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卷五 第二十四章 愤怒的李茜

不好意思,昨天忘了更新……

“啪”的一声,宇尘释然,曾经以为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原来,却也不过如此,没有想象中的痛苦,甚至,连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死亡,只是一瞬间。

“妈的,王八蛋!”一个清脆的斥骂声在他的背后响起。宇尘笑了,还好,就算死了,他还能听到李茜的声音,看来,那个人并没有残忍到将他打的魂飞魄散,忍不住回过头,却见李茜咬牙切齿地瞪视着窗口,而她那原本应该**的身体此刻却被一层白色的雾气所笼罩,堪堪遮住了她美妙的**。

而她似乎也没有看到宇尘的死亡,只是直愣愣地看着窗口,并没有冲到宇尘的身边,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悲哀,难道说,自己在她的心里,还是不能占据一席之地么?有些无奈地低下头,想看看自己的尸体是不是也一样保留了一份尊严,但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还好好地站着,就连魂魄还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

这一变故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还活着?这一刻,他明白了,那个人并没有想要动他,那股灵气从他的耳边擦过,到底还是打到了李茜的身上,只不过,那股灵气尽管充满了霸气,却没有任何的伤害意味,只不过为了保护李茜不会春光外泄而已,同时也是警告宇尘,最好不要轻举乱动,否则,下一次,也许就会要了他的命。

他也不是第一次直面死亡,但在死亡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却还是第一次。他不惧怕死亡,但是,这种毫无反抗的死亡却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有些了然那个幕后的人究竟是谁了,没错,也只有他才有那个能力将灵力控制的如此纯熟,也只有他,才可能拥有如此浑厚却又阴纯的灵力。此前,他只不过是怀疑,但这一次,他可以确定了!

抬头再看李茜,此刻的她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疯狂地撕扯着身上的白雾,想让自己彻底地暴露出来,可那股白雾却甚有灵气,李茜的每一抓都可以抓到实质性的东西,随着她的撕扯,也会将白雾扯开,但只有一瞬间,其它地方的雾气就又会补充过来。

李茜的动作刚猛,那股灵气的反应就是阴柔,自古百炼钢成绕指柔,任李茜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扯掉那股雾气的包围。

“梁若行,你个王八蛋,你有种偷窥,有种监视老娘,怎么没有胆出来见我,躲在后边装神弄鬼算什么东西?”

第一次,宇尘第一次见到狂怒的李茜竟是如此的恐怖,破口大骂不说,就连娇美的脸庞都因气愤而可怖地扭曲着,宛如面目狰狞的魔鬼。

“Cicely!”宇尘叫了一声,却在李茜的冷冷一瞪下硬生生地憋回了下面的话,那个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冰冷,犹如一把利刃直刺入他的心底,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宇尘庸兰,老娘看不起你,梁若行有什么厉害?他也不过是个不敢面对我的孬种,可你连他都不如,老娘送上门你都不敢要,你算什么男人!”李茜声嘶力竭地吼道,转身就向外冲去,远远地传来她愤怒的叫骂:“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Cicely!”宇尘叫了一声,抬脚想要追出去,却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阵阵阴风徐徐吹过,让他头皮发麻,脚步竟因此而顿了顿,和之前的交手没有任何的区别,如果背后的那个人想要动手,他只有被宰的份,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乾玉辟毒,振适罗灵。八仙秉钺,上帝王灵。太玄落景,七神冲庭。黄真耀角,焕掷火铃。紫文玉字,四景开明。九天六天,四天之精。外传玄祖,内保帅兵。左成右顾,火热风蒸。敕斩万妖,摧馘千精。金真所振,九魔灭形。吾佩真符,役使万灵。上昇三境,去合帝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役万灵神咒,强迫自己集中全部的意念,以便梁若行动手的时候能够在第一时间让自己魂魄离体,将自己打造成一个鬼界最强的人。

要让他魂飞魄散,就算梁若行是神,也需要两次攻击,第一次将他魂魄离体,第二次才能直接打击他的魂体,那中间小小的时间差已经足够他作出反抗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潜意识里他觉得,梁若行一定会杀了他,因为他们所代表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势力,因为他喜欢他的女人,甚至想过要和她白头偕老,因为他差一点就和他的女人共赴巫山**。

无论哪一点,梁若行都有理由直接灭了他!

