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卷六 第五章 棋子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宇尘默念静心神咒,强迫自己迅速地冷静下来,他很清楚,现在的梁若行可能正躲在某个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他,只要他有一点点的疏漏,就可能被利用。

星言赞许地看了看宇尘,“宇尘师兄不愧是这一代的英杰!”

“惭愧惭愧!”宇尘老脸一红,英杰?自己还不是被梁若行耍的团团转?

“师兄不必介意。”星言微笑着说道,“无论是谁,就算是以前的慧能大师,遇到现在的梁若行也只有被玩弄的份,梁若行的实力,早已经不能用我们所熟悉的常识去理解,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些问题,并且查阅了大量的典籍,最终发现了一个问题。”

“哦?”宇尘习惯性地眉头一皱,直觉告诉他,星言所掌握的秘密可能和梁若行的力量来源有关。

“梁若行的身份我想你们已经清楚了,这位月妖王子想必已经都告诉你们了!”星言看向月妖,仔细地打量着他,她早有耳闻,但却是第一次见到他,无论她怎么努力,也看不到他有一点妖的样子,这让她多少放了点心,如果说,整个计划中还有什么变数的话,那就只能是这个妖界的王子了。

“你知道我?”月妖愣了,他的身份极为隐秘,如果不是他亲口说出来,就是老板也不知道,可是星言却好像早已知道他的身份一样,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当然知道你,妖族的王子,玄阴朱雀的持有者,拥有无上的妖族之力,只是人界的结界限制了你能力的发挥,如果,能在一个不受结界限制的地方,你的能力就是梁若行也要忌惮几分。”星言款款说道。

这一次,不仅是月妖,就连文齐、李茜和宇尘也是惊讶无比,星言,一个普通的修道者,就连灵力都没有多少,竟然洞悉了如此之多的秘密,连月妖都没有说过的事情,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没什么可奇怪的!”星言苦笑,“玄阴朱雀是上古神剑,是我们每一名修道的弟子都知道的,而它的所有者是妖族的王或指定的继承人,这也是常识,妖族的王不可能离开自己的地方,所以,你自然只能是王子!”

“你刚才说,如果在没有结界限制的地方,就算是梁若行也不是我的对手,这个是真的么?”月妖此刻却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

“理论上,是的!”星言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想打击你们,但,那只存在于理论上,你的能力完全发挥的时候,现在的梁若行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梁若行真正成魔的那一天,就是再来十个你这样的高手,我们也无能为力。”

“你的意思是,梁若行也隐藏了大部分的力量?”李茜惊疑地看着星言,“这不可能,他,他不会骗我的!”

“他没有骗你!”星言叹息,“恐怕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潜藏着多少强大的力量,你们知道,他是神的后裔,神的力量虽然因为他世世代代为人的传承而沉睡,但却并没有消失,一旦,他的神智被魔性所控制,那么,极有可能,魔性会激发起他体内神的力量,为己所用,而且,我想,这也是他成魔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因为,四界之中,只有神界的力量是不受结界的限制的,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

“那我们就在他还没有成魔的时候,把他引到那个不受结界限制的地方去,集合我们这些人的力量消灭他!”月妖挥着那把黑乎乎的玄阴朱雀,坚决地说道,“总之,只要有一丝的机会,我们就不能放弃!”

“我自然知道你不会放弃,只是,这里面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那个结界。”

“那个结界我知道!”这次,竟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李茜开口了,只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有些落寞,“基本上,我们没有取胜的可能!”

“你说什么?老姐,我知道你不忍心,可是,如果梁若行成魔,我们就不能……”文齐急了,但是最后那个“手下留情”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毕竟,那是李茜曾经深爱过的人,而且,直到现在,她也依旧无法放下。

“不要怪Cicely!”星言无奈地笑笑,“她说的没错,关于那个结界,我们确实再也找不到了。”

“为什么?”月妖皱眉,既然那个结界曾经存在过,那么就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消失。

“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宇尘沉重地说道,“其实那个结界,准确地说,应该是人界和妖界的结界形成的真空地带吧。”

见星言点头,宇尘知道自己猜的没错了,“那个结界已经被梁若行轰塌了,对吗?”

