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事警察
字体:16+-

第十五章 破坏现场(来吧,伟大的点击与收藏)

这几起失踪案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是一个凶手所为,可以并案调查了,而且也证明了必然是灵异案件,并非有人故意装神弄鬼。{)现在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在了宇尘的身上,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但他却一定知道些什么,但这却让李茜更加头疼,因为宇尘看来是打定了主意不松口,她又不能用强的,这几起案子在局里都已经被列成了悬案,除了他们分队,其他小组是不会干预的。斗法?自己除了有一双意外得来的灵眼,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文齐在深山老林混了那么多年了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就更别想了。软的?可宇尘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弱点,冷酷、理智、自控性强,根本不会被小小的利益**!

正在李茜苦苦思索的时候,卡拉一声微小的声音一起了她的注意,声音来自隔壁,那是宇尘的房间,那声响就是门锁的声音,显然他很小心地不被人发现,这么晚了,是要去做什么?能让他如此着急而又如此小心的事情就只有这件案子有关的事情了。想到这里,李茜悄悄地起身,透过门锁的小孔看了一眼外面,却发现宇尘的背影刚好从自己的门前离开,显然,刚刚在这个锁孔的对面,宇尘也做了和她一样的事情,堂堂一个道家弟子竟然偷窥女生,这让李茜大为光火,也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宇尘肯定是要瞒着她做什么。

回身翻出了一些梁若行当初留下的符咒,那些符咒她一直小心地珍藏着,不舍得用,她可不是正宗科班出身的法师,画符抓鬼这些事情她一样都没做过,也幸好没有遇到过什么大的麻烦,不过今天,这个宇尘让自己忍无可忍,珍藏许久的符咒也被她拿了出来。仔细地挑选了一张隐身符,那可以让她隐去身形和身上的气息,就算是行里的人也未必能够辨认出来。

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装备,李茜丝毫没有犹豫地走了出去,循着宇尘留下的气息跟了上去,让她意外的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什么都不知道的月妖也和他的老板一道深夜外出了,而方向,正是他们的酒吧。

想畏罪潜逃?李茜冷笑了一下,紧紧地跟在了他们身后,看着他们在寒风中小心翼翼地行走,因为要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因此更是刻意地隐藏着自己的身形,走走停停,小心地观察着四周,尽管有隐身符护身,李茜也不敢大意,尽量悄无声息地跟着他们。她能避开他们的眼睛,但不敢保证能够避开月妖那只堪比狗的嗅觉的鼻子,因为月妖已经有好几次回头抽自己的鼻子,脸上掩饰不住疑惑。

然而让李茜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进入自己的酒吧,而是过门不入,向酒吧后面那条僻静的小街走去,那里就是据说那几个人失踪时最后出现的地方,宇尘和月妖二人深夜避人耳目到案发现场,除了破坏现场,恐怕不会再有其他的目的了。想到这里,李茜不敢大意,紧紧地跟了上去,可是转了一个弯之后,却还是失去了二人的踪影。

李茜大急,也顾不得隐藏行踪,几步便转了过去,却突感手腕上一紧,已经被人抓住了,隐藏在暗中的那个人力量极大,她前冲的势头不减,直接一个趔趄倒在了那人的怀里,一股淡淡的酒气沿着她的鼻孔直涌脑门,一声尖叫硬生生地被她憋在了喉咙里。那股酒气并不是酗酒的人才会有的那种,而是一股淡淡的酒香,来人显然是一个长期工作在有酒的环境下的,在这个地方除了宇尘,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果然,手腕上的力道一松,同时身上的隐身符也被人一把扯掉了,可她的身边依然没有宇尘与月妖的影子,一个平静的声音在她的左侧传过来:“李小姐,隐身这种法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会!”然而这句话被一个意外打断了,宇尘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李茜,脸上掩饰不住惊讶的神色,他大意了,自己的隐身术竟然被眼前这个女子看穿了。而李茜的脸上则是一脸得意,这个宇尘太小瞧自己了,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灵眼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吗?别说他们用了隐身符,就是用了阵法自己也一样可以看见。“宇尘先生,我只想知道这么晚了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嗯,我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了么?”宇尘突然挠了挠头问道,这和他一直以来的冷漠截然不同,让李茜不由自主一阵恍惚,似乎眼前的这个“老”男人她并不认识,他才25岁,笑起来要比他冷漠的时候显得年轻的多了。

“该死!”李茜刚欲说些什么,却听到宇尘低吼了一声,拉着李茜向后一闪身,躲在了墙角后面,低声道:“别出声!”一脸紧张的样子如临大敌,而月妖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他们身边,脸上虽然仍然一脸的满不在乎,但眼神中却难掩紧张,握着符咒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李茜被这种气氛感染,不由自主地秉住了呼吸。

远远地,一道模糊的影子拖着诡异的气息在昏黄的路灯下走了出来,向庸兰酒吧后面的那个路牌走去,李茜强压着心中的震骇,透过那对特殊的灵眼仔细地观察着,来者只有半身,下半身齐腰被某种霸道的力量斩去,而从上半身的曲线来看,这人是个女子,齐肩的长发因她低头挪动而垂了下来,遮挡住了原本的面容,但李茜却能感觉到她在无声的哭泣,也知道,她就是日间报案的雨熹。这些都不是让她感到震惊的,让她震惊的是,在那女子的胸口,插着一朵诡异的黑色玫瑰花,和那个企图对她下手的女子不同,这朵玫瑰花插在了雨熹的要害上,让她的灵体失去自己的意识,也在让她的魂魄渐渐散去。

雨熹艰难地挪动到那个路牌前,对着凭空出现的一团白雾无声地笑了笑。“动手!”就在这个时候宇尘一声低喝,月妖手中的符咒率先飞了出去,宇尘将李茜护在身后,抬手虚空画符,轻轻一弹,隐形的符咒后发先至,赶在白雾将雨熹包裹前打向了雨熹的灵体上,而李茜的心底突然泛起了一丝不安。