可梁若行似乎并不想杀了他,那股灵气只是试探性地围绕在他的周围,像是在窥探一样,良久之后,竟默默地退去了,似乎有些遗憾,甚至他能感觉到梁若行离去时那声轻轻的叹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竟然忘了追击。

但是追击又有什么用呢?自己在他手下别说一个回合,就连招架的力气都没有,追上去也只是惹怒了他,白白送死的命。

愤怒的李茜冲出了卧室,冲下楼,向着外面就冲了出去,丝毫不顾自己身上只是一层淡淡的雾气所笼罩,此刻的她只有一个想法,你梁若行不是不肯出来见我,而且也不许我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么?那好,我就到外面去,让所有人都看我赤身**的样子,丢尽你梁若行的脸!

你的法术厉害,你的灵力高强,但我不信我离得你远远的,你的法术还能支撑,我就不信你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做那些事情,你明知道我的想法,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月妖看着李茜冲出酒吧,奇怪地没有动,依旧不紧不慢地喝着手里的酒,脸上竟然还有一抹诡异的微笑。当楼上的脚步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他也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随后轻轻地画了一枚符咒,捏在了手里。

宇尘焦急的身影出现在了楼梯口,衣衫不整的他此刻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形象。

“妖子,Cicely呢?”当他看到月妖还稳稳地坐在吧台里的时候,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李茜的异样不可能不引起他的注意,但他也来不及多想,只是急急地问道。

“Cicely姐啊?”奇怪的是月妖明明已经看出此刻的宇尘是多么的焦急,依旧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刚刚跑出去了啊,你们闹什么别扭了么?”

“没时间解释了,赶快跟我去把她追回来!”说着宇尘抬脚就向外跑去,而月妖也从吧台里跃了出来,只不过一向跟在宇尘后边的他,这一跃却不偏不倚地挡在了宇尘的前面,同时回身微微一笑,手上的符咒已经弹了出来,直奔宇尘的面门,这么近的距离内,宇尘根本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着了道。

“妖子你……”宇尘只来得及惊愕地说出这三个字,就感觉眼前一黑,轰然倒下,月妖连忙探手扶住,轻轻地将他放在了地上,眼中虽有不舍,但也有着不可拒绝的坚决。

“对不起了,老板,Cicely姐对我太重要,不得不出此下策!”他轻轻地说道,同时在宇尘的身边布下了一个简单的结界,以免他以前招惹的厉害灵体趁他虚弱的时候来报复,酒吧的阵法在刚刚那个剧烈的震荡中已经彻底报废了。

李茜冲出酒吧之后并不是漫无目的地瞎跑,要想逼梁若行出来见她,首先就要破了他现在的法术,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远离他,而要逼他现身,还要做得更过分一些,于是她就冲着人群密集而又远离酒吧的方向奔跑。

但偏偏在这条幽静的小巷里,一个负手而立背对着她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那人的身影有些眼熟,让她有一瞬间的闪神,但盛怒之中的她并没有耗费过多的力气去思考,依旧狂奔,那个男人也就不疾不徐地走着,而且,始终走在她的面前。

渐渐的,李茜再盛怒,再愚蠢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小巷不长,可她却硬是跑了半天还是在原地打转,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那个男人带的原地兜起了圈子。

“Cicely姐,跑了这么半天,你不觉得累么?”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自她的身后传来,让她一愣,停住了奔跑的脚步,慢慢地转过了身,就见月妖正悠闲地站在她的身后,满脸嘲讽地看着她。

“妖子,你!”李茜不解地看着这个眼神中充满了蔑视一切神色的男子,怎么也不相信,他竟然会出手对付她。

但月妖就是动手了,而且是笑眯眯地动手了,他只是轻轻地抬起了手,李茜就感觉眼前一阵黑暗,一阵阵眩晕毫无预兆地袭来,一段段破碎的记忆也在这个时候清晰了起来。

月妖的真实身份,月妖的过去,龙巫妖的目的,蝶恋花的惨剧,安安莫名其妙的话语,都在这一瞬间回到了自己的记忆里,原来,一切竟然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