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老板的桃花运
字体:16+-

第八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八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受伤之后,我以疗伤的借口对外界宣言要闭关一个月,果真,江湖起了不小的动荡。而我只是安静地看着这场闹剧,撒了一个网,等待着这些贪心的人类掉进来…不过我的闭关不在房间,地点设在了缠香窖,除了舞葵,没有人知道我在做什么。

一切都显得十分和谐,依旧过着安静的生活,这是舞葵告诉我的。但是各大势力的高手在一夜间都无了踪影,这又是为何?答案不言而喻,他们开始行动了,如此迫不及待地,只会落得失败的下场。就在后天的晚上,他们打算里外照应,将璃宫一网打尽。但是事情往往不是想象中的容易,因为总会有人比你高深,庆幸的是,这次我略胜一筹,无论是在布置,还是在准备方面。

“吱”的一声,缠香窖的门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推开了,望了一眼舞葵,又继续低头研究我的毒药。

看了一眼满地的书,舞葵有些无奈:“宫主,冥曦公子和冥荧公子一直在催促您啊,我也快被他们烦死了,您是时候出去了吧。”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突然盯着舞葵看:“舞葵啊,你说要怎么做才能把握药性的强弱呢?怎么样将它刚好变为十次就毒发呢?”舞葵晃了一晃,这宫主明显没听她说嘛。

“哦,对了,菱纱怎么样?那个晨羽灵呢?”我继续低头研究我的书,相信明天黄昏之前,我的“罪”就能诞生了。

“菱纱整天魂不守舍,窝在房间里,看着香囊出神。晨羽灵和其他内奸已经开始活动,不过她们的鸽子都被我们换了内容。”

点了点头,很好,我不怕有差错发生,因为无论是哪一面,我都部署好了。

菱纱,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搞不懂…“那个香囊对她有什么意义?”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询问,但是我还是觉得事情有跷蹊,这个女孩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舞葵没有回答,或许她觉得自己并不应该多说些什么吧,我自然也没有勉强,“如果有可能的,查一下香囊的来历,她,我还是希望留着的。”“是。”点点头,让她出去,我望了望地上凌乱的书和一堆毒草毒花,嗯,到底还差点什么呢?

小心翼翼地拾起那带刺的花,“咝”被刺到了,血沿着花茎滴落在药炉上,里面的药泥开始冒烟…哈,我知道了。看来我的“罪”不必到明天黄昏了,满足地靠在墙上小憩。

—————————————华丽的分割线————————————————

“她怎么说?”舞葵刚踏出缠香窖,冥曦和冥荧不约而同地问。天啊,她舞葵到底得罪谁了?她实在被这对兄弟烦死了,每天问十几次“她怎么说”,也不知道宫主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真相,这可苦了她。“宫主说,明晚开始扫除。”说完这简短的话就一溜烟地逃开了,仿佛见到鬼似的。

“这女人的脑子是想什么的?”冥曦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靠着树干,一脸不解。冥曦摇摇头,他也想问,璃宫出现了危机,她还可以若无其事地在缠香窖“闭关”,更可恶的是连他们也不许靠近,想到这里,他一脸不悦。莫名其妙的愤怒之火点燃了,冥曦一个转身,想缠香窖走去,冥荧被吓到了,一把抱住冥曦。如果可以,他也想冲进去,但是那女人说了,谁敢靠近一步,她就让他精尽人亡…。他什么毒都可以忍受,唯有那女人所制的**…。“喔哈哈哈~~”突然地,缠香窖传出了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奸笑声,让两人不寒而栗。

—————————————华丽的分割线————————————————

我的独门秘制药终于炼成了,推开缠香窖的门那一刻,我以为我眼花了。那两兄弟居然抱在一起,冥曦还脸红红的~~(琉璃:那是被你气的。)

哇哇,想不到我有幸看到真人版的BL耶,不过貌似我阻碍了人家,悄悄地往后退,打算在门缝中偷窥,但是被冥荧恶毒的眼光阻止了,所以最后还是很没骨气地往他们走去。我干咳两声,嬉笑道:“呵呵,早啊两位,你们继续啊哈,我什么都没看到。”

咦?没有反应?观察到冥荧双眸中闪动的愤怒,缩了缩脖子,难道说,他们想杀我灭口?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看到我的眼珠转来转去,冥曦哭笑不得,转头问他弟弟:“她什么构造的?”冥荧沉默,沉默,这问题他也想知道…

“咳咳,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喇。你们继续,继续吧,如果觉得不方便,缠香窖地方很大,嘿嘿…”

哇,痛,被人敲了敲脑袋,怒视着他,他一脸无所谓,挑挑眉:“我们没那个嗜好。”

张张口,本来想说我明明看到了,但是收到冷箭一样的警告,我还是识趣地转移话题了。:“我累了喇,你们去准备准备,明晚过后,咋们有大计划。”

两人狐疑地看着我,等待我的下文,我很认真的脸色,然后,施展着绝世轻功飞走了。“你这该死的女人。”于是,这声音响彻璃宫…

瑶池

将整个身子泡在冒着热气的池水了,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将水中的花瓣托起,然后让它随着水滑落,再次托起,继续滑落,如此反复。被热气熏得有些想睡,思绪飘得很远…娘说,安排在梵烟殿的四个人是最值得信任的,但是为什么菱纱会背叛我?我不怕死,但是我怕背叛,当你信任的那个人出卖了你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尽管我没有过多地吩咐菱纱什么,但是我既然已经决定把璃宫交给她们管理,证明我想用这个人,可惜她还是让我失望了。那个还对我说“宫主你真好”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