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第三卷 第十七章 价值最大化

坚持更一章吧

如果仅仅是那个女人的报复,或许,这几个医生除了贩卖人体器官之外也就没什么了,但,如果,这几个医生跟那个女人是一伙的,事情可就有些棘手了,那就绝不仅仅是报复,甚至极有可能,这是一个团伙犯罪。李茜的眉头皱成了一团,团伙犯罪不是没有可能,但这个机率实在太小了,人鬼联合,先不说可能性,但就是动机就无法让双方协调。不过,她还是决定去看看,毕竟这几个人是她亲手抓住的,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们一定要对何光下手,自己刚去看过他,他们应该知道,这个人处在警方的密切关注之下啊。

“我知道你来干什么!”已经被戴上了镣铐的主治医师一脸的斯文,看不出任何的挫败,反而有些轻松,见到李茜的出现,更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你要是不来,我还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你。”

“你?找我?”李茜不解地看着这个衣冠禽兽,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年轻的医生微微一笑,“别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觉得我是衣冠禽兽。”

李茜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她知道他的名字叫王志,是著名的精神科医生,在国内外拥有很高的知名度,只是没想到他的眼光竟然也如此犀利。

“别忘了,我们这些人研究的就是人们的心理,所谓的精神病,也就是心理疾病啊,能看穿人们的想法,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我们的职业只比心理医生高出那么一点而已!”谈到自己的职业,王志显得很自豪,丝毫看不出他此刻已经是阶下之囚。

“我承认你的工作很高尚,可惜,你玷污了你的职业!”李茜不冷不热地说道,脸上充满了失望,凭这个王志的聪明才智,如果他能将精力放在本职工作上,肯定能取得不小的成就,可惜。

王志的脸色也是随之一黯,但马上便又恢复了笑容,而且笑的很得意,“没错,在你们看来,我是侮辱了这份职业,我所做的一切也不符合这个职业的操守,但我认为,我们所从事的是一项高尚的工作,这份工作不是你们平常人所能理解的!”王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份工作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的,因为那将接受世俗道德的考验,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才能理解,请李小姐不要也用那种俗世的眼光来评判我们的价值,相信历史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评判,总有一天,当社会发展到极致,人们就会知道我们所做的,所引领的是一个多么超前的理念。”

“抱歉,说了这么多,想必李小姐已经有了些初步的认识,是的,这在国内听起来似乎有些天方夜谭,但在西方国家早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用一句术语讲,这就叫实现价值利益最大化,任何一件具有社会属性的物品,不管使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让它的价值实现最大化,这就是合理的,而且是有益于社会进步的,因为它可以让每个人、每一件物品发挥自己最大的效用,这不正是人们一直追求的吗?可惜的是,人们通常只能看到自身之外的那些东西,就连生物实验都要拿那些低等生物去做,似乎那才是他们该有的价值,而从来不考虑从自己的社会内部去寻找最有可能的替代品。”

王志顿了顿,似乎是在等待李茜消化他的话,看李茜露出--.--.,-1-6-.-\,-.-c-.-n\。

深思的表情,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我就知道李小姐不同于那些俗人,肯定可以理解我们的想法,其实我们从那些精神病人的身上取走部分器官,也正是出于这种实现价值最大化的想法,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精神病人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他们的存在不仅消耗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而且不能为社会带来任何意义,社会学上,他们已经不属于我们的社会群体,但却浪费着我们的社会资源,所以,我们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价值,那就是他们身上有用的部分。”

“李小姐可能不太清楚,全世界每年对人体器官的需求量大概在多少,但我可以告诉你,每年因得不到合适的器官移植,人类社会损失的精英和由此带来的社会前进速度的减缓不是你我所能想象的。”

“所以,你们就杀害那些精神病人,并从他们的身上窃取有用的器官,贩卖给那些地下组织?”此刻的李茜恍然大悟一般看着王志,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为此感到震惊,相反的,她也有了一丝理所当然的感觉。

“李小姐误会了,你这一句话,有三处致命的错误,是我无法接受的!”王志微微一笑,保持着如绅士般的优雅,“首先,我并没有杀害过任何人,毕竟他们都是我的病人,这一点点的医德我还是有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正常死亡,对每一个人我们医院都有详细的记录,包括他们的死亡原因,如果你仔细调查过就应该知道,他们全都是某种药物服用过量导致的机体自然萎缩死亡,而那些药物又是保证他们正常生活的必需物品,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我想李小姐应该知道,当毒素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变成了要他们命的东西;其次,我并没有窃取,除了这一次,每一次我都得到了病人的许可,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第三,我并没有从中赚取一分钱,每一个器官都是以死者的名义捐献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李茜一愣,没想到做这一行的也有这么多规矩?不过要她如此就相信一个人显然是不可能的,她现在奇怪的是,王志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想要得到从轻处理?那也轮不到她来说话啊,他跟她畅谈所谓的“价值最大化”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抱歉,我知道我今天说的这些李小姐暂时无法理解,但我真的只能说这些,希望你能尽早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否则,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王志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李茜知道再等下去,也不会得到什么信息,只好先行撤退,好在,她对这次的对话暗中进行了录音,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录音,不错过一字地进行分析,从王志最后的话里,她能判断出,他知道她现在正在被什么东西困扰,也知道这次他的落网纯粹是误打误撞,更有可能,他手里有她要的消息,可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不便明说,甚至提供个线索也需要大量的铺垫,让所有的线索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什么线索,这既是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更是出于对她安全的考虑,或许他知道背后有个人一直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一旦她的所作所为威胁到了“它”的存在,马上就会对她发难。

李茜对王志的这种小心不屑一顾,如果有人要动她,早就动了,因为她抓住了这个案子就一定要查出个结果来,早一点动手,不是更能剪除威胁?或者,那个恶灵打算做完这一次就收手,根本就不想和自己进行正面的交锋?

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这或许也是一种可能,已经有两次,在最关键的时刻,她听到或者感知到了那个已经离开她四年的人的气息,显然,他并不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或者说不能,只能在她极度危险的时候才会出手,他和这些怨灵之间,是否存在着某些关系呢?

不!她旋即否定了自己的异想天开,或者不愿意相信,当初他以自身为媒介封印了庞大的校园冥界,随后就消失了,四年来没有任何动静,如今一出手就和怨灵扯上关系,熟悉他的人没有一个会相信的,因为一个为了人间正道而牺牲了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反过来再害人呢?

李茜灌了一大杯咖啡,强打起精神,努力抛开了那些古怪的想法,重新聆听起了录音,整段对话,王志都围绕着价值最大化展开,怎么听都像是他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但李茜知道他没必要这么做,他的家底已经调查清楚了,不说一贫如洗也差不多,但每年,都会有一大笔钱以他的名义捐赠给一些慈善机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这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他们谈话的重点围绕着这个,那么,他所提供的线索会不会也就隐藏在这个价值最大化里边呢?

想到这里李茜来了精神,开了电脑直接在各大搜索引擎开始搜索“价值最大化”,但在近三百万的结果中,她只看到关于企业价值最大化、如何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的消息,和她目前所调查的案子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看来,只能等到明天再去问一下那个王志了,一个线索,至于如此隐晦吗?”李茜挫败地躺倒在**,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