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老板的桃花运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美人的姐姐?

第二十八章 美人的姐姐?

推开石门,看到的是一个美人无聊地抚摸着一条巨蛇。看得我鸡皮掉了一地。淡黄的落地裙摆衬出她的脱俗高雅,明明只是二十多岁的女子,眉间却暗藏着皇家的气势,不容忽视。可是她身边盘坐着的蛇很是让人无奈,果然如同美人所说的,这女人,很奇怪。她蛾眉颦笑,将言而未语,看到她温柔的笑意,我脑海中竟出现美人那妖孽的笑?难道说,这个女子便是她的姐姐?

我欠身问好,由于不知道她的名字,便只有淡笑。女子怔了怔,心里想到:原来臭小子眼光也不差嘛,啧啧,她很是特别,特别是她身上的味道…她的目光又从我身上掠过,看到狐狸和手中的噬魂时,有着明显的惊讶和赞叹。“我叫水伊芙,苗寨的巫女。”我微微点头,“在下上官璃,来苗寨实是有请求。”水伊芙挥了挥手,打断了我,我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你来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病,我自然有办法。”她说得云淡风轻,却让我更加迷惑,“他的病我自然不是免费治的,不过受人所托罢了。”

询问地看着她,试图找出一点的缝隙,不过这个人隐藏得太好了,无论是神情抑或者言语,我找不到一丝破绽。颜颉冰凉的手缩了缩,我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开口道:“既然巫女不愿意说,在下自然也懂得一些规矩…”看了看她,“不过,我哥哥的病能否尽快治好?”

水伊芙刮了颜颉一眼,“他倒是无碍,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我哑言,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水伊芙挥了挥手,紫衣男子立即明白了几分,走到颜颉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颜颉脸上有些不悦,我自然也不放心,毕竟我不清楚别人的底细。不过…身体的变化,我自己也察觉得到了,嗜血的欲望愈来愈强,只怕有一天我已经无法受任何人的制约,只怕有一天我已经成了魔鬼…。低头,扶在颜颉腰间的手轻轻推了推他,他望了我一眼,血色的眸子中有些黯淡。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拍拍窝在我肩头上的狐狸,示意它跟着颜颉一起走。狐狸这次比较顺从,什么也没说的便跃到颜颉肩上。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暗暗松了一口气,无论如此不熟悉,眼前这个女子仍然有一种让我放心的感觉。她摆下了手中的巨蟒,优雅从容地往我走来,鼻头上掠过一股诱人的花香,反应过来时,已经摇摇欲坠了。“你。”惊恐地望着这个温柔似水的女子,呵呵,没想到我看错人了…无力地向后倒去,然后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华丽的分割—————————————————

“怕什么,我又不会害你…”水伊芙嘟了嘟嘴,抱着怀中的人往后山走去。

空旷的天空里,流涨着的只是些灰白的云,云层缺处,原也看出半角的天和一点两点的星,还有那欲藏还露的将见仍无的半规月影。树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本已入夏,苗寨山后的桃林却依然弥漫着一片粉红,显得诡异而迷人…

“死和尚。”水伊芙依旧阴柔细语,仿佛这般粗俗的语气不会出自这位女子的口。只是…的确是她说的,“死和尚。”轻轻把怀中的上官璃放下,毫不犹豫地踢开了那扇已经有些残旧的木门。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正悠闲的抿着茶,看着书,完全无视了眼前的水伊芙。水伊芙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抓起了眼前的木鱼直扔向男子。挑眉,轻轻一抓,木鱼安然无恙地落在原来的位置,那个人,依旧闲适自如。

男子摇摇头,叹了口气:“人的内心与外表果然很不一样。”

水伊芙瞪了他一眼,“少给我废话,你感觉得到那丫头身上的味道吗?”

男子悠悠地放下手中的杯,从毯上走了下来,“与月岚的味道很相近。”

水伊芙眼神有些悲伤,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月岚的魔欲,是他选择的路;只怕,那女子的魔欲却是天生的。”男子走到床边,瞥了眼前的人一眼:他那么多年来,从未迈出过苗寨一步,甚至连这座山也很少踏出,只为吸收天地间最纯的灵力,好克制水月岚身上的魔性…而这女子,身上居然隐含两种力量,亦正亦邪,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到底是什么人?”男子抬头询问水伊芙,绝美的眉间透出深深的不解。

“璃宫新任宫主。”

上官蝶和若雨瞳的女儿?不可能,两个如此纯净的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孩子,难道说…再次望了一眼上官璃,他肯定了几分。果然,师父所说的劫,出现了。啧啧,不过,两种相对的力量落在这个女子身上,不知是好是坏呢?他突然也很想出去走走,看看这个江湖…抿嘴一笑,长袖一拂,等待着这个女子醒来。

今天二更了

虽然字数有点少、哈

亲们多多推荐琉璃就多多地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