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神经病

只需多点击一下,无须再费力寻找, 小 说 网文学网为您提供方便计划,请点击书页收藏即可,为方便您下次,您还可选择加入书签功能,下次时直接从上一次最末章节开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般是警察最喜欢做的事情,专业一点叫做放长线钓大鱼,李茜作为一名警察,虽然身份的取得值得商榷,但这份功底还是有的。月妖的异常她虽然装作漠不关心,但不代表她不留心,作为经历过那场渡劫大战的她来说,这份**已经深深烙进心里了。

所以当她看似离开之后,却在第一时间又来了一次侦查,趴在窗边看着屋内的一举一动,所以当那个接引使者出现的时候她比任何人都要激动,以致于手一松,险些从二楼摔下去。因为那个人,她太熟悉了,齐肩的短发,柔弱的脸庞,掩饰不住的坚强,那是那个人独有的气质,她以为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因为那场大战,她失去了一切,她消失了踪迹,没想到再见,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李茜二话没说,直接从窗口跳了进去,脸上带着泪,却挂着幸福的微笑,嘴角蠕动了好久,才挤出了两个字:“安安!”

被宇尘召唤出来的这个接引使者竟是在那场渡劫之战中消失了的,梁若行的妹妹安娜。她好像知道李茜就躲在外面,对她的出现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震惊,而是保持着微笑看着这个差点成了自己嫂子的人。

李茜想走上前去拥抱这个让她牵肠挂肚的孩子,可是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无法挪动,“安安,你,还好吗?”

安娜微笑着点了点头,“你我已天人两隔,若不是宇尘的召唤,我们今生绝无再见的可能,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无论怎样都是躲不掉的,五年前如此,五年后还是如此,早知如此,我们又何必呢,徒留你一个人伤心。”

“总要一个人留守,看到你还好,我也就放心了,当年你哥哥走了之后,你就成了我唯一的牵挂,现在看到你,也算让我放下了一块石头,你哥哥,还好吗?”

“哥哥,他从未到过冥界,封魔之后他就消失了,我也找不到他,我之所以肯出来见你们,就是因为,我最近感觉到有一股庞大的力量,跟他似乎是同根同源,就在你你们身边!”

“你是说,他来了?”李茜莫名地感到紧张,她不止一次感觉到梁若行就在她的身边,可是那种感觉总是若有若无,让她抓不到任何的线索。

可安娜并没有回答她,却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我不确定,只是一种感觉,他封印了校园冥界,从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属于三界了,我只是一种感觉。”说完这句话,她的身形虚晃了一下,“我的时间不多,我来除了这件事情,还要告诉你们,那些人都没有到冥界报到,也不归我的管辖。”说完,安娜有些吃力地抬手一挥,便消失了身形。

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李茜愕然地站在那里,宇尘和月妖也同样愕然,他们联手召唤出了多少年都没有人能够召唤出的接引使者,可在那之后他们却什么都不知道了,以致于他们以为,自己的召唤再次失败了。直到看到眼前站着的李茜,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脸上挂着泪,那表情却看不出是喜还是忧。

“cicely,你没事吧?”宇尘疑惑地问了一句。

“哦,没,没什么!”李茜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此刻她的心里翻江倒海,因为一个可怕的想法,梁若行在以自身为媒封印了校园冥界之后,不仅不再属于三界,甚至有可能性情大变,搞不好最近的一些事情就是他做的,可他为什么要那样做?难道因为她和某些人走的太近,他太在意了吗?

今天晚上回家去,不要再泡在酒吧里!不知怎么的,她突然做了这么一个决定,甚至想起了一首歌,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你该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答应我你从此不在深夜里徘徊,不要轻易尝试放纵的滋味,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李茜的天马行空,她很讨厌在自己思考的时候有人来打断她,但看了一眼那个电话号码就毫不犹豫地接了起来,文齐那边的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那个网吧的老板也姓水,不过奇怪的是,电子版的备份再一次莫名地失踪,而纸质档案却好像被水浸泡了一样,只能勉强看出一个水字。

李茜眉头紧皱,“怎么会这样?档案室不是都有特殊设备的吗?”

“档案室的人也很奇怪,但看上去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什么人调档的时候不小心弄的。”文齐在那边解释着。

可李茜并不那么认为,为什么每次他们一有线索,赶过去查的时候总是发现线索被人破坏?资料的破坏程度甚至追溯到了几年前,总不能从他们的计划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日后被追查到的可能吧,那他们可以说早就被国际刑警关注了,这份作案经验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可他们根本没有作案动机。

李茜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怪圈里,如果网站的建立本身就是一个阴谋,就是为了杀人,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可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呢?为什么之前没有事,直到现在才开始爆发?

如果只是机缘巧合,只是因为小刚找到了这个网站作为幌子,然后实施杀人计划,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财色都没有听说有损失,报复?他会跟人有仇?网站之前的事呢?安安说,那些人统统没有到冥界报到,这其中也包括兔子急了也吃狼,证明了他是横死,而不是善终,跟眼下的事情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告诉档案科,彻查这件事情,难道他们不知道所有的档案都要妥善保管的吗?任何一点的闪失都不可以,任意一个线索的丢失都可能对破案造成不可估计的阻碍!”李茜恶狠狠地吼道。

恶灵杀人,是不会有那么多理由的,只不过是一种习惯!梁若行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重点放在网站开始吧,最近发生的事情应该是一开始事件的延续,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中间断了。”一旁的宇尘突然说道。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李茜白了宇尘一眼,拜托,这里我才是老大好不好?

“直觉!”宇尘不服气地回瞪道,自己应该好好静一静了,这个死丫头,竟然在他的酒吧充老大,反客为主了吧,“爱信不信,反正这事和我没关系!”宇尘赌气地说道。

“切,就像谁求你似的!”李茜用鼻子看了一下宇尘,蹬蹬蹬跑下楼,发动车子绝尘而去,这一次轮到宇尘发愣了,这丫头从刚刚就开始不正常,一副苦大仇深,要跟他划清界限的样子,自己做错什么了吗?不过是气了他几句而已嘛,至于这么大反应?

“老板,要不要追?”月妖一脸的幸灾乐祸,写小说老板确实是一把刷子,但论到哄女人,那是他月妖和文齐的天下,他早就看出cicely是故意跟老板怄气,借口离开这里,不过原因,他就不知道了,也许,她的过去也一样有着太多的秘密。

“追?你不累啊?这丫头躲在我这里白吃白喝,还抓我们当免费劳动力,我可没那个心情,老天有眼,总算把这个瘟神送走了!”说完,宇尘不再理会月妖,埋头大睡起来,该死的李茜,害得他已经很久没好好睡过觉了。

离开了酒吧的李茜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反正油钱有人报销,她也不在乎,她只是想透透气,让自己的心情轻松一下,那个酒吧,突然间让她觉得很压抑,花了几年的时间让自己平静下来,以为会就此平静下去,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突然出现的人让她的心中瞬间波涛汹涌!

“姐,你在哪?”电话那边传来文齐略显兴奋的声音,“你猜我找到了什么?”

李茜无奈地摇了摇头,傻子也知道他有重大发现,否则不会这么兴奋,“说吧,你在哪?我马上就过去!”

“让人炫耀一下能死啊!干嘛那么吝啬!”文齐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我在七院,那两个家伙,就是那两个幸存的建站者,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