此话一出,月妖和文齐也明白了,四界之中,神界已经彻底和三界断绝了联系,他们的结界是最为强大的,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真空的缝隙,所以只有剩下的三界之间才有所谓的真空地带,而冥界和其它二界本就是密切联系的,所以,也不存在绝对的真空,只有人界和妖界,他们之间才是纯粹的单向联系,没有人界强大的召唤,妖界的人不可能出来,所以,只有他们之间才存在那样的真空地带,防止妖界的随意出现。

而这个真空地带就是学校,也只有在那里,梁若行才有可能轻易地发动借魔,召唤妖界的力量,也正是因为那个两界都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的地方,冥界才有能力趁虚而入,在那里建立了第二个冥界。

不仅仅是梁芳、慧能大师他们被耍了,以为那只是冥界的一个阴谋诡计而已,就连当初设立校园结界的人不也是上当了吗?

倒是梁若行看到了这其中的关键,冥界抢占这个真空地带的真正目的就是控制真空,打通结界,让妖界和人界来一场真正的战斗,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于是,他干脆利用借魔之力,吸收了大量的妖界和冥界之力,一举轰碎了结界,让真空消失,但这样一来,人界和妖界的结界就只剩下一层,这也是后来为什么就连文齐都可以轻易召唤妖界之人的原因。

梁若行原本的计划里应该包含着如何消灭自己的步骤,第一条也是首选就是自己和真空结界同时消失,烟消云散。但这条计划失败了,结界破碎,但那反震的力量却并没有能够摧毁他,反而让他不得不残活下来,极力压制魔性。

这一点,以梁若行的性格,不可能不考虑到!

月妖心中那股疑惑越来越强烈,自己当初那么轻易地就脱离了梁若行的控制,现在看来,似乎是他故意放他走的,因为,没有他,结界破碎时的力量都没有能够毁掉他,只是让魔气与他的身体融合的更加厉害,如果当时自己也在,那么,后果真的不可想象了!

“原来,我们都是棋子啊!”月妖豁然开朗,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话,听的李茜等人一头雾水。

“我知道了!”星言也是一声惊呼,“原来如此,原来梁若行早就算好了会有这一天,所以,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其实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我们就是他手中的棋子,而我们这些棋子,就是最终会要了他命的人!”

“那,那我们怎么办?”李茜一时间竟手足无措,一方面,她其实很喜欢跟在梁若行身后的感觉,听他的话,照着他的安排去做,因为,那至少说明,他还在她的身边,还重视着她,可是,另一方面,她也害怕,一旦梁若行真的成魔,自己怎么办?是站在宇尘他们这一边,和梁若行誓死搏斗,还是自私一点,站在梁若行的一边?

更或者,自己干脆逃离吧,对,逃离是最好的选择,自己不用去面对梁若行,也不用去背负什么大义,更不会有什么人界的责任,那样就轻松了,对,就轻松了。

李茜转身,迈步,下一刻,却又茫然地停了下来,自己能去哪里呢?而这一离开,和梁若行还有再见的可能么?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星言的表情异常的严肃,“不管是谁,在接下来这段日子里,都要抓紧时间修炼,争取尽最大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力量,尤其是月妖,你的力量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你要尽可能地克服结界的限制,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力量。”

“好!”月妖点了点头。

“Cicely姐,梁若行走的时候是不是给你留下了很多书?”星言转头问道。

“啊?什么?是!”李茜心不在焉地说道,星言眉头一皱,知道她此刻心绪烦乱,“能把那些书给我看看么?他能留下来的,一定是对我们非常重要的,我想,在那些书里面,应该有一些克制他的办法!”

“哦,好!”李茜点了点头,茫然地看着远方的黑暗,不知道明天的日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