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卷四 第十四章 空屋

月妖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他时刻关注着老板的一举一动,包括那个宅子,隔着这么远,只是凭感觉就可以断定那个宅子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生机,处处透露着危险,老板不可能没有感觉到,却还是一副飞蛾扑火的样子,难道他的灵力已经透支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吗?

他想给老板打个电话,见鬼的是,可能是走的太匆忙,老板和李茜的手机都没带,而文齐那个笨蛋还把手机弄坏了,换言之,他与他们的联系完全被切断了!

宇尘走到宅子前,皱了皱眉,空气中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淡淡死气,但是淡的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不是他的感知特别敏锐,根本察觉不到,这让他误以为这里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只是略一停顿,便举步走了进去。

李茜是个神经大条的家伙,而且从来信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然也是大摇大摆,只有文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宅子里有些熟悉的气息,但却不属于他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究竟是谁呢?

眼看着表姐和师兄已经走了进去,文齐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跟了进去,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身后的一株大树后,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们。

“老宇,你确定你没有搞错地方么?”李茜皱着眉,看着满屋子的灰尘,脚踩上去就留下了深深的脚印,起码有几年没有人住了吧,甚至连打扫都欠奉,午后的阳光下,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

“绝不会错!”宇尘肯定地说了一句,皱着眉打量着屋子,他也觉得奇怪,那种感觉,一定是从这里发出的,可,这也太夸张了,厚厚的灰尘,根本就没有人在这里出现过的迹象,除了死寂,他感觉不到任何别的气息。

“芊儿就在这里,绝不会错!”始终没发一言的文齐突然开口,“我能感觉到,她被困到了什么地方!”

“找找看,有没有地下室暗室之类的!”李茜略一沉吟,便动手翻起来,那些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的灰尘立刻欢快地飞舞了起来,害得她咳嗽不止。

宇尘见状,立刻伸手甩出一个小法术,打着旋的轻风旋即将飞舞的灰尘轻轻地送了出去。

李茜鄙视地看了一眼宇尘:“你这样叫破坏现场,找不到线索全算在你头上!”

搞得宇尘尴尬地一笑,站在原地并没有任何动作。

李茜自己翻箱倒柜了一会,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只好无奈地摊了摊手,“走吧,看来得去找找建筑图,或许能有点发现。”说着向屋外走去,可回头一看,宇尘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

“我说,走啊,老宇,你这么看也看不出什么来啊!”李茜上前轻轻地拍了一下宇尘,一直稳稳地站着的宇尘在李茜的这么一拍之下竟身子微微一晃,哇地一下吐了一口污血出来。

“天啊,你你,我没用力啊,怎么会这样?”李茜手忙脚乱地扶住宇尘,“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文齐,文齐——”

已经走出去的文齐听到李茜的叫声,忙赶了回来,却看到自己的师兄正委顿在李茜的怀里,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晕了过去,连忙帮着表姐把他挪到了外边。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李茜手足无措地抱着宇尘,她自然知道他对她的意思,如果没有梁若行,她可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他,就算是现在,她也承认,有时候她也会动摇,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

谁能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竟然会突然晕倒呢,看上去好像是受了重伤。

一瞬间,一系列不明白的事情突然都恍然大悟了,为什么他会那么紧张自己用那个瞬间现场的法术,为什么他只是用了一个小小的法术帮她吹散了那些灰尘之后就不再动了,原来,他早就受了伤,可能,他之前所用的那个法术也是禁术的一种吧,或者,没有辅助的东西,他这个法术用的太勉强了,才导致他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害。

可是,自己做了什么?竟然还埋怨他!如果宇尘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怎么对得起他?

对不起,若行,对不起,也许,我真的该把你忘记!

李茜胡思乱想着,并没有注意到文齐已经悄悄地走到了一边,留给他们独处的空间,怀中的宇尘呼吸平稳,似乎并没有大碍的样子。

“老宇,老宇,你可千万别有事啊,你要是有事,你让我怎么办?”李茜就差涕泪横流了,就在这个时候,怀里的宇尘突然动了动,吓得她差点松手。

“你想摔死我?”宇尘睁开了眼睛,看着李茜。

李茜赶忙手一紧,死死地抱住了宇尘。

咳咳咳咳……

宇尘一阵猛烈的咳嗽,“你还是摔死我吧,总好过让你勒死!”他难得地开了一个玩笑,随后轻轻一挣,脱离了李茜的怀抱,虽然有点舍不得,可是,他是不一般的人,他不能!

