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后宫(蜡笔嘟嘟)
字体:16+-

第八十四章 萱嫔(下)

我握住宁远的手,放到唇边轻轻的亲吻,宁远有些把持不住,一把抱住我,忽又恼火的松开你的身体?

我面色通红,羞涩的说臣妾问过陈太医,如今的月份,胎儿已经稳固,可以――――行**!

宁远一听忙问真的?

我羞赧的点点头,宁远一把抱住我,吻住我的唇,拼命的辗转吸吮,久久不能离去。我略微挣扎皇上,现在是白天,而且晚上您还要去福泽轩!

朕不管了,朕今天就陪着你!说着便去解我的衣衫,我有些瑟缩,慌忙阻拦宁远臣妾现在的身材实在不堪入目,皇上您――――

宁远无奈的看着我笑你似乎都不知道朕有多爱你,朕会在意这些吗?无论你什么样朕都喜欢,扁平身材的小丫头、肥嘟嘟的小孕妇,朕都视若珍宝!

我这才放下心来,松开手,宁远缓缓的脱下我身上的那片薄纱,柔嫩的皮肤**在夏季炎热的空气中,宁远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身躯——

我从来没有觉得宁远这样温柔过,他的脉息跳动、鼻息和身体的动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我缩在宁远的怀里,把头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他亦搂抱着我,我懒洋洋的不想说话,倒是宁远在不停的对我说好想你!

我打从心理的微笑,闭上眼睛,用手指触摸宁远的脸庞,他就用牙齿轻轻的咬住我的指头,痒痒的感觉直舒服到人的心坎里。

忽然,我的肚子里一阵轰鸣,宁远忍不住大笑起来,我涨红了脸,宁远坏怀的问怎么?我还没有喂饱你?

我恼羞成怒的捶打他,他握住我的手来人啊,传饭,咱们的德妃娘娘和朕未出世的孩子都饿了,多弄些好吃的过来!

外面侯着奴才们忙飞奔而去,从御膳房连绵不断的往过送各种菜色,交叉摆了满满一桌子,足足有0多样,我看的瞠目结舌,宁远笑问小母猪,够不够?

我拍打他还真把臣妾当猪养?

宁远笑嘻嘻的吻我的脸颊小母猪一胎可以生好多,朕就希望能有好多和你共同生养的孩子,朕一定把他们宠上天!

我笑坐在宁远的怀里,宁远给我夹菜,喂我吃菜,忙得不亦乐乎。我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也顾不得形象,宁远喂我我便通通吃光,直吃到肚子圆滚滚的,宁远摸摸我的肚皮笑说这回吃饱了没有?

我这才想起来要不好意思,慌忙低下头,逗得宁远哈哈大笑。

那天,宁远一直留在德秀宫,与我下棋、品茶、赏花,晚上又搂抱着我,用大男子的姿态保护着我,与我沉沉睡去。

我觉得异常安全、幸福,所以睡的很深,以至于宁远离去都没有察觉,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终于嘴角擒着微笑满足的醒来,一束阳光透过帷幔照进来,一时之间,让我恍惚的仿佛不知道如今是何年何月。我懒得说话,就摇动床头的金铃铛,豆儿立刻走进来,笑吟吟的问娘娘醒了?

我打个呵欠,懒洋洋的坐起来,豆儿为我卷起帷幔,用金钩子挂住,边扶住我问娘娘是要沐浴还是只梳洗?

我只着了一件薄薄的堇色轻纱,豆儿立刻会意的吩咐小奴才们去准备大木桶、热水和花瓣。不多时,内阁的屏风后面便摆放好了一只硕大的冒着热气的古朴木桶,桶内蒸腾着各色娇艳的花瓣,扑面而来的香气让我通体顺畅,我退下那轻纱,进入木桶,温暖的热水让我不禁舒服的呻吟了一下,腰背部的酸痛顿时缓解了许多,豆儿用小水瓢舀水,顺着我的肩膀浇下,花瓣遗留在我的脖子和肩膀上,衬着莹白的皮肤,越发显得妖艳!

我把长长的黑发拿到胸前,用象牙梳子慢慢的梳理,那头乌黑的头发漂浮在水面上,漂散开来,合着花瓣把我的身体遮掩个完整,豆儿笑娘娘现在真像芙蓉出水的百花精灵。

我笑笑,身体向下滑,把整个头都沉到水里,花瓣在水面上荡漾着,我在水底向上看,阳光透过美丽的花瓣也便变成五光十色的了,我伸手去够那光线,想把它们握在手中,居为己有,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够不到它们!

胸中一阵憋涨,我忙站起身,到水面上大口的呼气,花瓣和水滴随着我的动作飞溅出去,豆儿躲闪不及,也被弄个精湿,我忍不住笑出声音。豆儿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却被我隆起的小腹给吸引住,我不禁也看过去,紧致嫩滑的皮肤圆滚滚的凸起,仿佛把寿星老公公的额头扣在肚皮上一样,我抚摩着小腹问豆儿怎么好象都不是很鼓,倒是屁股宽了很多。

豆儿笑娘娘和凝贵人的情况很像,莫不是都怀的小皇子?

