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卷六 第十三章 无力回天

文齐呆呆地坐在酒吧里,两眼无神地看着门外,手上握着师傅临走前塞给他的神剑,他知道,那个看起来严肃狠辣的老头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肖宇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利用什么阵法消灭梁若行,他也知道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那个阵法,亦攻亦守,就是为了迷惑梁若行,让他不能贸然插手,隐藏其中的就是一个大型的时空转移,那是他一辈子都在研究的东西,只用过这一次,就是为了救他们,他将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他们的身上。

可就在最后一刻,梁若行还是出手了,万不得已的肖宇只能拼着自己最后的力量将他们送出来,自己却永远留在了那个地方。

李茜和星言现在就在楼上,照顾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宇尘,他什么时候醒来,还能不能醒过来,现在都是个未知数。看着宇尘那紧蹙的眉头,满是风霜的脸庞,李茜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痛,都是因为她,他才会有今天的样子。如果当初没有把他牵扯进来,他现在还是一个小酒吧的老板,经营着自己的酒吧,在网络上写着自己的东西,混点小名声,和妖子过的快快乐乐的,将来找一个仰慕他的粉丝,结婚,过日子。

但是现在,他的生活彻底毁在了她的手里。

想着这些,李茜的眼角隐隐泛起了泪光,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摩着他的脸颊,感受着他冰凉的体温,终于伏在了他的胸膛抽泣起来。

“Cicely姐,别太难过了,天意难违!”星言咬着嘴唇,轻声安慰。

“天意吗?”李茜茫然抬起头,“天意真的难违吗?”

“天意难违,但我们却可以尝试着去逆天而行,不管结果怎样,我们努力过,就不会有遗憾!”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坚决的声音,李茜心中一动,迅速地转过头,就见一个俏丽的短发女子正含笑站在门口,一身洁白的衣裙,仿若下凡的仙子般,一尘不染。

在她的身边,站立着一个帅气的男孩,脸上满是阳光般的微笑,让整个屋子都温暖了起来,刚才的那句话就是出自他的口中。

“安安,妖子!”一丝惊喜浮现在李茜的脸上,一下子跳了起来,扑向了他们,下一刻,却无奈地从他们的身体间穿了过去。

“对不起,Cicely姐,我现在可没有力量去控制那种幻觉了!”妖子无奈地一笑,摊了摊手。

“嫂子!”安安咬了咬嘴唇,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地叫了出来。

“你们能来,太好了!”李茜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依旧满是欢欣地说道,“你们饿不饿,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Cicely姐!”星言叫了一声,她也有点不忍心,她知道,现在的李茜急需要感受一种家的温馨,将眼前的压力转移出去,但,现在不是家长里短的时候。

李茜神色一黯,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讪讪地一笑,“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嫂子!”安安向着李茜缓缓一揖。

“还说那么多干嘛?现在都这个时候了!”李茜微微一笑,尽力压制住自己眼角要涌起的泪水,“妖子,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子没死,肯定去干什么了,说吧,你们,是不是已经有了对策了?”

妖子和安安相视一笑,“本来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没想到在最后一刻,安安救了我,那种危险的情况下,我不打算让她知道的,谁知道梁若行一动,安安就已经知道了,才赶在最后一刻把我引到了冥界,留下了一条小命,但是,现在我也已经只是个冤魂了,跟安安一样的灵体,而且,我现在没有任何的灵力,我所有的力量都已经被梁若行吸了过去,所以,他才会这么强。”

“那,我们不是一点胜算也没有了?”李茜紧张地咬着嘴唇,难道真的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梁若行成魔而无能为力吗?

“也不是,还有一个办法。”安安说完这句话,见李茜的眼中重又燃起了希望,才又继续说道,“哥哥的体内现在集合了妖、冥、神的力量,但他只能将妖冥之力为己用,神的力量依旧在沉睡,如果能压制住妖冥之力,唤醒他体内的神力,就还有挽救的可能。”

“要怎么做?”李茜马上问道。

“封魔咒!”安安缓缓吐出了这三个字。

“封魔咒?”李茜和星言俱是一愣,当年梁若行就是用~~~.1~6~~.~c~n封魔咒才暂时压制了校园冥界,但如今,那些妖魔早已突破了封魔咒的禁制,再来一次的话,真的能有用吗?