李茜不知道她的话被他听到了几句,俏脸羞红,“你怎么回事?”

“我没事,灵力透支而已!”宇尘装作没事一样说了一句,事实上,他此刻灵力空空荡荡,如果有邪祟此时动手的话,他连一搏的力量的都没有,但为了让李茜安心,他还是装作没事一样,甚至抬手画了个隐形的符咒,一阵微风刮过,带来阵阵清爽的气息。

这个符咒是他聚集了良久的灵力,此刻一下子用出,又是一阵眩晕,但还是硬撑着说道:“放心,我不会有事,你……”他想说,你也不会有事,李茜在他耳边的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也知道,她也有同样的心思,只是,他们都有放不下的东西。

“你们也不会有事!”他强迫自己改口。

“哦,是啊!”李茜微微有些失望,她以为他会说“我不会让你有事!”,虽然有一种被窥破了一切的感觉,让她有些害羞,可她还是有些期望,却没想到,自己原来和文齐他们一样的定位。

他并不是为了保护她而存在,他要守护的,是他们这个团体啊!

想到这些,让她多少有一点失落!

“走吧!”宇尘拉起还半蹲在地上的李茜,她的手滑腻温暖,让他有些爱不释手,但还是放开了,却没想到,李茜却抓着他的手没有放开,这让他有些不自然,但却还是任她抓着,就像一对怄气的恋人。

“我们去哪?”走了几步,李茜终于从幻想中醒了过来,开口问道。有时候自己的理智还真是讨厌,总是在最美丽的时候想到一些煞风景的事情。

“去文齐那,他好像有什么发现!”宇尘毫无表情地说道,依旧任由李茜拽着他的手,说实话,他也有点舍不得。

远处,文齐正在和一个老人亲密地交谈着什么,那老人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了,但却精神矍铄,精神状态一点也不显老态,宇尘一眼就看出这个老人一定懂得一些道家练气的法门,才能让自己的精神如此好。

看到宇尘和李茜过来,老人好像放下了一块石头一样,额头的皱纹都舒展开了,笑呵呵地叫他们过去,上上下下打量着宇尘。

“好,好啊,果然英雄出少年!”老人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他是英雄?”文齐非常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特意加重了英雄二字。

“我这辈子阅人无数,不会看错的!”老人大手一挥,“你看他面相忠厚,眼中精光内敛,但却一副绝不认输的样子,此等人物,不是英雄还能是什么?”

“大爷,他连狗熊都不如,狗熊要是遇到母的还知道努力呢,他就不敢!”文齐鄙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兄,却无意中扫见自己的表姐双颊绯红,显是没想到文齐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傻瓜也知道宇尘对李茜的爱意,只是他自己以为隐藏的很好罢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有什么?有多少皇上都是因为女人丢了命啊,红颜祸水,红颜祸水,说的不就是女人么!”老人爽朗地哈哈大笑,压根就没注意到一旁的李茜已经满脸黑线了。

“大爷,你刚才说这个房子有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文齐赶忙把跑题了的老人拉回来。

“对对,说到哪了?”老人拍了拍脑袋,“人老了,不中用了。”

又想了半晌,老人才继续说道:“那房子已经好久没人住了,大概已经有四五年了吧,从盖好就没见有人住进去过,一直就那么空着,听说那房子啊,闹鬼,大半夜的,有人从那过,经常听到有婴儿的哭声,还有小孩子喊妈妈的声音。”

“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李茜好奇地问道,四五年的空房子,闹鬼,还没被拆掉,这也太奇怪了吧。

“嘿嘿,是不是真的,我老人家不知道,但那个房子有问题却是实实在在的!”老人嘿嘿一笑,为自己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感到很自豪。

“你怎么知道?”宇尘冷冷地看着这个老人,他的出现,他的话,让他都有一些怀疑,这只是一座孤立的院子,他怎么会这么无巧不巧地出现在这里?

“我怎么知道?”老人斜了一眼宇尘,“因为,这所房子建的时候,我就在看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