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卷五 第二十一章 老板,我回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茜脸色铁青,一回到酒吧便严肃地问道。(}

“Cicely,你坐下来,我慢慢给你解释!”宇尘一脸的疲惫,刚刚的那场战斗损耗了他太多的力气,文齐更是不济,也或许是为了躲避什么,竟然直接上楼。

“文齐,你给我站住!”李茜一声冷喝,让文齐无奈地叹了口气,停了下来,转身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但却一脸绝不说话的样子。

“我不想听什么慢慢解释,我只要知道,月妖的出走和出现究竟是怎么回事!”李茜死死地盯着宇尘,纯粹是出于一种女人的直觉,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了脑海里,“你是不是对我做过什么?”

“怎么可能?我答应过你,绝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宇尘的语气很肯定,但那目光的游移却逃不过李茜锐利的眼睛。

“最好没有!”李茜一字一顿地说道,“现在,我要你清楚地告诉我,月妖,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吧!”宇尘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要从我收留他开始说起,那段故事,你应该不陌生,我给你们讲过!”

“是!”李茜沉默地点了点头,“但是这么多年来,你们虽然名义上是老板与伙计,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你们情同手足,我不明白,为什么月妖会突然做出伤害文齐的事情,而且是说出那种话来,那不是我所认识的月妖,他对兄弟,绝不会做那种事情,只有你最了解他,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我了解他吗?”宇尘苦涩地一笑,拿过一瓶红酒,对着瓶子就灌了一大口,让自己感觉平静一点,“你记得他走的那天,我说过的一句话吗?”

“哪句?”月妖出走的那天,宇尘确实说了些什么,但她最近的记忆总觉得很混乱,有些记不太清。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文齐冷冷地补充道,那天妖子所说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他,他文齐没有别的优点,唯有重视感情,芊儿是他心中不可触碰的疼,他可以侮辱他的断臂,那是他的骄傲,为了救自己的爱人而战斗过,可是,他竟然说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也许那是事实,但他不应该说出来!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茜愣住了,轻轻呢喃着这句话,猛然间恍然大悟,“不可能,妖子如果是冥界的人,他怎么会有实体?冥界向来和我们势不两立,又怎么会那么多次拼尽全力救过我们?”

“安娜难道就不是冥界之人?”宇尘微微一笑。

李茜一呆,“那不一样的,安安自幼就生活在人类的世界里,所以她虽然身为冥界的人,但心却是人界的,你难道说,妖子也和安安是一样的?”

“是,也不是!”宇尘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他确实和你的安安一样,也是自小就和我生活在一起,但那只是从我们的角度去计算,所以他和安安也不一样,他的骨子里还是逃不掉那股魔性!”

“那他的实体你又怎么解释?难不成他的体内也封印了很多的法器?”李茜冷冷地说道:“所以妖子是人,这一点我确信不疑!”

“他不是冥界的,但他也不是人界的!”宇尘无奈地说道,知道因为那个封印记忆的法术,李茜对月妖的记忆依旧停留在他还是他们兄弟的层面上。

“你听说过妖界吧?”宇尘轻轻地啜了一口红酒,悠悠地说道。

妖界?紫发,灰眸,月妖曾经的一次模样突然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那是妖界皇族的特征,难道说,月妖是妖界的王子?李茜彻底地呆住了。

“你猜得没错,他就是妖!”宇尘面色冰冷,“我收留他的时候,就感觉到他不是人界之人,我也曾犹豫过,但当我看到他那倔强但却无助的眼神时,我还是决定收留他,起初我也并不知道他是妖族的人,直到,我看到那把玄阴朱雀,和他因为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而散发出的特征,我才知道,但是,跟我在一起之后,他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害别人的事情,渐渐的,我也就忘了他是妖这个现实,把他当做是一个正常的人来看待,教他道教的法术,克制他心底的魔性,可是,这条蛇终归还是苏醒了!”

