远的面色越来越凝重,他说真有这样的谣传?

我笑说皇上都没有听说过吗?那现在皇上听到了有什么感想?

宁远冷笑真是荒谬!

我摇头,转头看窗外如果是真的,皇上会不会原谅我?如果我真的生了个女儿,你还会不会这样对待我?

宁远无奈的笑我再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再说就算是女儿,我也会封她为和硕公主,视其为掌上明珠。

我淡淡的笑了,说我累了,你去别的宫里走走!

我不去,我看着你睡!

你快去看看吧!这么久不去,人家可要说你薄情了!别说什么不愿意去,如果不愿意之前也就不该宠幸人家!

宁远微微有些生气怎么这样说?

我低下头难道我说的不对?皇上还是去看看人家吧,宫里人情冷暖最是明显,莫要让你曾经喜欢过的人受委屈才是!

宁远终于有些愤怒了,站起来说道你这是怪我之前不该宠幸他人,还是在怪我现在不该宠幸你?你这样愿意我去别人那里?好,我这就去!

说着拂袖离去。豆儿和小米儿胆战心惊的跪在地上,我有些诧异,说你们跪下做什么,起来啊!

小米儿忙说小姐把皇上惹生气了,奴婢哪里还敢站着?

我不由得笑说这哪里叫生气啊,我故意怄他玩呢!哪有两口子不打架的,有时候适当的打架还有助于提升感情呢,别担心了啊!

豆儿扑哧的笑出来娘娘是故意让皇上着急、不自在,是不是?

我点点头,拿起床边的茶碗,豆儿忙说奴婢去给娘娘换杯茶吧,这茶都有些凉了。

说着便拿着茶碗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