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第三卷 第十五章 两座桥

新的一个月了,开始订阅吧

七院,一个正常人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就是不正常的人也闻之色变的地方,在寂寥了许久之后,又迎来了一个客人,而这个客人还是上个月刚刚来过的,似乎,她和这里很有缘分,但那些一脸病容,穿着病号服的人们只是白痴一样看着眼前这个冷傲的女子,甚至没有任何人上来和她打招呼。

李茜一身黑色的装扮,胸前带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她本不想到这里来,那几条鲜活的人命,就在她的眼皮子地下烟消云散,成为她心中无法抹掉的阴影,可是,她又不得不来,因为,总不能出国去调查吧?而何光,竟莫名奇妙地躲在了七院,装疯卖傻!这是她的结论。

思考了良久,李茜换了一身素服,调查的同时打算祭奠一下那些在这里殉职的英灵,按民间的习俗,这种事情应该到墓地,死者的灵前去做,可在她们这些人的眼里,死者死去的地方才是他们的灵魂残留的地方,即便是魂销魄散,对生前最后的记忆也会成形成影像残留。可是,她也知道,那些人不仅魂魄全无,甚至一点残像都没有留下来,来这里的祭奠,只不过是让自己的心得到一点安慰,用宇尘的话,叫自欺欺人。

不过,显然宇尘不想让这种安慰变得毫无意义,竟给了李茜一副墨镜,嘱咐她一定要随时戴着,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这副眼镜上做了什么手脚,总之,当李茜的心中泛起对那些同志的愧疚时,她的眼前就会出现他们生前的音容笑貌,让她乐此不疲。

总算,她还没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在问明了何光的位置之后,她径直来到了最里面的一间病房,那是一间豪华病房,可以媲美五星级宾馆,奇怪的是,这个病房没有任何人看守,有上次的经验教训,李茜毫不犹豫地开了灵眼,直到没发现任何危险之后,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看着李茜一脸戒备的神色,值班的护士似乎有些不忍,宽慰她道:“其实,不是每一个神经有问题的人都有危险,有些人是有暴力倾向,有些人只是思维不清晰而已,至于这个人,我跟你说个秘密。”护士看四下没人,却仍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他根本不像有病的样子,我看,就是在躲什么!”

李茜的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这个何光有问题吗?就连一个小小的护士都看得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她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那还不简单,这个病房是特护病房,一天要好几千块呢,除了主治医师就是指定的护士才能来,可他都到这里快一个月了,别说护士,就是主治医师也没见进去看过,我们这可是全是最权威的精神病医院,哪有放着病人不理这一说?不是他自己授意的,我们能这么干吗?”小护士信誓旦旦地说道,怕李茜不信,还让她可以随意找别的护士问。

李茜笑了笑,这些个护士,长时间跟精神病人呆在一起,也快成了精神病了,典型的妄想症,或许大夫只是想赚钱而已呢,现在的大夫,还有几个真正为病人着想的?打发了护士,门也没敲,径直走了进去。

“你来啦!”屋子里的人似乎知道李茜会来,只是随意地问了一句,李茜一愣,茫然地点了点头,难道自己又中了圈套?索性靠在门边,一动不动地看着悠闲地躺在**的何光。

“你真的会相信我吗?”何光玩味地看着李茜,眼神里有些嘲弄,有些不屑,茫然无措的李茜只好再点了点头。

可是随着李茜的反应,何光脸上的表情变了,刚刚还是玩味和不屑,此刻却变得面目狰狞起来,几乎是暴跳而起,冲到李茜的面前,一把抓着她的领子吼道:“你相信我?相信我为什么还要赶我走?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很多人的?两座桥!两座桥里只有一座是真的,你知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两座桥,那个婊子要杀人,杀了我们所有人,你也跑不掉!”

何光的力气出奇地大,尽管李茜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但她所防范的一直都是灵体作怪,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彻底陷入了困境,那只卡在她喉咙的手越来越紧,让她呼吸都有些不畅通了,努力挣了挣,一点松动的迹象都没有,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想到,一直跟灵体作怪的她,却要死在一个人的手里。

“说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何光继续怒吼着,面红耳赤,须发皆张,“那个婊子要害人,那个婊子用两座桥来害人,你为什么不信我!”