“苏醒也应该有一定的理由,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苏醒吧?”李茜疑惑地问道。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他本来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妖性,断绝了和妖界的联系之后,可以说他就是一个正正常常的人类,但这一次,我总觉得,似乎妖界要有什么大动作了!”宇尘的目光中充满了担忧,看的李茜竟有些没来由的心疼,他也不过是二十几岁,可他背负了太多别人所不能理解的东西,看上去却像是三四十岁的人。

“可是,我不相信,他刚刚不还是救了我们么?”

“他真的救了我们么?”文齐哂笑道,“老姐你看不出来,但师兄你应该能看得出来,那个陷阱,根本就是他设的,目的就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只不过在最后时刻他没想到师兄竟然会强行破阵,他怕阵法破了自己会遭到反噬,迫不得已出手拦截,哼,邪不压正,误打误撞还是让我们逃了回来,下次,下次让我再见到他,一定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文齐!”李茜轻喝了一声,“我知道你们之间有误会,但无论是什么误会,你们曾经是兄弟,出生入死的兄弟,他救过你那么多次,什么伤害也抵得了了,你就那么忍心看着他沦陷吗?”

“老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文齐耸耸肩,“你别忘了,农夫是怎么被蛇咬死的,他是妖,就算曾经是我的兄弟又如何?我们代表的是两个世界!两界和平相处的时候,或许没什么,但一旦两界交手,那我们就必然会有个你死我活!”

“可是两界不是还没有交手吗?”李茜不甘地说道,她知道文齐说的没错,可她就是不愿意相信,月妖会真的对他们下手。

“我很遗憾,恐怕,这个日子不远了!”宇尘苦笑了一声,“如果没有外界的原因,妖子根本不可能苏醒,我对这点还是有信心的,那些封印足以封印他的魔性,但是,一旦,妖界的气息透露了出来,就会直接唤醒他身体最深处沉睡的魔性!所以,恐怕妖界已经开始行动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

“我们现在担心的不应该是妖子!”文齐沉思了一会说道:“妖子再厉害,毕竟只是一个人,只要他是一个人,我们就能收拾他,但是,幕后的人呢?妖界与人界的结界牢不可破,除非有人召唤,他们才能出来一些实力并不强大的妖,现在妖界的气息开始弥漫,那就是说,结界已经出现了裂缝,这个裂缝在哪里?有没有修复的可能?又是谁有那么大的力量能打开结界?究竟有多少妖混入了人界?这些才是我们应该担心的!”

“文齐说的没错!”宇尘点了点头,“现在不是我们计较月妖的时候,而是想办法阻止妖界的大规模入侵,这个结界的缝隙,必须尽快找到,然后封印!”

而这一次,李茜并没有说话,她的头有些疼,文齐刚刚说的话里有什么刺痛了她的某根神经,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大脑,让她头痛欲裂。

“Cicely,你怎么了?”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关切地问道,那个声音很熟悉,可她竟然一时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眼前也是一片模糊,弥漫着满眼的猩红。

“Cicely,停下来!”宇尘惊呼一声,他知道,自己的那个法术对她的伤害太大了,大到有些时候她会不自觉地调动灵力到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比如,她的眼睛,那双灵眼是她最熟悉,也是记忆最深刻的,此刻,灵力就疯狂地涌入她的双眼,让她淌起了血泪,再这样下去,很快她的两双眼睛就会彻底地毁掉。

可李茜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痛苦地抱着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任由灵力在体内疯狂地涌动着,一遍又一遍地冲击着大脑,唯有这样,她才感到轻松一点。

宇尘和文齐都是干着急却没有办法,他们的灵力还没有恢复,李茜的灵力却已经完全失控,随时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抚上了李茜的额头,轻轻念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一股冰凉的感觉瞬间弥漫在李茜的身体里,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祥和,李茜双眼的血红慢慢地褪了下去,脸上竟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而宇尘与文齐却在这一刻呆住了,眼前的这个人,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在这种最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下,他偏偏就是出现了,脸上带着招牌的微笑,一扫他离开时的愁苦与忧郁。

“老板,我回来了!”这个人收回手,微笑地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