读懂了李茜的疑惑,安安缓缓解释道,“这个封魔咒和哥哥当年用过的并不一样,当年的他,只是单纯地用佛法发动,只能暂时的镇压,所以才会失败,但我说的这个封魔咒,却是要集合妖、冥、神之力来发动,这样就可以克制哥哥体内的妖冥之力,催动他体内的神之力,然后,我会带你们进入忘川河,利用忘川河的力量,生生世世地洗刷,几世之后,那些魔气就会彻底消失。”

李茜眉头紧皱,封魔咒好用,但安安所说的条件似乎太过苛刻,三种力量如何才能凑到一起,就是眼前最大的问题。

抬头看了一眼安安,却见她正含笑地看着自己,猛然间恍然大悟,自己的体内不就是有着冥界的力量吗?安安是梁氏的后人,梁氏本就是神界之人的转世,神的力量自然拥有,接下来就是妖界之力,而妖子本就是妖界的王子,他在最后一刻选择故意被宇尘所杀,造成一种他已死的假象,不就是为了现在的这个时刻吗?

“别看我!”见李茜看向自己,妖子再一次很无奈地摊摊手,“我早说过,我的那些力量早已经被梁若行勾搭走了,要不是安安可怜我,我现在连魂魄都没有!”

“我有!”门口又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文齐拎着师傅给他的那把剑走了进来。他一直都在研究,为什么都到了那样的时候,师傅还要让他带走这把剑,没有人,这把剑终究就只是把破铁片子而已。

直到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才恍然大悟,师傅不是傻瓜,这么做必然有他的深意,细一感知之下,惊讶地发现,这把剑里饱含着妖气,一把人界的神器,按理是不可能有如此浑厚的妖气的,再仔细一查探,忍不住直接冲了上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文齐将神剑向前一递,月妖一愣,脸上随即露出了狂喜,“玄阴朱雀?”

肖宇硬塞给文齐的竟是之前妖子丢掉的玄阴朱雀,还真是人老奸马老滑,这个老头子一开始就认准了会有这个时候吧,拼了老命也要保留下这把神剑,就是为了现在。

“那好,东西全了,开始吧!”李茜沉静地说道,“妖子,文齐,你们先出去!”

文齐和月妖一愣,不明白这个时候怎么会把他们请出去,要知道,没有月妖的催动,玄阴朱雀根本没办法发动,而文齐不在身边护法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请你们出去呢”安安一笑,“两位男士请回避吧!”

此话一出,文齐和月妖恍然大悟,月妖还好些,本是灵体,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文齐却老脸一红,逃命似地跑了出去。

看着自己的表弟像个小孩子一样,李茜忍不住笑了,轻轻关好门,脸色才再一次沉重下来,“我会死,对吗?”

她不是傻瓜,安安说出那个计策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封魔咒的发动必然要有一个媒介,当年梁若行就是以自身为媒,如今,她自然是唯一的人选。

安安犹豫了一下,“会!”随即马上补充道:“但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魂飞魄散的,我会搜集你们所有人的魂魄,在忘川河畔为你们聚魂,等待三生三世之后,我们重新投胎,重新做一家人!”

“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我不怕死,安安,只要还和你们在一起就好!只是他……”李茜看了一眼宇尘,却见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看着她们,李茜随即一笑,“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我知道你爱着我,很爱很爱,一点也不必若行少,但是,我始终还是放不下的,所以,只有对不起你了!”

宇尘的喉头动了动,他很想说:“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存在的目的并不是想要你忘了谁,我只是想要你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就好!”可是话在嘴边,却就是说不出来,只能急迫地看着李茜,用眼神示意她不可以。

李茜上前几步,在宇尘的身边坐下,拿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摩挲着,轻柔地在他的耳边说道:“我知道,你不让我去,你怕我永远不再回来了,可是,宇尘,我要你知道,也要你永远记住,我从来没有爱过你,除了若行,我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我和你,只是我觉得孤单而已!”

“你撒谎,你撒谎!”宇尘的心中怒吼着,但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慢慢俯下身,在他的唇上轻轻地一吻,下一刻,一阵眩晕传来,刚刚清醒过来的他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开始吧!”李茜朱唇轻启,缓缓地说道,此刻的她,浑身散发着一股神圣的气息,轻解罗裳,露出了美妙的**。

安安点了点头,伸手一招,玄阴朱雀入手,默念了一句什么,开始了他们最后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