“咳咳咳……”已经感到窒息的李茜突然感到一阵新鲜的空气闯进了肺部,不由自主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片刻之后,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快快快!谁让你们随便让外人进去的?不知道那个病人很危险吗?咱们都有两个大夫差点死在他手下了!”一个焦急的男声怒不可遏地吼道。

无力地瘫坐在门边的李茜唯有苦笑,就知道那个护士胡诌八扯,可没想到事实与预料竟是截然相反,还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也幸好,这个可以媲美五星级的病房不仅仅是指对病人的照顾,也包括对病人的防范,监控室里的人一发现病人的狂躁情绪,就采取了紧急措施,一支麻醉针准确无误地钉在了他的颈部。

咔,门被从外面猛烈地撞开,带着几个不同频率的急促喘息,李茜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

“谁让你进来的?”片刻的宁静之后,一声怒吼冲天而起,吓得李茜一个激灵,冷冷地看了一眼发火的年轻大夫,一句话没说就向外走去。

“你,你给我站住!”年轻大夫大吼了一声:“你什么意思?我好不容易才让他平静了一点,你这么一搅,你知不知道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我做过什么吗?”李茜一脸无辜地看着大夫。

“你……”大夫一愣,是啊,李茜只是进了这个屋子,什么都没做就受到了攻击,似乎病人的发作并不是由她直接引起的,“未经我的允许,谁让你擅自进来的?”

“警察办案,是不是也要经过你的允许?”李茜的脸色冷了下来,随手亮出自己的警官证,“医生同志,我希望你能明白,所有公民,包括你在内,都有义务支持我们的工作!”

“你……”大夫气的直哆嗦,但却无法再说出一句话来,李茜得意地冷哼了一声,趾高气昂地向外走去,虽然自己的小命差点就没了,可是,只要青山在,咱就有柴烧,这一趟,并不是毫无收获,首先,这个疯了的何光,所说出的话肯定不是臆想,而是因为某种刺激留下的,听起来,似乎是什么两座桥,而他上面的人似乎并不相信他的话,导致了他被解雇。究竟怎么个两座桥?为什么会让人不相信?她敏锐地觉得,这件事和整个案子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现在,她要去找另一个人,一个未必直接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但却可能知道什么的人,这个车队的直接领导人!有权利批准辞职或者解雇一个人的,也只有这个人了,听何光的话,显然是他报告了什么,结果,这个领导人不肯相信,还以这个为借口,直接辞退了他。

“一个疯子的话,也能让你们这些警察拿来当证据?你们警察有没有脑子?”清楚了李茜的来意,车队领导嗤之以鼻,甚至怀疑,她的脑子是不是也一样坏掉了。

“我希望你能明白,警察办案需要线索来搜集证据,所以,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李茜严肃地看着对面的王姓领导,冰冷地说道。

“好,我是合法的,大大的良民,警察小姐,你有什么可问的就尽管问吧!”王姓经理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辞退了何光?”

“那个神经病?你没看出他脑子有问题啊?脑子有问题怎么开车?出了事故谁负责?不开除他,难道我还养着他?”王经理夸张地吼道。

“可是,你凭什么说他是神经病呢?他究竟跟你说过什么?”面对王经理的一惊一乍,李茜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保持着冷静。

“他说有两座桥!”王经理点了颗烟,随口说道。

“两座桥?”

“对,他说北大桥那有两座桥,李晨出事的那天,他也在附近,他说当时他看到了两座桥,可他记得那里明明只有一座桥,于是停了下来,可李晨显然没发现这两座桥的玄虚,直直地开上了那座假桥,也就是开下了河。你信吗?我看他是受刺激太大,产生幻觉了!”

“所以,你辞退了他?”

“是,他已经不适合开车了!”王经理似乎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或许,两座桥真的是个合理的解释呢!”李茜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提醒王经理,甩下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