我低头左右来回的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外面小米儿走进屏风,见我光**身子不禁掩面轻笑小姐现在的样子还真是好看!

我苦恼的道不要哄我了,现在的身材要多糟糕有多糟糕,还腰酸背痛的,真是折腾死人了!

豆儿从梳妆台处拿出来一盒药膏,说奴婢给娘娘揉揉?

这是什么?

是凝贵人差祸兮送过来的,能够紧致皮肤,减缓酸痛。

我用探究的眼神看着那盒子,豆儿忙说娘娘放心,已经拿去给陈太医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我这才说先不用了。

又坐下,轻轻的捧水往脖子上浇,小米儿只站在那里,我也不抬头,只问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小米儿才说小姐让奴婢去问昨个萱嫔的反应,奴婢打探出来了,听福泽轩的内线说,萱嫔在外伪装成贤惠善良的模样,可一回了福泽轩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任性,脾气暴躁,连眼神都凌厉许多呢,尤其是昨个,本来要去福泽轩的皇上忽然留在了德秀宫,更是大发雷霆,说了许多对娘娘大不敬的话!

我依旧揉搓着自己的皮肤,小米儿停顿了一下,见我没有吩咐,就继续说下去萱嫔说娘娘是个骚到骨子里的女人,都挺个大肚子了还不安分,每天霸着皇上不放,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了,竟能看上娘娘那种货色的女人,还说娘娘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比不过她,不就是怀个孕吗?皇上要是多来几次,是个女人都能挂上种,就不信娘娘现在霸着皇上还能生下双胞胎不成——

豆儿见这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忙制止小米儿!

我略微抬头说下去!

小米儿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萱嫔还说娘娘如果不是借着故皇后的名义又怎么会得到皇上的宠爱?她就不信故皇后那种榆木疙瘩会**到挺着肚子伺候皇上的地步——

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小米儿不再说下去,愣愣的看着我,我道怎么停了?你说你的!

小米儿道奴婢还是不要说下去了,都是些污蔑小姐的话,即便奴婢只是学着重复一遍,都惟恐脏了自己的嘴!

我舀起一些花瓣,从脖子往下浇,豆儿忙过来,接过我手中的水瓢,我好整以暇的趴在木桶边上,忍不住笑说你难道不觉得好笑吗?那样忠厚老实的萱嫔竟然有这样的口才,我们都比她不过呢,看来要好好学学,免得以后和人家斗嘴的时候没了言辞。

豆儿道娘娘怎么还能笑出来?这些话多难听啊!

我笑要得就是她说话难听,我还怕她不说呢,可见城府不深,小米儿,你送些小玩意过去,就说我觉得过意不去,特地送过去赔罪的。

小米儿忙退下,我对豆儿说哼,就等着她过来给咱们演忠厚善良的戏码了。

豆儿问娘娘可要更衣?

我摇头在水里坐着怪舒服的,就这样吧!

豆儿忙道那奴婢为娘娘再添些热水。

我只闭目养神,任由豆儿把一桶桶热水加到木筒之中,不多时,萱嫔便穿戴整齐一步三摇的走来,头上的莲花簪垂下流苏,随着这步伐左右晃动。她走进屏风之内,温顺的不敢抬头,只跪下,规规矩矩的给我磕头,轻声说娘娘折煞臣妾了,本来皇上留宿在哪里也是不定的,娘娘一直蒙获圣宠,皇上不留在德秀宫臣妾才要奇怪呢!

我说抬起头来!

萱嫔这才抬起头,我是见过她的长相的,知道此人美貌非凡,如今看来却显得更加清新,仿佛朝阳般的光彩异常。

我笑果然是个好容貌,端看这后宫,就属你的姿色最好!

萱嫔恬然的说以色侍君岂能长久?皇上最爱的还是娘娘的心肠和端庄气质,这些都是臣妾沿袭多年都不能领略半分的。

我轻笑出声可本宫就觉得我这身材容貌都不及你一分呢!不瞒你说,本宫昨夜是有意勾住皇上的,就怕皇上再多去你那里几次,只记得你的倾城之貌,把本宫全忘在脑后了!

萱嫔朗声道娘娘多心了,皇上怎么会是好色的肤浅之人?更何况臣妾能够有今天也都是靠着娘娘的提携,臣妾又怎么会忘记娘娘的恩德?

我笑恐怕是要本宫仰仗妹妹你了吧!妹妹有天资国色的容貌,早晚是要被皇上所宠爱的,我不及早筹谋,万一不小心得罪了妹妹,以后可就没有好日子了。你过来!

萱嫔走近我,我端起她的下巴瞧这皮肤,多好,光洁无暇,瞧这眉眼,果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萱嫔谦逊的答娘娘过奖了!

我忽然扳起脸这么说你也觉得自己倾城倾国?

萱嫔一愣,摸不透我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